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第2章 纪渊离开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单双的单 2409 2020-02-11 18:37:08

  洗完碗之后要去洗澡,将小背包拿过来,里面放着她的另一套僧衣,和身上这套是一样的。

  “师父我先去洗澡啦。”说完就抱着衣服哒哒哒跑了,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找了一个木盆开始认真的洗衣服了。

  “师傅你快洗,把衣服给软软洗。”小和尚非常勤快的和纪渊说道。

  纪渊笑了笑,拧着小狼崽去给它洗澡了,出来后就是一只湿哒哒有些丑兮兮的小狼崽子。

  软软抱着毛巾将小狼崽整个包裹了起来,开始在它身上搓来搓去的,把它身上的水都搓干了,就一只小胳膊抱着小狼崽一只拿着自己的衣服去外面晾衣服了。

  “小白白别乱动,身上的毛毛干了才能进去。”

  拍拍小狼崽的小脑袋,软软又跑回去给纪渊的僧衣吭哧吭哧的洗了,这才跑到外面来陪着小白白吹风。

  纪渊踩着拖鞋走出来,也坐下将软软抱在了怀里,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盖在软软身上。

  “软软不冷,师父自己穿,不要感冒了。”

  软软拉着他的手不让盖硬要让纪渊穿回去。

  “师父抱着软软小暖炉就不冷了。”纪渊耐心的解释。

  小家伙思索了下,终于不拒绝了,只是整个身体更加往纪渊怀里所,小胳膊抱着他精瘦的腰。

  “那软软给师父取暖。”鼻子嗅了嗅从师父身上传来的幽幽兰香,软软满足的用小脸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师父好香啊~

  就和以前一样,软软最喜欢的就是窝在师父怀里被他抱着。

  可惜师父身体不怎么好,软软心疼他,长大了之后就很少让师傅抱着了。

  “师父,你什么时候走啊,能不能多陪软软一段时间,真的要走吗?能不能不离开软软,我真的不想要你走。”

  软软小声的说着,脑袋埋在他怀里,一向软糯欢快的声音带着哽咽失落。

  纪渊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眼里带着些许愁绪。

  他也……不想啊。

  要是可以,他也想要一直陪着软软,住在山上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纪渊轻柔的摸着小家伙光溜溜的脑袋,眼眸望着满是繁星的夜空。

  “软软是大孩子了,不能总依赖师父,小鸟儿总要离开大鸟的羽翼才能学会飞翔,软软,师父交给你的那些为人处世的道理,还有医术武术,这些都不能落下,我回来后可是要检查功课的。”

  软软的小脸在纪渊身上拱了几下,纪渊知道,他的小家伙哭了。

  “嗯,软软……才不会落下功课呢,我……我可勤快了。”

  “嗯……软软最乖了。”纪渊轻轻笑了下,三月的清风带着些凉爽,不会燥热也不会觉得太冷。

  漆黑的夜幕挂着一弯冷清的弯月,周围群星闪耀。

  一大一小就这么坐在阳台上望着天空,旁边趴着一只耷拉着眼皮的小白狼,一室温馨寂静。

  ***

  在小山村里生活了两天,村里的人大概都知道村里来了两个和尚,一大一小,大的和尚长得特别好看,村里很多半大不小的女生都偷偷看过,不过也不敢靠得太近。

  毕竟这村里还从来没有来过长得这么出色的男子,虽然是个和尚,但是耐不住他长得实在太好看了啊。

  软软和纪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两三天,她都快忘了纪渊要走的事情了。

  纪渊虽然看着软软面带笑意,但是眼里的愁绪和不舍却越来越明显。

  第三天晚上,纪渊讲故事哄睡了软软,他一直盯着软软睡得红扑扑的小脸,过了好半晌才微微叹了口气。

  手指抚摸在她的小脸上,纪渊眼眸暗沉,藏着无限情绪。

  手指从软软小脸上离开握成拳头,半晌才松开,手掌上俨然多了几个月牙形状的印记。

  “软软,等师父来找你。”

  他起身在桌前写了一封信,放到了软软枕头边上,弯腰在软软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嗷嗷……”小白白咬着纪渊的僧跑,仿佛知道他要离开了,焦急的嗷嗷叫了起来。

  “照顾好她。”纪渊只说了这么一句

  这才带着自己的东西不舍的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在门口停留了许久,才将门合上。

  “嗷……”小白白歪着小脑袋,用头在门上又拱又刨的,明明这么大的动静了,软软却依旧睡得死死的。

  纪渊离开的时候,在楼下遇到了这家的主人老婆婆。

  “大师,您这是……要离开了?”

  老人连忙放下手里的疑惑的问道,这大人走了,孩子呢?

  纪渊点头。

  “我有事要离开,但是不能带着软软,麻烦施主你先照看一下她,明天,她的爸爸会带她回家的。”

  透过屋檐下朦胧的灯光,老人看见,他的脸色尤其苍白,眼眸暗沉,整个人透着一股寂寥的气息。

  老人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眼睛酸了下,她赶紧道“那为啥,不等娃醒了再走啊,明天孩子该多伤心啊。”

  纪渊抬头,望着远方的夜色,那双漂亮的眼睛渐渐红了。

  “因为……”

  怕舍不得啊,他怕看见软软哭,到时候自己会更加舍不得离开了。

  轻轻的呢喃声飘在空中随即消,老人还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纪渊就已经转身离开了,白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夜里,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感觉随时都能消失。

  老人看着离开的纪渊良久,最终叹了口气。

  别人的事情,她也不好说什么,那大师也是舍不得孩子的吧。

  虽然才在她这里住了几天,大师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虽然时常带着笑,可那笑透着一股子冷清,让人不敢靠近,但是他对那孩子却是极耐心极好的,笑得也不一样。

  第二天……

  鸡刚打鸣,软软唰的一下睁开眼睛。

  “师父!!”

  连忙看向床边,师父一直都是和她睡在一起的,每天早上醒来,她都是窝在那带着兰香又温暖的怀抱里,可是今天,床上只有她一个。

  软软立刻害怕了起来,红着眼睛,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她连忙将被子掀开,跳到地上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了,光着脚到处开始找起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师傅你在哪里,呜呜呜……别不要软软。”

  到处都找了一遍,可是显然的,她找不到了。

  软软一向都是坚强的,就算小时候练武好累好累她都从来没有哭过,可是现在,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汹涌的流了出来。

  一张白嫩的小脸哭得红红的,软软抽噎着回到卧室,脚边小白白不断地呜呜叫着,用自己的身体去蹭她的脚踝。

  “小白白,师父……我把师父弄丢了,师傅不见了,呜呜呜……我要去找他。”

  软软不断地用手背擦着脸上的泪水,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小包包,她不要找爸爸了,她要师父,呜呜呜……师傅不要她了,她是个坏孩子。

  “嗷嗷……”小白白嗷嗷焦躁的叫着,最后咬了咬软软的裤腿,然后跑到床边去扒拉了几下。

  软软抽抽噎噎的,视线终于看过去,然后看见了一个木质的小盒子。

  小盒子很漂亮,之前因为太急所以没有看见。

  那个小盒子软软一看就知道是师父的。

  她放下自己的小包包爬上床,将小盒子拿过来打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