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第69章 穆深与苏延相互嫌弃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单双的单 2315 2020-03-21 18:33:51

  李彦求生欲极强的回话,并且一脸认真。

  穆深挂断了李彦的通讯,想起什么脚步一顿,转身折返回去将给软软准备的礼物拿上了。

  看着那礼物,他深深吸了口气,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得住,谁知道苏延那家伙怎么突然回去了。

  拿着礼物盒,他的手机滴滴响了起来。

  是软软打过来的。

  穆深刚打开,软团子的小脸就出现在了投屏上,小家伙激动的挥舞着小胳膊。

  “爸爸爸爸,软软想你啦。”

  甜甜的小奶音顿时消掉了他心里大半的怒气。

  不过想到现在这个小家伙肯定和另一个爸爸待在一起,他就浑身不得劲儿,心里不断冒着酸水。

  穆深板着一张俊脸。

  “是吗?可是我听说你找到另一个爸爸,还以为你已经把我给忘了呢。”

  糟糕,穆深爸爸生气啦!

  软团子连连摇头加摆手,并且使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活,哄爸爸!

  “木有木有,软软可喜欢穆深爸爸了,吃饭想着穆深爸爸,喝水想着穆深爸爸,连睡觉也有想着穆深爸爸哦,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软软想要去接你的呀。”

  小团子说话的时候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穆深,说得可真诚了,而且软团子还用上了撒娇的语气,以前她就老用这招哄师父,师父的心情很快就会好啦。

  别说,穆深还真就吃这招,就这么被软团子几句话给哄得,他心里的失落和焦急都缓和了,连带着脸上严肃得不行的表情都跟变得着柔和了些许。

  不过他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软团子的。

  “既然这么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到别人家里去?”

  软团子眨巴了下眼睛“因为奶奶好可怜的,她一个人在家里,软软要陪着她,等穆深爸爸回来了,我就回去陪着爸爸好不好呀~”

  穆深听到软团子不是因为苏延才去的苏家,心里顿时被安慰了。

  果然他闺女最喜欢的还是他这个爸爸。

  “爸爸明天回去。”

  软软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开心的露出了小米牙。

  “爸爸明天学校放假不上课,软软要去接爸爸回家。”

  穆深点点头“明天大概九点到,让管家送你到机场来。”

  软团子点头“好呀,爸爸我给你说,苏延爸爸可过分了,他说软软是骗子,还把软软和晓晓姐姐他们交给警察叔叔了。”

  小家伙开始给穆深爸爸告状了,鼓着小脸气鼓鼓的。

  穆深听着,不动声色的给苏延上眼药“嗯,的确很过分,以后离他远点。”

  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突然出现在镜头上戳儿戳软团子的小额头。

  懒洋洋带着些许撩人的声音响起。

  “哎我说,你们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不好吧?”

  软团子顿时捂住自己的小额头,瞪着眼睛气鼓鼓的看着苏延。

  “苏延爸爸坏。”

  穆深原本柔和的脸顿时难看起来。

  苏延看了穆深一眼,微微挑着眉头,坐在床上手臂放到身后枕着后脑勺,慵懒的靠在床头。

  “你就是软团子的另一个爸爸?啧……长得没我好看呢。”

  穆深冷笑“要我长得像你一样娘,那我恐怕不想活了。”

  苏延顿时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嘴角似笑非笑。

  “哦?可是我瞧着这小家伙很喜欢我这张脸呢。”说着用手指捏了捏软软肉乎乎的小脸。

  软团子凶巴巴的将他的手指推了出去,软软不理苏延爸爸了,哼╭(╯^╰)╮

  穆深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目光冰冷的盯着苏延。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软软她审美有点儿问题,不过没关系,我迟早会把她眼睛给治好的。”

  软团子就这么没夹在中间,看着两个爸爸夹枪带棒的相互讽刺起来。

  她晕乎乎的一巴掌拍到苏延嘴巴上不让他说话了。

  “苏延爸爸,你快去睡觉,我还要和穆深爸爸说话呢,不准偷听我们说话。”

  苏延啧了一声,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以为我稀罕听啊。”

  软团子撅着小嘴巴吭哧吭哧的将苏延给推开了,这才继续拿着手机和穆深说话。

  瞧见穆深眼底的青黑,软团子心疼了,小管家婆又开始唠叨了起来。

  “爸爸你快去睡觉,不能熬夜的,睡太晚了对身体不好,软软会担心的,爸爸你也要乖乖的,明天我去接你回家,要看到最好的爸爸。”

  没了那个碍眼的人,穆深脸上的表情又柔和了起来。

  “好,爸爸很快就回来了。”

  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穆深揉了揉鼻梁,这两天的确没怎么睡好。

  明天他要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去接自己女儿,所以今天要好好睡一觉了。

  给李彦通讯让他不用买机票了,他躺到了床上。

  软软的出现对他来说是意外也算惊喜,然而这个惊喜却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可真是糟心。

  苏延家别墅……

  软团子蹬掉拖鞋爬到床上,看着躺在枕头上完儿手机的苏延爸爸,小家伙也钻进被窝,靠在了苏延怀里。

  苏延关了手机放在一边,两根手指捏着小家伙脸颊两边的肉肉向中间合拢。

  “怎么?和你爸爸说完话了?”

  啧……那人看着可真欠收拾,居然敢说他不好看,眼瞎到这程度还不去看医生,他迟早有一天将人打晕了扔医院去把眼睛给他治好。

  “叭叭坏,方凯窝(放开我)。”软团子黑黝黝的眼珠子盯着他,小手抱着他捏自己脸的那只胳膊,摆着小脑袋想要挣脱。

  “哟,力气还挺大。”苏延笑着将手放开。

  “才第一次见面你就这么信任我跟着我们回家了,要是我是大灰狼,把你给吃了怎么办?”

  软团子瞪着他“那我让穆深爸爸和师父打你,他们可厉害了。”

  苏延恶劣的凑近小团子,张嘴在她嫩生生的小脸上咬了一口,然后煞有介事的道。

  “不错,肉嫩嫩的,肯定很好吃。”

  软团子瞪圆了眼睛,捂着自己被咬的小脸退开了几步。

  “苏延爸爸坏,咬软软的脸!”

  小家伙撅着嘴巴哼了一声,然后一溜烟儿跳到床下,穿着自己的小拖鞋哒哒哒跑出去了。

  苏延“……啧……小孩子就是不惊吓,这也太好骗了吧。”

  嘴里嘀咕着,刚要翻身下床去找小家伙,他卧室的门被嘭的一声打开了。

  苏延被吓得一个激灵直接没站稳从床上滚了下来。

  “嘶……完了完了,我的脸没毁容吧。”他爬起来的第一时间就是摸着自己的脸怪叫起来。

  从抽屉里拿出一面镜子,看自己完美的俊脸没有丝毫损伤,这才放心了。

  然后慢吞吞的移着视线,落到从外面带着‘杀气’进来的母亲大人身上,她手里拿着一个衣架。

  他顿时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床的另一边,隔着大床与白若烟相望,脸上带着与平时散漫不同的警惕。

  “妈你想干嘛?有事好好说不行吗?”苏延呲牙,他爸当初究竟怎么把这母老虎娶回家的。

单双的单

咳……改了一下标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