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十三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487 2020-02-28 08:00:00

  晌午时分,宋碧泉的贴身婢女笑眯眯地拎着篮子来了废院。

  然后,就看见了……在院子里百无聊赖蹲着挖土玩的莫佩佩,裙子扎在腰间,身上手上都是泥,脏兮兮的就像个乞丐。

  贴身婢女唇角抽动:“莫夫人,我家娘娘命奴婢送饭来。”

  被抓包的莫佩佩有些心虚地立刻站起来:“哎呀,是你啊,哈哈哈哈。送菜啊,放下吧……谢谢娘娘了哈。”

  贴身婢女又从袖中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递给莫佩佩:“莫夫人,这是娘娘给您的。今日多谢您在王爷面前美言。”

  莫佩佩:?????什么情况!

  莫佩佩干笑着接下:“娘娘怎么这么客气啊,哈哈哈……”

  贴身婢女笑道:“娘娘说这是应该的。都是莫夫人在王爷面前美言,王爷在意了娘娘下厨的事,人虽没来却托贴身侍从送了不少珍玩。

  来送东西的人有十好几个,娘娘院子里许久没有这般热闹了,都是莫夫人的功劳呢!”

  “……”

  莫佩佩有心栽花,花开歪了……

  “额,娘娘何须如此客气,都是自家姐妹。娘娘每日都辛劳,我也看在眼中。自然要尽力为娘娘搏些好处。”莫佩佩说话时,喵喵就在厨房门口偷摸听着,越发觉得莫佩佩来古代生活太亏,就应该去现代演戏,保准是影后的料!

  “总之,多谢娘娘帮助。”贴身婢女笑眯眯地行礼,“奴婢还要回去服侍娘娘,这些饭菜夫人请慢用。”

  莫佩佩点头。

  等那婢女离开,莫佩佩去井边打了点水洗干净手,拎着篮子掂着荷包进了屋。

  喵喵从厨房端了两碗清汤寡水的青菜面过来:“送了点什么来啊?”

  莫佩佩掀开篮子上的布,里面是用油纸包的一只烧鸡,两个酱猪蹄,一罐子红烧肉……

  “这是要把我当猪啊?一点素的都没有。”莫佩佩虽然无肉不欢,但这也太腻了。

  喵喵耸肩,又是一堆风凉话:“那猪不如你,猪不吃猪蹄红烧肉,你吃。啧,贪婪的人类!”

  莫佩佩目露凶光,龇牙咧嘴:“你要是再叽叽歪歪,我就让你马上投胎去当猪!”

  “哎呀哎呀,说笑啦。快看看荷包里多少钱!”喵喵笑嘻嘻地转移话题,求生欲满分。

  莫佩佩解开荷包,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一小卷银票,五个二十两的银元宝。

  莫佩佩扒开银票,两张,一张一百两!

  一共三百两!

  卧槽!帮个小忙就三百两入账,这个宋碧泉出手挺大方啊!

  莫佩佩嘿嘿笑着,把钱全丢进空间里。随手抓了个猪蹄准备啃,被喵喵一把打掉,揪着耳朵教训道:“亏你做了不少任务!还口口声声说这几日要多长心眼儿!知不知道宅斗的时候别人送的东西不能轻易吃啊?

  要是下个巴豆泻药还好,拉几次就行,要是鹤顶红砒霜,小命都得吃没了!或者给你下个蛊,你不得给她当牛做马!”

  说完还用布抓着那只猪蹄丢进篮子里:“你要实在馋,我们晚上偷偷爬墙出去出去下馆子!这玩意儿还是埋了吧。”

  “行吧行吧。”莫佩佩有些不舍得看了看篮子里油滋滋的猪蹄,不过喵喵说得也有道理……

  喵喵用筷子轻轻打了打莫佩佩的脑袋:“别看了!再看你也不能吃,赶紧吃面!”说完,把那碗清汤寡水的面条推了过来。

  莫佩佩有些幽怨地看着喵喵,挑起一筷子面条:“我怀疑你就是想让我吃你下的面条!这个面不会有什么猫腻儿吧。”

  喵喵眼神飘忽,咳了咳:“没啊没啊,你别瞎说,面条好着呢。快吃吧!”

  莫佩佩将信将疑唆了一口面,差点没被齁死。“咳咳咳!”莫佩佩咳得鼻涕眼泪狂流,“你把面条放盐缸里煮的啊!盐不要钱的啊!”

  喵喵愧疚地拍了拍莫佩佩的背,又倒了杯水递给她:“快喝点水。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不小心打翻了盐罐子……我给你再去煮一碗吧。”

  “算了算了,别浪费了,加点水回锅吧。今儿中午就吃面糊汤哈。”莫佩佩端了两碗面条直奔厨房,喵喵紧跟其后。

  莫佩佩进去前拦住了喵喵,警告:“以后我来做饭,你这个厨房杀手给我在旁边看着!”

  喵喵吐舌笑道:“好。”

  莫佩佩心中感觉奇怪,但也没反应出什么就进了厨房。

  吃完饭,莫佩佩带着喵喵去看了她之前做的泥巴杰作,顺便把那些香喷喷的肉肉给埋了。

  喵喵无奈地看着地上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泥块:“佩佩啊,你都多大了,还玩泥巴?”

  “我才不是胡闹啊!你看这个。”莫佩佩很骄傲地拿起地上的一块泥土,貌似有鼻子有眼挺像个人,“你瞧瞧这是谁!”

  “这……”喵喵看着这从上到下一样粗的不明物体,迟疑,“这个……嗯,这个很有艺术感啊!这……这是个啥?”

  莫佩佩嫌弃地撇嘴:“这是你啊!哎,你的眼睛是真得瞎,不过好在你还是有点眼光知道它很艺术。”

  喵喵:“……”佩佩,你歇会儿吧,你不是艺术家的料!

  “佩佩,出府后你想干点什么啊?”

  作为新时代女性,一定要奋发向上为自己搏下一方天地!想想就豪情万丈呢!

  “不干什么啊,先回家,然后吃吃喝喝,还有找我的小太阳!”莫佩佩随意回答,“哦还有!我还要做很多泥塑,走好我的艺术道路!”

  喵喵:可闭嘴吧!

  “莫夫人在吗?”

  莫佩佩一下子坐起身,门外的那声音不是刚来过的宋碧泉的贴身婢女吗?

  “有什么事?”喵喵去开了门,莫佩佩站在原地。

  门外的婢女立刻从喵喵开的门缝里钻进了院子,还顺便关了门直奔莫佩佩而去。

  “夫人,我家娘娘请您去一趟!说一说陈美人的事。”

  “稍等。”莫佩佩去换上之前穿的那条华丽的长裙。

  婢女带着莫佩佩七拐八拐,从各种小路拐到了宋碧泉的院子,莫佩佩一路上都拎着裙子。

  入院子后,婢女很歉疚:“夫人莫怪,我晌午才去过您的院子,不过一个时辰就又去,难免惹人怀疑。”

  “无妨。”莫佩佩挑眉,这个宋碧泉讨好她的方法倒是一套套的。又是送钱送吃的,又是拉开距离……

  “娘娘就在亭子里,奴婢告退。”婢女福了福身离开。

  莫佩佩去了亭子,宋碧泉与金柳杏仍像上午一般坐在亭子里。唯独不同的就是莫佩佩来时二人的态度。

  “妹妹来了,快坐吧。”宋碧泉起身迎了莫佩佩,“妹妹别气恼姐姐三番两次叨扰妹妹,姐姐也实在是没法子了。”

  “娘娘无需自责,咱们如今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莫佩佩的语气不冷不淡,有些疏离却也不高傲,挑不出刺,“娘娘,陈美人的事有眉目了?”

  宋碧泉坐下,眉头深锁:“是,金妹妹时常服侍王爷,这才偶然知道一些陈美人的消息。

  陈美人是去年王爷在北司州打仗时带回来的,据说是外邦人,长得极其美艳。”

  “这么隐蔽?不必要吧。”莫佩佩有些疑惑。

  堂堂康王爷,就算是打仗的时候带回来个外邦人做妾室也不需要这么隐蔽吧!

  甚至连府上管事的侧妃都不知道这一号人的存在,这也太奇怪了!

  宋碧泉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金柳杏也是面色有些奇怪。

  “两位怎么了?”

  宋碧泉:“这……其实,陈美人他,他……他是个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