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十六章 战战兢兢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130 2020-03-02 08:00:00

  莫佩佩勉强跟着笑了笑:“陈美人且慢慢等着吧。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好戏总是最后上场呢。”

  “莫夫人言之有理。”陈延云笑得十分骇人,还似变态一般摸了摸莫佩佩的下巴,眯眼,“莫夫人真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

  莫佩佩维持着浅笑,不着声色地拂开陈延云的手:“不过是宅院女子的小心机而已。陈美人,我既然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是否也可提出我的问题?”

  陈延云垂眸看着被拂开的手,搓了搓手指勾唇:“自然。”

  “那丫头怎会那么凑巧就碰上了我?你是如何做的!”莫佩佩觉得十分蹊跷。

  陈延云低下头,凑在莫佩佩耳边,呼出的热气散在莫佩佩耳廓上,酥酥麻麻,让莫佩佩有些胆战心惊。

  “自然是每时每刻都跟着你们了!我的帮手可不一般呢。”

  莫佩佩皱眉,斜眼看着近在面前的那张完美的侧脸,慨叹:“这康王府果然藏龙卧虎,厉害呀。”

  “莫夫人还有其他问题吗?”陈延云压低了声音,带了暧昧的情绪,“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明明是磁性好听的声音,换在现代又是一个声优料。可是却让莫佩佩全身直起鸡皮疙瘩,她抬起头看了看西斜的日头:“没什么其余问题,日头弱了许多,府上的人应该也都出来走动了。我这身份特殊,若被有心人瞧见,定是免不了麻烦。”

  陈延云勾唇站直身体:“既然时辰不早了,那我就不留莫夫人了。翠儿,将莫夫人安安稳稳送回废院。”

  “是。”翠儿依旧是那张冰霜脸。

  莫佩佩福身与陈延云道别,然后有些别扭地随着翠儿离开。

  陈延云望着莫佩佩的背影摩挲下巴笑着:“不错不错,总算是有些乐趣了!”

  回到废院后,莫佩佩一把拉了喵喵进了屋,把门关上,还要拉人上床榻。

  喵喵拍了拍她的手:“哎哎哎!大白天的干嘛呢!你先松开我!怎么回事啊?脸都白了。”

  莫佩佩使劲拍着胸口,倒豆子一样吐槽:“我刚才被那个幕后指使者陈美人叫过去谈话了!你知道他多恐怖吗?就特么是个变态!娘的呀,我差点吓飞魂哦。”

  “你不是去宋碧泉那儿了么?现在离你离开不过半个多时辰,你不会是半路被劫持了吧!”喵喵张大嘴,脑袋里已经飞速脑补了不少狗血宅斗剧情,“天呐!那个什么玩意儿的陈美人没给你吃什么药吧?”

  莫佩佩打掉喵喵捏住她脸的手:“哎哟喂你少脑补一点行不。今天宋碧泉的状态特差,我去了没几分钟就出来了。

  然后就阴差阳错地被人带去了陈美人那儿说了些话。

  哎呀!!!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点!重要的是,老子觉得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喵喵听的稀里糊涂,一把扣住莫佩佩的肩膀:“佩佩,你像爆米花一样这儿蹦一下那儿蹦一下,我这个脑容量不够你蹦啊……

  你先冷静一下,深呼吸!从你离开废院到你回来,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讲一遍!”

  莫佩佩点头,深呼吸几口,开始讲述。本来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最多十分钟就能讲完,却生生被莫佩佩添油加醋,仔仔细细讲了一个小时。

  虽然过程冗长且令人犯困,但是喵喵也知道了所有的消息。

  她现在……

  比莫佩佩抖得还厉害,两手抓着床上的被子抖得就像帕金森发作。“那,那,那,那么恐怖啊……呜呜……那,那,咋办呐?嘤嘤嘤……”

  莫佩佩无奈地摇头,搂住喵喵,顺便轻柔地把她的手从可怜的被子上抓下来。

  这可是她们床上最后一条被子,晚上还得半条盖半天垫,要是再抓坏了可就没了……

  “没事哈,你不要太紧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还不相信我的专业素养吗?”

  喵喵有些怀疑地看着莫佩佩:“真的不会挡不住被人砍成十八块,掩不住被冲进大海漂流吗?”

  莫佩佩忍住抽动的嘴脸,抬头仰望陈旧的床幔深呼吸:“怎么会呢,别胡说哈,咱们的精彩人生还没开始哈。”

  “嗯……”喵喵缩进莫佩佩怀中,片刻之后她又抬头,“其实,我刚才就想说,佩佩啊……你觉不觉得你现在貌似又在执行女配任务啊!”

  咯噔,闭嘴!

  莫佩佩呼出一口浊气,把喵喵的脑袋重新按回自己胸口:“别乱说!”

  靠!

  是啊……为什么这个套路似曾相识。

  帮人宅斗,遇见变态……

  这不都是女配任务的开端吗?只为了保证女主平安顺遂,顺风顺水。

  泪流满面。

  傍晚,金柳杏差了贴身婢女来送晚膳,三荤一素一汤,还有个饭后甜品。莫佩佩看着就口水流下三千尺。

  “哎哎哎……别看了嘿。赶紧把面条吃了!这可是你下午不在的时候我溜出去买的烧鸡。”喵喵摆好碗筷,打开包着烧鸡的油纸,“一个酒楼的招牌烧鸡呢!”

  烧鸡热过,香气扑鼻,冒着腾腾的白气,莫佩佩盯着一旁的大餐一口面条,一口烧鸡,倒也吃得香。

  喵喵咬了一口烧鸡细细咀嚼:“我方才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说宋碧泉今天说母家送信,宋宝鸢入府,她要成为笑柄……

  到底什么意思啊?司明晔是元后所生的次子,正妃侧妃都不可能是庶出女子。

  啊!难不成是宋碧泉亲姐妹共侍一夫?卧槽?”

  莫佩佩想了想,丢下鸡骨头擦了擦手:“不至于吧,即使亲姐妹共侍一夫,在这个时代也不至于沦为笑柄。我觉着里面肯定还有事。”

  喵喵点头:“说的也是吼,我们以前做的任务里也有酱紫的事情吼,要是姐姐妹妹关系好的话,阔能还能成为一个美谈嘞!”

  莫佩佩听着喵喵别扭的湾湾腔,深呼吸,夹了一个鸡翅根塞进喵喵嘴里:“吼!闭嘴吧,你就多吃点吼!”

  喵喵啃着鸡翅根,眼神无意瞥过金柳杏送来的篮子,篮子边上竟然有一个小信封。

  “哎哎哎,佩佩!”喵喵丢了骨头,拍拍手去拿那个小信封,“你看,有小信封哎!”

  莫佩佩有些嫌弃地拿过沾了油渍的小信封,打开。

  只有薄薄一张纸,短短一句话。

  妹妹高明,明日一同用午膳如何?

  莫佩佩笑着捏着纸条放在蜡烛摇曳的住过上烧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