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六章 金宋结盟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154 2020-02-21 08:00:00

  婢女不再多言,只是去拿了纸笔,宋碧泉忍住眼泪开始书写,几乎力透纸背。

  写完后,她小心吹干,装入信封中递给婢女:“你把这信给哥哥,让他转交给娘,让娘看一遍再给爹送去!”

  婢女躬身:“是。”

  宋碧泉紧紧握着手,面色凝重又招了婢女回来:“你送出去后,去找金柳杏过来。我这儿新上了好茶,邀她一同品茶。”

  “是,娘娘。”

  宋碧泉瘫坐在椅子上,心力交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鬓,今天早上婢女给她梳头的时候竟发现有了白发。

  她今年才不过19岁啊。

  “呵……”宋碧泉轻声自嘲地笑笑。

  宋碧泉的婢女去找金柳杏的时候,金柳杏正在绣花,她本长得美艳,绣花时浑身张扬的气息少了许多,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竟如同一副画卷。

  “夫人,侧妃娘娘的婢女求见。”

  金柳杏红唇微勾,来了。宋碧泉这个高傲的女人终究是有了破绽,竟然要来找她这个菟丝花了。

  “请进来。”

  “夫人,我家娘娘请您去院中一聚,外边新来了一批好茶,正好请您过去一同品尝。”婢女躬身。

  金柳杏放下绣花针起身:“娘娘好雅兴,前边带路吧。”

  宋碧泉亲自准备了茶水糕点,静静等在院子的亭子里。

  从前,她最看不起的便是金柳杏这种妖娆跋扈的菟丝花,明里暗里也有使过不少绊子。

  现在,真是风水轮流转,她却要求着金柳杏了。

  “哟,姐姐今日怎么这么好雅兴啊?”人未到,声先到。

  妖娆的身影出现,往日里宋碧泉只觉得眼睛疼,今日倒是欢喜。

  “你来了,坐吧。”宋碧泉浅笑着招呼金柳杏坐下,倒了一杯递过去,“我得了新茶,正好寻人一同品品。”

  金柳杏接过茶喝下:“那姐姐可是找错人了,我这粗人呀,最不喜的就是这种文绉绉的玩意儿。”

  宋碧泉突然有些难堪,但仍然稳住了面容淡然。“我们内宅妇人的品茶哪会那些文人雅士的招数。”宋碧泉夹了一块蜜豆糕递到金柳杏的小碟子里,“不过是寻个借口,说说话罢了。”

  金柳杏挑眉,捡了蜜豆糕咬了一角:“嗯,不错。只不过姐姐应该不知,我这人最不喜的就是蜜豆。”

  “姐姐的好意,我收下了。”金柳杏放下蜜豆糕,又从盘子里捡了一块绿豆糕径自用手抓着吃。

  宋碧泉脸上的微笑几乎挂不住,金柳杏很有兴趣地用眼角余光看着。

  少顷,金柳杏也满足了恶趣味,看够了宋碧泉尴尬的模样,拍拍手上的碎屑:“我知道姐姐有事找我,姐姐不必拐弯抹角,我金柳杏一向是恩怨分明的人。

  姐姐以前做的事,我自然会讨回来。只是现在又要再冒出一个新王妃来,我这张扬跋扈的性子铁定又会惹了新王妃不痛快,姐姐我还没对付完,又要来个新的,我岂不是要累死。”

  “你……”宋碧泉没想到金柳杏说话如此直白,“你为何不想着与新王妃通气对付我?”

  金柳杏心中回答: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便彻底决定与你一道。

  你宋碧泉最多也就是个百年的狐狸。而那新王妃,可不知道有多少年的道行,是不是她金柳杏能把控得住的。

  “新王妃哪有姐姐你知根知底。通气合作最重要的不就是了解?”金柳杏回答。

  “不过,姐姐为何如此着急?”金柳杏面露疑惑。

  宋碧泉:“实不相瞒,那新王妃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金柳杏并不是皇城人,入了王府后也极少出门,王府上下的仆人婢女因为管教森严也不怎么说无关的话。

  所以对于宋碧泉奇葩的家世,金柳杏并不知。

  金柳杏一直认为宋碧泉就是嫡女,故而皱眉:“这年头还有宠妾灭妻成这般的?皇上也能答应?”

  “不,我们家不一样。我爹娘是糟糠夫妻,在我四岁的时候,皇上的堂妹平安郡主从南边的封地来皇城探亲,看上了我爹。

  最后,我娘就被挪成了平妻,我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是平安郡主的女儿,宋宝鸢。”即使成为笑柄已经被说过千万遍,可是宋碧泉自己说时仍然很难受。

  金柳杏很震惊,皇城竟然还有如此丑事!插足别人家庭的竟然还是皇亲国戚,皇上竟然还同意了!

  “竟然有这等事。”金柳杏难免也有些同情宋碧泉,这种事情可是“百里挑一”!脸也是丢到天边去了。

  “怪不得姐姐你如此着急。不过,皇上怎能又一次答应这种荒唐事?”

  宋碧泉冷笑:“呵。”谁知道呢!

  “眼下,若是能阻拦新王妃入府便是最好,若是阻止不了,姐姐可有打算?”

  宋碧泉:“自然。听天命,尽人事。

  杏儿妹妹,做菟丝花很难受吧,莫佩佩那个蠢货我暂时不会弄死她,过几日我就送她去城外,不过若是她再犯贱,那可由不得外边的豺狼把她给吞了!

  此外,府里面的有些蠢货我也会逐一处理,还要妹妹多多帮忙呢。”宋碧泉眼中的亮光有些骇人。

  连金柳杏也不由得被震了一下,随即放松地笑道:“自然是竭尽全力。”

  她与宋碧泉即使现在混得不错,但实质上毕竟是妾!只要有王妃入府,她们就必定会被压上一头。

  在康王府里,既做得了菟丝花,又做得了霸王花才能舒舒服服高枕无忧。

  如果她们不自己往上爬,没了宋宝鸢,迟早还是会有其他女人进来成为王妃。

  除了脸面名声好看一点,该来的压迫还是会来。

  “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宋碧泉心忐忑,但是眼下能够结盟的也只有贵妾金柳杏了。

  金柳杏附和着与宋碧泉碰了碰杯,磕哒一声便是暂时结了盟。

  王府里俨然已经暗潮汹涌,只有莫佩佩这位贵妾还傻不愣登地在废院的井里挑水……

  “佩佩啊,多挑一点,我等会儿煮点热水,咱们把昨天买的脆饼泡两块吃了。”喵喵已经差不多打扫完了卧房,现在正打扫废弃的小厨房。

  莫佩佩认命地一桶接一桶挑水填满厨房外那只她好不容易洗出样子的豁口水缸。“哎,我以前哪这么能干啊……啧啧啧,好想离婚啊,然后我回娘家吃香的喝辣的。”

  喵喵从厨房里探出一个头:“你是小妾,只能被丢出去。”

  莫佩佩:“……”

  靠!

  她怎么这么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