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四十章,是你的功劳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3258 2020-03-20 18:00:00

  在藤蔓四下散开以后,如影随形追着江染的让她快要喘不上气的压迫感随之消失。

  被司叙单手按在怀里,江染觉得自己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现在是什么情况,刚才一直盯着她的东西,还有她感觉到的那股违和感都是来源于这些藤蔓?

  “是精神系的变异植物。”司叙提醒顾云清,“小心。”

  “知道了!”

  耳边沙沙声不断,江染余光里瞟见那些藤蔓疯狂地晃动着叶子,呼啦啦顺着停车场攀爬着,将他们困在中间。

  “江染,到车里去。”司叙后退两步,单手拉开车门,把江染塞进车里,“别看,等我叫你再出来。”

  “好。”

  司叙说了别看,江染还是透过车窗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和普通爬山虎不一样,变异后的藤蔓叶子坚硬似铁,叶片外围是一圈锯齿一样的尖锐物,所到之处,摧枯拉朽般破坏一切。

  有守在最外围的异能者防备不及,身上立刻被割出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用火烧!”顾云清跃到一辆车顶上,用风刃格挡开甩过来的藤蔓,大声道,“是精神系的异能!异能等级低于三阶的退到后面!”

  有了顾云清坐镇,因为突然而来的攻击而陷入慌乱的队伍很快恢复镇定。

  和顾云清判断的一样,即使已经发生变异,植物依然保留着怕火的特性。

  被火系异能者们放火一烧,凶神恶煞不停进攻的藤蔓果断缩起叶子往后退。

  司叙没有加入战场,他单手握着唐刀立在车边,视线在外围的藤蔓上绕了一圈,停在某个地方。

  停车场四周都是翠意盎然的藤蔓,火系异能者毕竟人数有限,烧退一方,它们便从另一个方向继续进攻。

  然而,植物终究是植物,无论变异后有多聪明,也离不开立足的根本。

  司叙提着唐刀,往一个方向走去。

  坍塌的墙壁下面,是藤蔓聚集尸体的地方——它们将人类的身体储存于此,是为了给自己提供营养。

  所以……

  司叙一动,那些藤蔓似乎有了察觉。

  翠色的叶子倏然直立起来,在风里小幅度不停地颤动。

  司叙拧眉:这是……精神控制?

  觉察到不对,白色的身影一闪而出,跃过满地干瘪的尸体,轻飘飘落在坍塌的墙壁上。

  藤蔓蜂拥而至,挥舞着锋利的叶子砍向司叙。

  “司叙!”始终注视着司叙的江染脱口低呼一声,忙抬手捂住嘴,怕自己惹他分心。

  停车场周围,没有撤退的藤蔓依然保持着叶子朝天的姿势不停震颤,苏沁和顾云清对视一眼,十分有默契地同时出手。

  用了全力的两人砍起那些低等级的藤蔓就像切水果一样轻松,然而没等他们解决,被围在包围圈最内测的人群里传出一声惨叫。

  宋榕回头,就看到贺茹正扑在蒋豫身上,凶狠咬住他的耳朵。

  女人满嘴鲜血,却无知无觉,形态看起来和丧尸无异。

  “是精神控制,打晕她!”徒手抓住一只藤蔓,苏沁百忙中给宋榕下了命令,“所有低等级的异能者和普通人,全部打晕。”

  “是!”

  外面有火系异能者和两位队长顶着,宋榕带人逐个敲晕被精神系异能影响到的同伴。

  普通人还好,再怎么凶也不是异能者的对手,可那些低等级的异能者被控制后就有些麻烦。

  他们开始不停地施放异能,无差别攻击在场所有人。

  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

  银色的流光乍然而起,宛如烟花爆开,散开的丝丝缕缕中尽是杀气。

  流光所到之处,坚硬的叶子被连茎砍断,落到地上,转瞬枯黄。

  挥刀砍落袭击自己的藤蔓,司叙抽刀俯身,用力刺向地面。

  咔嚓。

  裹着空间刃的唐刀穿透墙壁的破砖碎石,刺进土里,继续往下,精准地切断了藤蔓坚实的根须。

  张牙舞爪的藤蔓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瞬间的停顿后,以司叙所在的根部为原点,衰亡的枯黄色迅速蔓延开。

  “死了?”随手甩掉掐着的藤蔓,苏沁退到顾云清身边,低声道,“七哥把它们的根切了。”

  “呼,还好七哥给力。”顾云清抹了把脸上的汗,“不然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说着,忍不住骂:“艹,最近真是倒霉,哪哪都能碰到精神系的东西。”

  被男友炸毛的样子逗乐,苏沁摸摸他的发顶:“以后肯定还会遇到的,淡定淡定~”

  藤蔓枯败后,被控制的人逐渐恢复理智。

  知道自己差点咬掉了蒋豫的耳朵,贺茹推开扶着她的易熙,蹲到一旁干呕起来。

  “你吐什么?被咬的是我好吧?我还没说什么呢!”用手帕捂着耳朵,蒋豫没好气,“我还没吐呢!”

  “对、对不起……”女生声音沙哑,哽声道,“你没事吧?”

  “没事。”蒋豫翻了个白眼,“放心,死不了。”

  真是倒霉,他不过看贺茹长得漂亮,想趁着变异植物袭击时在她面前表现表现,谁知这女人被控制以后跟个丧尸一样。

  还好队友及时把她敲晕了,不然自己的耳朵只怕会被她整只咬下来。

  倒霉,太倒霉了。

  ……

  一刀切断变异植物的根,司叙收刀从废墟上跃下,对迎上来的顾云清道:“把根挖出来烧了。”

  不斩草除根,这东西很可能会死灰复燃。

  今天遇到的是他们——有火系异能者和高阶异能者的队伍——要不是有江染的提醒,只怕都会被打个措手不及,更别说那些普通的队伍。

  想到这里,司叙的视线看向女孩的方向。

  她趴在车窗边,紧张得咬着嘴唇,一双杏眼睁得又大又圆,巴巴地望着他。

  冰冷的目光染上几分柔色,司叙向着她伸出手,江染会意,立刻推开车门跑向他。

  单手接住跑过来的女孩,司叙收手环在她腰上,眸色温柔,直言夸奖:“江染,今天大家能平安无事,是你的功劳。”

  “对对对!”说起这件事,顾云清一叠声道,“还好染染妹子你机警,及时发现不对劲,等那些东西精神力异能完全放开,我们就成了瓮中之鳖,说不定就和这些尸体一样了。”

  那些藤蔓是精神系的变异植物,所释放出的精神力会影响到人类的正常感官。

  它们很聪明,感知到队伍里有等级较高的异能者,没有直接发动攻击,而是不动声色的释放精神力——也就是精神污染。

  江染感知到的异样违和感,就是因为受了它们释放的精神力的影响。

  “所以啊,染染妹子,你看,你救了我们这么多人,我要代表队伍好好表扬你!”顾云清解释了缘由后,开始大肆表扬江染,“你想要什么?只要队伍的物资里有,我做主,给你做为奖励!”

  “原来是这样啊。”再次被夸奖,江染忙摆手,“不用了——没给你们添麻烦就好……”

  她知道,她跟着司叙以来,所有人都把她看做司叙的所有物,他们对她客气、照顾她,都是因为司叙。

  她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尽量让自己不要给司叙添麻烦。

  其实在那些藤蔓发难的时候,她心里竟然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周笺那些人说的话她不是没听到——这里有异常,至少说明她不是在无理取闹。

  “那不行,奖励肯定要给的!”顾云清同样想起之前那些人对她的议论,他勾唇一笑,“染染妹子,太低调会让人以为你很好欺负——有些人,就得狠狠把她踩到脚下,她才能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才知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可以。”

  知道顾云清的言下之意,江染果断摇了摇头:“谢谢顾队的好意,不过那种人的话,于我而言是无所谓的——我想,对于那种人来说,只要我过得好,就够她们生气了。”

  “哈哈,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顾云清没有勉强她,“但奖励还是要给的——唔,”他对着司叙挑了挑眉,“怎么奖励染染妹子就交给你考虑了,我先去处理那玩意儿的残根。”

  顾云清招呼队员去掘藤蔓的根,苏沁则带人把那些被变异植物杀害的人掩埋起来。

  江染看着一地的尸体,露出不忍的表情,移开视线。

  她几乎可以想象这些人被藤蔓束缚在墙角,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吸食殆尽却又无能为力时的绝望。

  “那些藤蔓靠蚕食人的血肉为生,要是被抓了,他们不会立刻死去。”顿了顿,“很可怜。”

  能被司叙用可怜来形容,想来,那些人在临死前所经历的事,真的很痛苦。

  “江染,今天要不是你提醒,这里很多人会变得跟那些尸体一样。”被藤蔓抓住,随着时间流逝,熬成一具干尸。

  “……”

  听了他的解释,江染心里有了两个疑问,出于本能的警惕,她只问出一个:“司叙,这些藤蔓的异能进化得很厉害吗?”

  她记得顾云清说过,精神系的异能只对比自己等级低或是和自己异能等级相差不多的人有效。

  “没有。”司叙道,“只是二阶。”

  “那……”江染更加疑惑,“你为什么没有发现?”

  “唔,它们的精神干扰被我屏蔽了。”

  江染:“……”哦,他的意思是,那些藤蔓的异能等级太低,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他根本一点也没感觉到……是这个意思吗?

  难怪那些藤蔓看起来很忌讳司叙,只要她站在司叙身边,就感觉不到它们的威胁。

  想来,今天要是只有司叙一个人经过这里,它们肯定不会贸然攻击。

  ……

  好不容易收拾完,顾云清让队员们好好休息,趁着天黑之前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车上只有两个人,江染问出了自己第二个问题。

  “司叙,为什么我能感知到那些东西释放的精神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