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四十三章,置于何地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3134 2020-03-23 18:00:00

  吃了一只兔腿,江染已经八分饱。女生看着剩下的半只兔子,不知该怎么处理。

  她吃不下了,可就这么扔了——这种浪费粮食的行为,她更加做不出。

  注意到女生左顾右盼的小动作,司叙问她:“怎么了?”

  “我……”江染皱着小脸,无奈,“我吃不下了。”

  “哦。”看了眼她手里还剩下的兔肉,司叙拉过她的腕子,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嗯,有点腻。”

  嘴上这么说,他还是三两下把半只兔子解决了。

  江染:“……”他把她吃剩下的兔肉吃完了……她没有谈过男朋友,可就算是江染染的记忆里,谢承之也从来没有吃过她咬剩下的东西,哪怕是冰淇淋,她咬过一口,谢承之绝对不会碰。

  司叙……不是有洁癖嘛?每次到了新的住处,他都会从空间里拿出新的床单被套让她换上才肯睡。

  可是,他把那半只兔子吃掉了。

  不知该怎么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江染只知道,她的脸颊又开始有了热度。

  “染染妹子,你脸怎么红了?”把两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顾云清抓着机会调侃她,“这热情似火的,是不是很热呀?”

  苏沁也注意到了司叙的动作,她用手肘撞了下顾云清,低声骂:“就你话多,当心七哥把你拧成麻花!”

  一提到拧麻花,顾云清果然闭嘴不语了。

  被他调侃了两句,江染反而淡定下来。

  她从兜里摸出手帕递给司叙,让他擦手:“是不是腻着了?要不要喝水?”

  说着,把手边的矿泉水递给他。

  司叙慢条斯理地擦过手,接过矿泉水喝了两口,把空了的瓶子扔进火堆,拉着江染起身:“吃饱了?要不要出去走走?”

  刚好有点撑的江染对这个提议很是满意:“好呀。”

  把披肩裹到女生身上,司叙这才牵着她往外走。

  “那两个人……为什么总挑晚上出去散步?”等两人出了仓库,顾云清嬉笑道,“你说,七哥是不是……”

  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脑子里都是什么颜色的画面,苏沁掐住他腰上的肉,不轻不重地拧了下:“是啥?”

  “哎哟。”女生这一下和挠痒痒一样,顾云清却借机歪进她怀里,“你这丫头下手没个轻重,疼死我了,快帮我揉揉~”

  苏沁继续掐他:“注意你队长的威严!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有了媳妇儿,还要啥威严。”顾云清赖在她怀里不肯动,“给我揉揉,不然我起来……”

  老大又开始撒娇了。宋榕觉得没眼看,果断带着队员找借口撤走,把这堆篝火留给两只腻歪的小情侣。

  “你看!宋哥肯定会笑话你!”队员们心照不宣的笑让苏沁脸上一阵发烫,她发泄似的拍拍顾云清的脸,“你队长的形象都被你败没了!”

  “要什么形象……”觉得自家女朋友似嗔似怒的表情过于可爱,顾云清不怕死地抬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一抬头吻上她的唇,“乖~”

  苏沁:“唔……”好啊这家伙,学会搞突然袭击了?等他亲完了,她一定要揍死他。

  ……

  仓库外面是宽敞的大马路,两人顺着平坦的公路走,偶尔遇到晃悠的丧尸,全部被司叙随手扔出的空间刃砍了脑袋。

  冬日的天气善变,他们出来时还是皓月当空,走了没多久,月亮便被厚实的云层遮住,视野顿时也暗了下来。

  不适应昏暗的的光线,江染握紧司叙的手,四下里张望。

  公路一侧是密林,一侧是稀疏的房屋,因为是郊外,人口不算密集,丧尸也不多。

  倒是每走几步就可以听到变异兽的嚎叫,应该是以前在密林里生活的动物变异而成。

  “江染。”

  察觉到小女生的分神,司叙放缓脚步,“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里的住民,会不会有逃到基地保住性命的。”

  “如果觉醒了异能,不是没这个可能。”司叙说着,忽然停下脚步。

  江染跟着停下脚步,看到男人眯起眼睛看向一个方向,不知看到了什么,微微拧眉,眼神转冷。

  “司叙?”江染什么也看不到,但这不妨碍她感受到青年周身腾起的杀意,“怎么了?”

  “江染,待会儿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说话。”

  江染点头应了,余光里看到公路尽头有几个身影夹裹着风声呼啸而至。

  是人?还是变异丧尸?

  江染瞪大眼睛看着转眼间便到了眼前的影子,不敢吱声。

  “咦?这不是司教授嘛!”

  似乎也没想到这里会有人在,那几个影子急急刹住车,轻飘飘落在两人面前。

  为首的男人一身湖绿色的长款制服,衬得整个人肩宽腿长。制度款式很简单,除了腰带,只有右边肩膀上绣着一只展翅的鹰的图案。

  他的身后,跟着三男一女,都是同款制服,不同的是,那几人腰带上别着枪。

  “司教授,居然能在这里遇到?我们还真有缘呢。”男人很是熟稔地和司叙打招呼,目光很快被司叙怀里的江染吸引,“哟,这妹子是……”

  司叙沉默,没有立刻回应。

  那人便看着江染,摘下黑色的手套,伸手:“你好啊妹子,我叫裴萧,是司教授的……”顿了顿,“朋友。”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在男人说出朋友两个字的时候,江染总觉得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厌恶。

  司叙没说话,江染不知对面几人是什么身份,只能伸手握了握青年的手:“你好。”

  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回应她和司叙的关系。

  看出女生的拘谨,裴萧眉眼含笑:“上次见司教授,他还是孤身一人呢,不知道妹子和司教授是什么关系?”

  “我……”

  “和你无关。”冷冷回了四个字,司叙搂着江染转身准备离开。

  “司教授这么紧张,莫不是……这妹子是你新的玩具?”青年语气里依然带笑,只不过语气冷了许多,“半年没见,司叙,你的爱好还是这么恶心啊。”

  这人和司叙有仇?

  如果说刚刚只是怀疑,现在江染肯定了:她没有看错,这人讨厌司叙,只不过敢这么跟司叙说话的……她认识司叙后,还是第一次遇到。

  以她对司叙的了解,这人只怕下场会很惨。

  “和你无关。”出乎江染的意料,司叙依然只是回了四个字,没有追究男人的口出不逊。

  “看来我猜对了。”裴萧冷冷一笑,“司叙,既然遇到了,这种事,我肯定要管管……”

  “你管?”司叙轻轻笑了,没把男人的威胁放在心上,“你是说,你要跟我动手?”

  随着司叙话音落下,裴萧身后四人全部拔出枪指向他。

  “用枪?”司叙不紧不慢,“裴萧,你要让你的手下为了你的私怨白白送死?”

  “呵呵,看来你很自信呐。”裴萧指尖有冷色的光凝聚成形,是锋利的刃。

  他是金系异能者。

  江染再看他身后几人。

  虽然握着枪,可刚才那几人靠近的速度,明显也是异能者。

  “司叙,把这姑娘交给我们,我们放你离开。”裴萧冷声道,“不然,便只有一战。”

  司叙冷眼看向他,单手把江染拢到身后,淡淡道:“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带走我的东西。”

  语气里已经有了明显的杀意。

  没有被男人的杀气吓退,裴萧瞅了眼江染,温和地笑了笑:“别怕,很快就没事了。”

  江染:“……”等等,这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没等她想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对面的男人已经厉声道:“杀了司叙,不要伤害女孩。”

  “是!”

  江染:“等等!”

  眼看真的要打起来,江染忘了司叙的警告,迅速挡在司叙面前,大声道:“都给我等等!”

  不清楚这人和司叙有什么恩怨,但她知道,他现在误会了司叙——他以为她跟在司叙身边是被司叙强迫,还以为司叙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爱好。

  想要解决现在的这种误会,有个非常简单的方法。

  “司叙是我男朋友!”江染瞪着对面的男人,凶巴巴说道,“你们不许欺负他!”

  裴萧:“……?”

  随着女孩挡在身前,司叙指尖的空间刃倏然消失,他垂眸看着身前脆弱的小身板,轻轻勾起嘴角。

  听到江染的话,对面几个人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妹子说啥?她说司叙是她男朋友?

  男朋友……是他们都懂的那个意思吧?

  知道自家队长和司叙之间的恩怨从何而来,四人再看向自家队长时,眼神里更加小心翼翼。

  我去,司教授有女朋友了?队长……只怕更要气炸。

  “你说,她是你的男朋友?”裴萧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江染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对!”

  男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冷毅的脸上,表情渐渐扭曲,一双眼睛几欲喷出火来。

  江染:“额?”以为解释了误会就没事了,可这人怎么好像更生气了?

  “司叙!”随着一声怒吼,男人的身影瞬间贴近,挥刀对准司叙劈下,“你这个混账!你将婉儿置于何地!”

  护住江染,司叙抬手格挡。

  唐刀和利刃撞击出清冽的声响,江染下意识闭了下眼睛,耳边回荡的是刚才听到的名字。

  婉儿。

  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

  苏沁说过,司叙的小迷妹,被沈扬和于家人害死。

  裴婉儿,裴萧,这两人是兄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