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三十七章,让她彻底消失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3170 2020-03-17 18:00:00

  好不容易哄着司叙把湿透的外衣换了,江染双手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到床上。

  女生神色严肃,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司叙不解地回视,没明白她眼神里的含义。

  不过……

  总感觉周围凉嗖嗖的。

  “司叙。”

  “……”他眨眨眼睛表示在听。

  “魏雅歌和你是什么关系?”作为原作里戏份不少的女二号,江染要先摸清楚那女人在司叙这里到底有多重的分量。

  可别她找机会把人教训了,回头司叙再教训她,那就得不偿失了。

  “魏雅歌?”对女人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司叙疑惑地反问,“她为什么要和我有关系?”

  好,司叙这么问,那就是没关系,在他看来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

  江染自动理解司叙的话,嘴角不自觉扬起笑容:“没关系就最好啦……我就是问问。”

  “江染。”小姑娘今天的情绪太过反复无常,和平常不太一样,司叙迟疑,“你是不是……来例假了?”

  例假?他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江染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司叙:“哦。”

  顾云清说女孩子来例假时会脾气暴躁,作为男朋友一定要给与更多的关爱和纵容——对,他们从市区回来的路上,顾云清全程都在跟他叨叨怎么照顾女朋友。

  司叙想起一事,拉着江染的手,把人扯到自己腿上坐下:“我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今天顾云清提醒过以后,我特意去超市收集了很多没过期的卫生棉。”

  本来因为青年突然的亲昵而微红了脸颊的江染听到耳边的碎碎念以后:“……???”

  这方面的经验?照顾来例假的女生的经验吗?等等,他当着顾云清的面跑去超市收集卫生棉?

  “我不知道你喜欢用什么品牌的,所以我各种牌子都拿了一堆——应该够你用了。”司叙还在继续这个话题,“我待会儿拿出来你看看,你喜欢哪个品牌告诉我,下次采集的时候我再去多拿一些。”

  把这种话题放在明面上讨论,当事人或多或少会有几分尴尬,可江染听他认真的语气,尴尬不知不觉淡去,最后也不知剩下的是无奈还是感动。

  “哦,顾云清还说了,女生来例假的时候不能碰冷水,不能受凉——你例假是哪几天?我给你准备暖手袋……”

  “司叙。”打断青年的探究,江染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亲,“谢……我喜欢你。”

  想起他不喜欢听她说谢谢,江染临时改口。

  柔软的唇在脸颊上蜻蜓点水一碰即走,呼吸间萦绕的香味经久不散,司叙线条精致的挑花眼微微睁大,想了想,他问:“除了热手袋,红糖水要不要?”顾云清好像说红糖水也很重要。

  江染失笑:“好呀。”

  司叙眯眼看着她,清澈的浅褐色眸子里漾着丝丝缕缕的期待。

  江染:“……”他这是什么意思?干嘛这样看着她……她慌得很。

  见她没反应,司叙不满,微微仰起脸:“江染?”

  他这是……要亲亲?联想到刚才他说的话和自己的回应,江染恍然:他说准备暖手袋,她给了他一个感谢的亲亲,他便接着问红糖水……

  她在迟疑间,司叙坚持不懈地瞅着她,像讨骨头的小狗。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江染嗯了一声,在他颊上落下一个吻。

  司叙满意了,继续问:“红枣呢?”

  江染确定了,他就是在讨亲亲。

  想通这一点,江染嘴角抽了抽,强忍着笑意,点点头算作回应,然后在司叙开口前,她捧着他的脸颊,吻住他微微张开的唇。

  ……

  送走大祖宗,顾云清看着走廊里面如土色的三人,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

  早就知道洛蕊不是个省油的灯,如今看来,那女人没他想得那么聪明。

  不只没他想得聪明,还非常的自作聪明,自以为是。

  牵着苏沁上楼,经过三人身边时,顾云清脚步稍顿。

  本着让几人在接下来同行的日子里不要惹是生非的心理,顾云清道:“洛蕊,江染都跟着司叙这么多天了,你们之间算起来应该没什么冲突和矛盾了啊——何必追着她不放呢?”

  洛蕊和江染之间最大的矛盾就是谢承之。

  可如今江染表现得对谢承之完全没兴趣,洛蕊是不是该把放在江染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别处了?

  “不撞南墙不回头这种话只能骗骗脑子一根筋的傻子……洛蕊,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顾云清说完,带着苏沁回房间。

  ……

  走廊里,洛蕊深深吸了一口气,先把注意力放在好友身上。

  “周周,没事吧?”

  被洛蕊捏了捏手,周笺从灵压压身的恐惧中挣脱,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结巴:“没、没事……”

  洛蕊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递给她,柔声道:“周周,今天的事不要放在心上,回去好好休息。”

  “……嗯。”

  “还有,以后不要随便找染染麻烦。”洛蕊叹了口气,“染染跟了司教授以后脾气变了很多,可能……可能不像以前那么好沟通。那个司教授看起来也不是好对付的,我们现在有求于人,别惹他不开心。”

  “我明白。”都被司叙用那种灵压恐吓了,她哪还敢跑去找江染的麻烦?至少最近这段时间,她是没这个心情了。

  送周笺回房间以后,洛蕊靠在墙上,长长叹了口气。

  “蕊蕊。”谢承之等在原地,看到女生疲惫的表情,他心里涌出无限的怜惜和柔情。

  走过去揽住爱人的肩膀,谢承之低声道:“是我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是江染染推了周笺,可因为那个男人过于强大,他们不仅没能替同伴撑腰,还被迫向欺负他们的人低头。

  “是我没用……对不起。”

  同样作为男友,作为守护者,作为同伴,谢承之此刻只觉得无地自容。

  “承之,不要这么说。”察觉到男友的颓然,洛蕊抱住恋人,在他后背轻轻拍了拍,温声道,“今天是周周冲动了,我们都冲动了,本来我们也有错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要再犯就好了。”

  这种情况,蕊蕊还在反省自己——他的蕊蕊真的善良又自律。

  “蕊蕊,是我的问题。”紧紧抱着洛蕊,谢承之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坚定地说道,“我会好好修炼,不断变强——我会强到让所有人都不敢欺负你。”

  “……”没想到今天这事儿能激起谢承之沉寂已久的好胜心,洛蕊用力点点头,鼓励男友,“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承之,你可是我的依靠呀!”

  ……

  等谢承之睡熟,洛蕊一个人坐在窗户前,盯着窗外飘飞的落雪发呆。

  顾云清说的对,现在的她和江染染没有什么无法调和的冲突,她没必要处处去和江染染争锋相对,也没必要专门去找江染染的不痛快。

  江染染跟了司叙,正是得司叙偏爱的时候。

  司叙宠着江染染,惹怒江染染就是挑衅司叙。以她们队伍现在的实力,对上司叙只有死路一条。

  综合所有的情况,只要是有理智的人都知道不应该继续和江染染过不去,可是……

  可是,她就是不甘心。

  末世前,江染染是系花,是富家千金,有西装工整的司机保镖护送着上下学,有谢承之这么优秀的男生追求……

  她知道自己比不过她,所以哪怕一心恋慕谢承之,她也只是远远观望着,维护着自己最后的一点骄傲,甚至不敢让谢承之知道有她这样的爱慕者存在。

  她以为会这样过一辈子,谁知道末世忽然来临。

  末世里,曾经的地位、财富、权力都成了无用之物,只有实力才是王道。

  她终于可以不受家庭和金钱的约束,抬头挺胸正大光明的表达自己的喜欢。

  而曾经的小公主呢?她没有觉醒异能,沦落成乱世里最不起眼的一粒沙子——被嫌弃,被嘲笑,被强者当做玩物。

  她得到了她以前所拥有的一切。

  无论是谢承之的爱,周围人推崇的目光,还是普通人所不能及的地位——她知道,她把她踩到了脚下。

  每当看到那个曾经的天之骄女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时,她除了偶尔的同情外,更多的是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意。

  如果,江染染一直这么安安分分,她不介意施舍给她一点爱护,带着她一起逃亡。

  可是她偏偏对谢承之余情不了,趁她不注意时几次三番勾搭谢承之。

  她好意带着她,她却勾引她的男朋友!哪怕谢承之解释过他们的谈话只是普通队友间的交流,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江染染还肖想能把谢承之抢回去。

  一个普通人,靠着她的施舍才能活下来的普通人,不感激她也就罢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怎么能忍?

  洛蕊眼皮剧烈的跳动两下,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现在江染染好像对司叙一心一意,可那也可能只是表面现象。

  司叙那种不受束缚的性子,能宠江染染多久,没人知道。

  等司叙腻了烦了,江染染会再次成为被抛弃物,到了那时,她必然会回头找谢承之,她也只能找谢承之——以谢承之的性格,肯定不忍心拒绝曾经的女友的求助。

  所以,在此之前,她必须打破谢承之对江染染的所有美好印象,碾灭他心里残存的最后一点好感和温情,让他彻底厌烦江染染。

  如果不能如此,就只有让江染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她才会觉得心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