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四十五章,他说可以吵架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3612 2020-03-25 18:00:00

  那个叫裴萧的青年,自己身为异能者,却还能去维护普通人,在现在这个世界是非常可贵的。

  “哈哈,裴萧那家伙就是那样的人啊。”听了她的话,苏沁失笑,“只能说他和婉儿真的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骨子里都是一样的温柔——他虽然是东朝基地第一队的队长,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外面四处奔波,猎杀丧尸。

  “哦,还有啊,那家伙虽然每次见了七哥都是一顿冷嘲热讽后兵戎相见,不过要说见血还真是一次也没有——典型的相爱相杀。”

  江染:“……”咦~这个词听起来可不怎么美好。

  “七哥就因为遇见他心情不好?”苏沁道,“那就不用担心了,他明天就能恢复正常。”

  江染应一声:“但愿吧。”

  ……

  次日清晨,车队收拾整理后准备继续上路。

  苏沁刚上车,就听到后门被人拉开,江染飞快地爬到后座上,系上安全带。

  苏沁:“……”

  顾云清:“……”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八卦的信息。

  “染染妹子,你干嘛呢,司叙在后面那辆车上。”顾云清试探着说道,“你是不是上错车了?”

  “没有。”江染一本正经,微微笑着,“司叙让我滚开,我这个人,很听话,就不去打扰他了。”

  顾云清夸张地张大嘴巴:“不是吧?司叙这么说你?”

  “对呀。”江染磨着后槽牙,皮笑肉不笑,“所以,还请顾队和沁队能暂时收留我。”

  苏沁往窗外看了一眼,正好看见男人脸色阴沉地推门下车,往他们这边走来。

  她忍住笑:“染染,倒不是我不想收留你,主要是,七哥不让。”

  “他都让我滚了,我才不要回去。”谁还不是个宝宝,莫名其妙被吼一脸,她也会生气的好嘛!

  ……

  昨天一整晚,小姑娘没有回到车里休息。

  暖手宝不在,司叙本来就糟糕的心情,更加糟糕。

  他在车上翻来覆去许久,没睡着。

  好几次抬眼去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就看到她坐在火堆边,背对着他,没有回来的意思。

  他便想着等等,等等,等着等着,天亮了。

  本以为等到天亮她就会回来了,结果,在他一晃神的空隙里,她竟然爬上了其他人的车。

  好啊,一晚上没一起睡,小女孩要翻了天去。

  ……

  江染不是个记仇的人,但昨天被他面对面冷言冷语让她滚开,她还不至于一点脾气也没有。

  女生打定了主意,只要司叙不道歉,她就不回去。

  结果,这个方案没来得及执行,车门被拉开,男人单手搭拉在门上,看她。

  “江染,下车。”

  没被他冷冷的语气吓到,江染巍然不动:“我今天坐顾队的车。”

  “江染。”青年压低声音,警告似的重复一遍,“下车。”

  “我要是不下车呢?”他语气冰凉,完全是命令式地呵斥她,好似无理取闹的人是她,江染来了脾气,“司叙,你要杀了我吗?”

  女生忽然压低了声音,颇有几分怒意地瞪着男人。

  “是你让我滚开的。”因为委屈,她声音有些哽,“你让我滚开,让我别跟着你,你忘了?”

  女孩红了眼眶,落在他的目光是以往从未有过的冰冷。

  不知为何,司叙心头一紧,脑海里浮现出昨晚自己说过的话。

  “滚开,别跟着我。”

  他是这么跟她说的。

  他当时心情不佳,心情不佳的时候只想砍丧尸,不想被人打扰,也不想跟人说话。

  可那一路上没看到几只丧尸,于是他忽然想起了顾云清跟他说过的话。

  想到这里,司叙倏然抬眸看向顾云清,顿了两秒,收回视线瞅着江染,告状:“是顾云清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跟你吵架。”

  默默看戏忽然被点名的顾云清一脸懵逼:大哥?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等等……

  “养女朋友挺有意思吧?逗她开心,哄她睡觉,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可以跟她吵吵架……比你实验室的工作有意思多了吧?”

  哦,他是说过这话——稍微等一下!大哥!我那句话就随口说说,“逗她开心,哄她睡觉”你照做就行了,“和她吵架”你不用记得这么清楚,还这么勇敢的去尝试呀!

  听到司叙委屈巴巴地辩解,江染舔了下后槽牙,慢慢转头看向顾云清,柔声细语:“顾队,是你让他跟我吵架?”

  “不不不,我可以解释的!染染妹子!你听我解释!”顾云清举起双手,“我那句话不是七哥理解的那个意思,也不能这么说,反正我那句话的意思真不是让七哥跟你吵架!我……”

  好不容易等顾云清解释清楚,江染一时间只觉得哭笑不得。

  司叙他,怎么就把顾云清这些话记这么清楚呢?

  见她眼底冷意散去,司叙这才重新开口,放软了语气,像撒娇,“江染,跟我回去。”

  “……”

  本就只是想给他一个提醒,让他知道生气也不能殃及无辜。如今误会解除,江染自然听话地下了车,“司叙。”

  “嗯?”握着女孩的手,司叙阴沉了一整晚的心情放晴,“什么事?”

  “以后……”这人我行我素惯了,江染尝试着跟他沟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你可以告诉我。虽然,虽然我可能不能帮你什么,但,你说的话,我会很认真的听。”

  能让司叙烦恼的事,她没有信心自己可以帮他解决,可只要他愿意说,她会努力去理解他、宽慰他。

  沉默一瞬,江染补充:“你要是再像昨天那样,不问青红皂白地骂我,我一定会离家出走!”

  被晾了一整晚的男人充分感受到听顾云清的话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以后不会这样了。”

  以后生气还是去砍丧尸好了,至少丧尸不会跟他闹脾气,嗯,闹脾气也照砍不误——小姑娘就不一样了,闹脾气了,不能砍,还要哄,太麻烦了。

  ……

  接下来半个月,下了两场雨,再次降温,倒是没有再下雪,阳光撒在地上,冷冷的没有温度。

  第一缕晨光照进车子的时候,江染睁开眼睛,小幅度的移动了一下身体。

  女孩一动,司叙便醒了过来。

  他松开搂在江染腰上的手,低声道:“昨晚睡得怎么样?”

  “嗯。”

  江染戴上羽绒服的帽子爬到车门边:“司叙,把围巾系上,我要开门了。”

  车门打开,清晨的冷空气涌进车里,江染哆嗦了一下,跳下车,伸展手脚。

  队伍急着赶路,这半个月都在车里休息。

  江染下车时,外面晨雾未散,五米外什么都看不清。

  她在车边站了片刻,没等司叙下车,又重新爬回车里。

  “怎么了?”被小女生按回到座位上,刚睡醒的司叙有些呆,“继续睡?”

  江染透过窗户往外看:“总感觉大雾天气很恐怖,我们还是等雾散了人多一点再下去。”

  司叙欣然接受了她的提议,把人重新拨进怀里:“好,继续睡。”

  “司叙。”醒了睡不着,江染没话找话,“你对裴婉儿……”她想问,他对裴婉儿是不是怀有愧疚,可转念一想,他那样的性格,怎么会生出愧疚这样的情感?

  “裴婉儿?”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司叙拧眉,不悦表现得很明显,“你从哪里知道她的事?”

  “……沁队告诉我的。”江染道,“沁队主要想告诉我你和沈家之间的恩怨,随口提了一下那个女生的事。”

  “江染。”

  “哎。”

  “别和那个女人一样蠢。”

  “……”蠢?

  “一个三阶异能者,竟然被沈扬那种垃圾算计而不自知。”对曾经喜欢过自己的女人,他提起时言辞冷漠,没有丝毫的惋惜或难过,“太笨了。”

  “司叙。”江染看着他的眼睛,“你会难过吗?”

  “为什么要难过?”司叙疑惑。

  “她喜欢你。”江染陈述事实,“她死了。”

  “江染,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司叙点出她话里的问题,“就算她不喜欢我,被于晃沈扬算计,也会死。”

  额,话是这么说,可……江染叹了口气:“可她喜欢你呀。”

  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纠结这个问题,只要一想到那个名字,总觉得心里有个疙瘩。

  那是曾经喜欢过司叙的女人……这么想着,江染呆呆地眨眨眼睛:那是曾经喜欢过司叙的女人,就和现在的她一样——那个女人死了,没有得到司叙的丝毫垂怜……

  她在担心。

  担心有一天,自己死了,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也会这样事不关己——毕竟她不是异能者,在这个世界里,一步走错就会丢了性命。

  她本不在意司叙如何看待她,她接受他的保护,理所当然地把他划归为她的所有物,然而听了裴婉儿的故事以后,她竟生出了几分忧虑。

  因为司叙为人,本就不会爱什么人啊。

  “江染。”

  女生一再重复那句话,司叙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

  浅褐色的眸子里映着她苍白的小脸,他挑眉一笑:“你是不是在吃醋?”

  顾云清说,如果女生抓着一件事反复询问,而那件事恰恰和另一位异性有关,那她肯定是吃醋了。

  听他语气里似乎有些小得意,江染本来忧郁的心情瞬间恢复正常:真是杞人忧天,她都死了,他怎么评价她看待她,她听不到,更别说失落或是难过。

  啧啧,想那么远干嘛,真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她沉默的时候,司叙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江染,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江染盯着他。

  女孩漆黑的眸子里似有火光,不知为何,一向张扬肆意的男人竟生出一丝紧张。

  他舔舔嘴唇,疑惑:“江染,你这么看着我……”

  让他觉得很危险。

  话未说完,江染麻溜地转了个身,直接把人按在椅子上,一口咬在他唇上。

  ——让你那么得意!让你总是有事无事地撩我!

  ……

  等车队快要到达西岭基地时,已经又过去一个月,初冬转为浓冬。

  路边枯黄的草地上结了霜,远远看过去一片银白,就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

  江染站在一个指示牌前,看着上面的字迹,陷入沉思。

  “看什么?”苏沁走到她身边,随意瞟了眼指示牌上面的字,凝住视线。

  她喃喃道:“新的人类基地……距离此处两公里?”

  知道苏沁同样发现了不对劲,江染问道:“从这里到西岭基地,开车的话,要花几天?”

  “以我们车队的速度,差不多还要三天。”

  “对于异能者来说不算远。”相比于末世初期在广播里宣传过的四大基地,走到这里的异能者肯定不会选择这种没有保障的小基地。

  “嗯。”

  “既然都到了这里,为什么不去西岭基地?”江染道,“以这个思路反推,有人在这里建立基地,图什么?”

  

书墨染香

染染:狗男人,生气乱发脾气,一看就是欠缺社会的毒打(╯°Д°)╯︵┻━┻   司叙:江染,我错了(ʃᵕ̩̩ᵕ̩̩⑅)   江染:没事没事(´・ω・)ノ(._.`)谁惹你生气,我去锤死他(づ′▽`)づ   顾云清&苏沁:七哥真不要脸¬口¬ノ   司叙见到裴萧不高兴是有原因的,但是和婉儿无关,后期会有提到,不剧透。   裴萧每次见了司叙都要冷嘲热讽打架的确是因为婉儿,原因就是染染提到过的,但深层原因染染也没有猜到,不剧透(我不会说其实不管小说还是电视剧,我都很喜欢那种历经千帆后仍然能够保留赤诚之心的角色)   还有,司叙真的真的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婉儿,我以为我写的很明白了,小可爱们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他为婉儿报仇是因为本来就看于家不顺眼再加上护短的心理,不管那次被算计的是婉儿还是苏沁顾云清,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   司叙是认识染染以后才学会怎么去爱一个人,爱人和被爱都是染染教给他的,和婉儿木有一点点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