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三十九章,你不要无理取闹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3413 2020-03-19 18:00:00

  等了两天,路上的积雪渐渐消融,司叙和顾云清检查了装载物资的车辆后,确定可以启程回西岭基地。

  因为多了苏沁的队伍,回程的车队比之前壮大,由苏沁和顾云清在前面开路,司叙带着江染单独一辆车,跟在队伍最后面断后。

  路上遇到了两波丧尸潮,好在异能队反应迅速,应对及时,没有发生伤亡。

  走了一上午,顾云清用对讲机和司叙沟通以后,决定在下个休息区停留休息。

  跟在车队最后面进了休息区,车刚停稳,顾云清便走过来敲了敲车窗,示意司叙单独说话。

  江染在车里解决了一个罐头后,推开车门下车。

  冬日的风声呼啸,不时吹落屋顶上残留的雪沫。没有温度的阳光照在残雪上,反射出刺眼的光。

  休息区已经没有幸存者,里面的东西也被推得东倒西歪,超市的玻璃门破了半块,只有爬在墙上不知名的藤蔓依然保持着生机盎然的绿色,衬得休息站更显凄凉。

  江染不敢走远,便绕着车子活动手脚。

  走了两步,她停住,抬头四下里打量。

  不远处,苏沁拿着地图和宋榕商量着接下来的行程,谢承之洛蕊正聚在一起低声说话,易熙独自一个人靠在车门上啃面包……

  一切都很正常。

  看了一圈,收回视线的江染拧眉:真是奇怪,总觉得有股诡异的违和感围绕着他们,可若真有丧尸或是变异兽,司叙不可能不发现啊。

  难道是她多疑了?唔,大概是担心拖后腿,所以紧张了呀。放松,疑神疑鬼可不好。

  调整好情绪的江染正想继续散步,忽然听到右边传来轻轻的沙沙声,与风吹雪的声音不一样,像有什么东西从雪地里爬过而发出的声响。

  江染心头一跳,可等她凝神细听的时候,沙沙声又没了。

  警惕地盯着四周,她慢慢退到车子旁边。

  这里视野宽广,要是出现变色龙那种类型的变异兽肯定会被司叙发现,丧尸的可能性也不大……如果真的有威胁,会是什么?

  转着视线仔仔细细扫过整个休息站,江染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然而心底越来越浓烈的惶恐感让她大声叫了司叙的名字。

  ……

  整个车队都被女生略带惶恐的呼唤吓到,异能队的成员下意识摆出了防备的姿势,以为有敌人袭击。

  路边谈话的司叙和顾云清同样听到江染的尖叫。

  后者只觉得眼前一花,对面的人便不见了踪影。等他回神看过去,司叙已经到了江染身边。

  被好友果断抛弃的顾云清叹了口气,为任劳任怨这么久还抵不上漂亮妹妹喊声名字的自己掬一把辛酸的眼泪。

  他慢腾腾地回到队伍,江染正紧握着司叙的手,有些焦急地说着话。

  “……真的,真的有东西。司叙,真的……它在看着我,它一直盯着我。”

  察觉到女生情绪不对,顾云清和苏沁对视一眼,大声道:“宋榕,再带人检查一遍休息站,里里外外检查仔细了。”顿了顿,补充道,“注意安全,有问题及时联系。”

  “是。”

  得了命令,宋榕立刻带人重新检查休息站。

  没有跟宋榕一起进去的队员三三两两地聚到一起,警惕地戒备着。

  顾云清撞了下苏沁的肩膀,抬抬下巴示意江染,疑惑:“染染妹子怎么了?”

  苏沁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呢。”刚才她抽空看她时,女生正绕着车子散步消食,没有任何反常。

  联想到上次被江染发现的变色龙,虽然没有感受到变异物种,顾云清也没有放松警惕。

  “小心,说不定真有什么问题。”

  “嗯。”

  江染的惶恐并没有因为司叙在身边而得到缓解。

  她看不到,可总觉得有无数的眼睛在紧紧盯着她,司叙没回来之前,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压迫感比现在更明显。

  难受,因为紧张,呼吸变得有些困难。

  “别紧张,江染,我在这里。”察觉到女生身体克制不住的颤抖,司叙把人搂进怀里,低声安抚她,“别怕,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着急,说清楚。”

  脸颊贴在青年怀里,耳边是他的心跳声,指尖触碰到的是他温暖的身体,江染紧绷的神经稍微缓和。

  “司叙。”她深吸一口气,脸颊埋在青年胸膛,涩声道,“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我……我觉得这里不干净——刚刚,有什么东西一直盯着我,很可怕。”

  “什么东西?”司叙的目光在周围扫过一圈,回到江染身上,“江染,能感觉到是什么东西吗?我看不到,也感觉不到。”

  司叙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的东西……存在吗?

  听到司叙的回答,不只顾云清一行人,连江染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她正想说话,检查休息站的异能者们出来了。

  宋榕摇摇头:“队长,我们仔仔细细检查过了,休息站和周围都没什么异常。”

  围观的人们齐齐松了一口气:什么嘛,原来是虚惊一场。

  顾云清点点头,让其他人继续休息。

  他看向一脸疑惑的江染,试探着问道:“染染妹子,你是不是没休息好,身体不舒服?”

  有很多人受不了末世的生存压力,傻了疯了精神异常——江染会不会也是这个情况?

  “我……”想着自己可能又给队伍添麻烦了,江染从司叙怀抱里退出来,搅着手指,涩声道,“我好像是有点紧张……对不起……”

  “哈哈,不是什么大事儿。”顾云清温和地笑了声,开玩笑,“我知道跟着司叙压力大,你一定要保持平常心,要是心情不好了揍他一顿也没关系。”

  没心情接顾云清的话,江染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司叙,我们刚刚说的事……”

  “嗯。”

  青年垂眸看着小女生苍白的脸色,正想说话,就看江染再次露出疑惑的神色,拽住他的手,指着休息站。

  “司叙,有东西在那里,那边、那里面真的有东西。”

  这次她听清楚了,是从休息站的方向传来的声音。

  沙沙沙,沙沙沙。

  有什么东西摩擦地面,发出了声响,忽远忽近。

  江染的声音再次惊动了休息的人,顾云清正想说话,就听到司叙开口,声音很冷。

  “顾云清,让人进去检查。”

  “啊?”

  休息站就那么大点地方,已经检查过两次,连天花板都被他们翻了个遍,还怎么查。

  “去查。”冷冷的两个字表明了男人此刻的怒意。

  “好。”顾云清摸了摸鼻尖,看向宋榕,“带人跟我进去。”

  刚坐下没两分钟的宋榕三两下吞了面包,起身:“是,队长。”

  “我跟你进去吧。”苏沁抬手让宋榕继续休息,“宋榕他们查了两遍,再进去只怕也查不出什么。”

  女生扫了眼缩在司叙身边脸色苍白的江染,抬眼看着司叙:“七哥,要是仍然检查不出来什么问题……”

  “不会。”轻轻拍着江染的肩膀,司叙沉声道,“既然江染说了,里面肯定有问题。”

  ……

  苏沁和顾云清动作很快,仍是没发现任何问题。

  迎上司叙浅褐色的眸子,苏沁摊了摊手,无奈:“七哥,里面真的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怎么可能呢?她明明听到声音了啊。

  江染百思不得其解。

  她可以肯定,那个声音绝对不是她的幻觉,周围莫名其妙的压迫感和诡异的违和感也不是幻觉……

  “不是的。”只有司叙在身边,她才感觉那种快要逼疯她的惊悚感稍有消退,江染解释,“我真的听到了,我……”

  “江染染!”有人听不下去了,“你闹够了没啊——大家都赶了一上午的路,能不能让大家休息一下?”

  被女生嚷嚷的心烦意乱,周笺忘了几天前的教训,忍不住出声斥责无理取闹的女生。

  她一开口,立刻有看江染不顺眼的人应和。

  “就是,你能不能别疑神疑鬼的,因为你一句话,大家要忙前忙后……异能者也是人,也要休息的好嘛!”

  “对呀,好不容易休息,吵吵得烦死了!”

  “呵呵。”听到议论,坐在贺茹身边的蒋豫冷笑道,“这么费尽心思的演戏,是为了引起那个男人的注意力吧?”

  知道他口中的那个男人是指司叙,贺茹看着单手搂着江染的司叙,眼里划过一丝怨毒。

  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女人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听到蒋豫的话,她冷声回道:“谁知道呢。”

  起哄的人越说越过分,因为不是基地的成员,顾云清没有立刻出声制止。

  他瞅着司叙,想看男人会给出什么回应。

  谁知司叙却好似没听到一样,凝眸盯着休息站大门的方向。

  顾云清顺势看过去:司叙那家伙看什么这么出神,居然连那么明显的挑衅都没有理会。

  休息站那边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啊。除了玻璃门就是墙壁,哦,还有一堆爬山虎……咦,爬山虎在冬天不是应该枯萎吗?哦,那藤蔓好像不是爬山虎……

  藤蔓?

  藤蔓。

  直觉自己刚才的检查遗漏了很重要的一点,顾云清脱口道:“不会吧……”

  司叙回头看了他一眼。

  从好友的眼神中,顾云清知道自己猜对了。

  莫非真的是那东西?可,他们都没有察觉,连司叙都没有发现……顾云清的视线移到江染身上,难以置信:染染妹子是怎么感知到的?!

  为了证明他们的猜想,司叙扬手丢出空间刃。

  无形的利刃撕裂空气,转眼袭至墙壁前。

  就在空间刃逼近的刹那,藤蔓密集的绿叶倏然分开。

  “砰”!

  空间刃砍在墙上,整面墙壁晃了晃,轰然坍塌。

  藤蔓仿佛受了惊讶的蛇,簌簌簌顺着地面往四周散开。

  随着藤蔓散开,掩藏在绿色下的骇人画面暴露在人前。

  一具具干瘪的身体骨碌碌滑落,被害者们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睁得浑圆的眼睛里瞳孔已经扩散,却仍然可以看出临死前的恐惧和痛苦。

  队伍安静三秒,有胆小的女生爆发出惊恐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藤蔓散开的瞬间,司叙抬手捂住江染的眼睛,把女生的脸颊拨到自己怀里。

  “江染,别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