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八章 小荷才露尖尖角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229 2020-02-23 08:30:00

  “哦?”莫佩佩兴趣盎然,“你看了什么啊这么厉害!专门的宅斗教程吗?大哥可要多多传授我几招!”

  喵喵摆摆手:“你做任务不需要我的时候,我总会看看总部藏书馆里的卷宗,都是些厉害前辈的事迹。

  宅斗的东西我少说得看了好几十卷,具体的骚操作以后再和你好好分析。

  对了,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莫佩佩斜着眼揶揄:“不如厉害的宅斗小帮手喵喵大人给我些建议?”

  喵喵送了个白眼:“起开!具体事情具体分析,懂不懂!以前上学老师说,一定要灵活运用,不可以死读书!你都听到狗肚子里去了?哎……果然没文化真可怕!”

  莫佩佩无语凝噎,缓了一会儿,她才一本正经道:“去找宋碧泉表忠心吧。这人明显是给我送人头啊,雪中送炭我岂能不要?我的小命可还在侧妃娘娘手里攥着呢。”

  “嗯,不过,还是要找个好办法,别打草惊蛇。”喵喵弯曲着食指在桌上哒哒哒地敲着。

  “喵喵,别哒哒哒哒了,像个榔头在捶我脑壳!体谅一下一个身体还没好全的病人好吗?”

  喵喵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搓了搓手,缩回袖子里:“哎呀,我就是回想到之前的宅斗卷宗,里面基本都有这个经典动作,我也学一下嘿嘿。”

  莫佩佩再一次无语:“……”

  “要想不打草惊蛇,最好的就是月黑风高夜偷偷去找宋碧泉。可是咱们现在也不认识宋碧泉的院子,只能使点法子逼她来了。”莫佩佩叹了口气,摸摸自己圆润的脸蛋,“真是没办法,只能装泼妇了,可是好难哦,还有损我美好的形象哎……”

  喵喵嘴角疯狂抽动,要点脸吧这位女士!

  一刻钟后,喵喵表示她难以呼吸并且想马上离开这里。

  莫佩佩撕了衣服,浑身破破烂烂,头发拨乱成了草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坐在院子大门口哭天抢地。

  “我不活了~哎哟喂!要了我的命呀!”

  “这里冷的要死,我都三天没吃饭啦!饿死我啦!”

  “没天理啊!没有王法了!虐待人啊!”

  ……

  哭了没一会儿,两个婢女就黑着脸跑了过来,一人一边把莫佩佩架了起来,还语气强硬地让喵喵跟上。

  莫佩佩艰难地蹭掉脸上的眼泪鼻涕:“你们两个谁啊?要带我去哪儿?”

  一个婢女没好气:“您受了大委屈,奴婢这就带您去见侧妃娘娘,您也能好好说说自己的委屈!”

  “哎哟,哎哟……”莫佩佩忍下嘴角笑意,“你轻点哎!你们这些没眼力见的,等会儿我定要在娘娘面前好好说道!”

  好一个无知又泼妇的形象!

  喵喵跟在后边一脸无奈:莫佩佩你怎么不选个现代的世界,你这演技不拿奥斯卡小金人真是屈才了!

  这边,宋碧泉与金柳杏相处得不错,宋碧泉还差人换了蜜豆糕,两人边用茶边吃茶点,又正逢暮春,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也茂盛,景色很不错。

  金柳杏呷一口茶:“姐姐这院子真是下了不少功夫呢,姐姐辛苦。”

  “辛苦谈不上。我在闺中就喜欢侍弄这些东西,每日都要弄一会儿。久而久之便这样了。”宋碧泉看着四周生机勃勃的花草,唇角泛了温柔。

  金柳杏斜睨宋碧泉一眼,转而盯着亭子前的一株桃花,团团簇簇的粉色,开得十分热烈。“姐姐,这桃花真是极美。”

  “妹妹喜欢桃花?”宋碧泉有些意外。女子喜欢花十分寻常,但大多数都喜欢牡丹芍药等名贵的花。

  她这院子里也种了不少名贵品种,金柳杏却只说这一株桃花,真是不一般。

  金柳杏大方承认:“是啊,未出阁之前,我那小院子里栽了好些会结果子的桃树。每到春天,团团簇簇特别好看,夏天,那果子也甜!”

  “妹妹也是个有趣的人。”宋碧泉捂嘴笑道,“我这院里的桃树也是会结果子的。等结了果子,我差人给你送一篮筐去。”

  “嗯。”金柳杏随意应付。

  “不好了娘娘!”宋碧泉的贴身侍女小跑着进来。

  宋碧泉拉下脸:“怎么回事,莽莽撞撞的!”

  “娘娘,夫人,废院那边的看管丫头押了莫夫人来!”丫头气喘吁吁,“说,说是她闹腾得厉害!”

  金柳杏的脸色立刻阴沉:真是个蠢货!

  宋碧泉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在这节骨眼上莫佩佩那个蠢货还要横插一脚,简直是……她瞄了一眼金柳杏,发现也是黑着脸:“给我带进来。妹妹,这下子,姐姐可是不能客气了。”

  “姐姐该如何便如何,府里的规矩总要有。”金柳杏心中暗暗咒骂:莫佩佩你个蠢货!晦气玩意儿。

  形同乞丐的莫佩佩被架了进来,后面跟着面容扭曲的喵喵。

  “你们下去吧。”宋碧泉遣退婢女,死死地盯着莫佩佩。

  莫佩佩等婢女们走光,从地上爬了起来,随意拨了拨自己乱发。“侧妃娘娘别紧张,我今天不是来与你闹腾的!我是来给你通风报信的!”

  宋碧泉与金柳杏同时皱眉,这个莫佩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说。”

  莫佩佩径直去石桌上拿了一块糕点朝宋碧泉和金柳杏示意一下:“二位,我吃个糕点哈。

  唔……就是刚才吧,有个丫头来我院子里说侧妃娘娘您最迟后日就要送我走。这话说的实在莫名其妙,我就来找您了。”

  宋碧泉与金柳杏递了个眼神,宋碧泉眼中十分不屑:“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莫佩佩吃完糕点,随手往衣服上擦了擦:“哎哟喂,我骗您干嘛啊,这事听上去是挺牵强的,不过这就是事实!

  我想了想,这人应该就是觉着我又蠢又冲动,稍微挑唆几句就能闹腾起来,扰娘娘您的清净呐。”

  金柳杏有些惊讶地看向莫佩佩,莫佩佩怎么突然聪明了一些?

  “那你可看见她的脸还有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宋碧泉继续问。

  莫佩佩点头:“我特意凑到门缝哪儿看了看。圆脸姑娘,穿的是绛色布裙子,上边一件白的粗布衣裳,绣了点树枝的花样。”

  金柳杏沉思:“绛色裙子,白衣裳,只有浣衣房的婢女是这般穿的。”

  “浣衣房?”宋碧泉若有所思,随即招了贴身婢女进来,“你去房里找两件婢女的衣服来。”

  “姐姐,你何必大费周章?”金柳杏皱眉,只要偷偷把那些婢女叫过来不就行了,何必还亲自去。

  宋碧泉抿唇:“那婢女如此张扬行事,全然不管身份暴露。

  背后指使者不顾忌莫佩佩是原因一。其次,我猜想即使我捉了那婢女,幕后之人也不怕。或许她已经设下圈套,只等我捉了那婢女过来,她就来个瓮中捉鳖,把这乌糟事捅出去。

  王爷好面子,这些事若被宣扬出去,我必定要被怪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