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十九章 王妃入府(二)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434 2020-03-05 08:00:00

  莫佩佩带着人到后院时,火势已经挺大的了,烧得就是陈美人的那个小院子,那扇大门莫佩佩认识。

  “你们几个先拉水车进去救火,其余的拿上桶,去附近找水井挑水!”

  “是。”

  强壮的家丁们来来回回地跑着,莫佩佩抿唇看着大门敞开的院子,里面火光一片,也不知陈美人他……

  “怎么,怕我死吗?”清冽的声音在莫佩佩背后响起,莫佩佩倏地转身,是陈美人。

  莫佩佩慌忙环顾四周,连忙拉着陈延云钻进最近的小林子:“你在做什么!今日是新王妃入府的日子,你怎么还搞这一出!”

  陈延云置若罔闻,径自举起两人相握的手笑得温柔又骇人:“你拉着我跑的时候真好,我差一点就爱上你了。”

  “陈美人,请你不要胡言乱语。前几天我们都说过了,不要闹,等新王妃入府后再说不是吗?你现在是在言而无信吗!”莫佩佩使劲抽出自己的手,死死盯着陈延云。

  陈延云弯腰,轻声哄着:“别生气了好吗?佩佩别生气了。我以后不会了好不好,我都听你的。”

  莫佩佩看着他蛊惑人心的容颜,听着温柔的话语,心中却只有一阵阵恶寒:“陈美人,你我是什么身份,还请注意!”

  陈延云捂住嘴笑得眉眼弯弯:“哈哈,你着急了吗?觉得恶心了吧!放心,我就是在这儿太无聊了才想引你过来的。好了,我不闹了。”说着还耸了耸肩。

  莫佩佩冷哼一声:“你倒是算计得一分不差,还能知道我带人来救火。”

  “都是小算计而已,宋碧泉必定要去大门口接待,金柳杏比你更能稳住大局,所以来救火的必定是你。”陈延云笑容灿烂却没有什么温度,就好像刻在面皮上的一个表情,公式化又僵硬。

  突然陈延云似想到了什么,笑容增大,眼中满是好奇:“啊,对了,今天金柳杏有没有和你说我送她信挑唆你们关系的事啊?”

  “说了,你这手段还真是忽高忽低千变万化。”莫佩佩抱胸讽刺道。

  陈延云扣住莫佩佩的肩膀:“你生气了?不要在意,我只是太无聊了。随便玩玩而已。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再者,我这样试探不也是帮你认清人嘛!”

  莫佩佩并不感兴趣陈延云的心思,看着院子那边已经没什么火光,想必应该是差不多了,就转身要出树林:“好了,我该走了,今天别发疯了!”

  陈延云恢复了那个面具式的微笑:“好。”

  莫佩佩转身走了三四步,停下转头,留给陈延云一个侧脸:“在我面前若是不想笑,大可不笑。强颜欢笑挂在你这张脸上太难看了。

  哦,还有啊,别动不动就说自己恶心,我可没觉得你恶心,我最多觉得你是个疯子。”

  说完,莫佩佩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陈延云垂眸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良久,抬头看向莫佩佩带着人离去的身影,勾唇。

  “真温柔啊。”

  莫佩佩离开后就有些后悔,她干嘛要和那个疯子多说废话啊!要是那神经病真的粘上她了岂不是要狗带!

  “哎呀!你就是个真二逼!”

  她愤愤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你这个该死的软心肠啊……

  回到前院,一切已经恢复平静,金柳杏站在前院门口迎接客人,客人来得差不多了,莫佩佩等金柳杏迎完最后一位进去,这才走上前去轻声:“姐姐,果真是那人做的。”

  金柳杏叫了另一位妾室来替她看着院门,随后拉了莫佩佩走到一边:“你遇到他了?”

  “嗯。”莫佩佩摆手,“那几个碎嘴子处理了?”

  金柳杏朝右后方示意了一下:“宋侧妃把那几个拖回了自个儿院子,留了几个人看着呢。”

  “啧,侧妃娘娘绝对是生气了,要狠狠报复呢。”莫佩佩耸肩轻笑道。

  金柳杏点了点莫佩佩的脑门:“你这个人呐!”

  话还未说完,“噼啪!”鞭炮响起。

  莫佩佩看向大门口整了整衣襟:“千呼万唤始出来啊,走吧金姐姐。”

  两人走到前院正厅门口,面对面站在红毯两边。宋碧泉不一会儿也回来了,站在金柳杏身边,微微颔首,垂眸,不知是何表情。

  喜乐唢呐声越来越大,莫佩佩看向前院门口,媒婆一身艳丽的桃红色,与一众婢女婆子呼啦啦跟在司明晔旁边或后面。

  司明晔今日一身鲜红的喜服,浅笑着背着新王妃,确实是俊朗非凡。可惜莫佩佩只感叹无福消受。

  随着司明晔入了正厅,莫佩佩等妃妾去了偏厅,要等那边各种仪式结束,妃妾给主母敬茶,她们才能出去。

  喵喵不知从哪儿拿了一根长带子,两头一系,就开始与莫佩佩翻花绳玩。莫佩佩玩了一会儿,外边就来了消息,说是要去敬茶了。

  宋碧泉带头出去,金柳杏与莫佩佩并排随后。

  正厅的堂屋里主位坐了司明晔与宋宝鸢,宋宝鸢的盖头已经取下,是个明眸皓齿的美人,面上仍有些稚气,眼睛黑亮,透出精明。

  是个不好相与的人呐,莫佩佩垂眸感叹。

  “妾身,宋氏,侧妃,给王妃娘娘敬茶。”宋碧泉浅笑蹲下身子,拿着瓷杯举过头顶。

  宋宝鸢看着一眼下首处的宋碧泉,只觉得心中十分舒爽。这人从小就比不过她,以后也注定被她踩在脚底下。

  “起身吧。”宋宝鸢接下杯子,放在嘴边轻轻湿了湿唇便放下。

  宋碧泉恭敬地起身站到一边,面上的微笑无可挑剔却也没有温度。

  “妾身,金氏,贵妾,给王妃娘娘敬茶。”金柳杏妖妖娆娆地行礼敬茶。

  “起来吧。”宋宝鸢挑眉接下杯子,照例湿了湿唇便罢。

  接下来便是莫佩佩,莫佩佩本就长得可爱,今日一身浅粉色华服更是衬得她肤白喜气。

  莫佩佩笑着拿了杯子蹲下身:“妾身,莫氏,贵妾,给王妃娘娘敬茶。”

  “起来吧。”宋宝鸢接下杯子抿了一口,“姐姐这身衣服倒是喜气。”

  “娘娘谬赞。妾身今日喜气也是沾了娘娘与王爷大婚的喜气。”莫佩佩立马拍马屁,这个宋宝鸢果然不简单,一进来就想着挑事了?

  前边两个一句话都不多说,敬的茶也是做做样子就接下,但她这儿怎么就又夸衣服好看又喝茶了?

  拉仇恨呢?

  宋宝鸢看了一眼一旁的宋碧泉,见她面色有些难看,心情不错:“下去吧。”

  敬茶结束后便是吃宴席,宋碧泉是上了皇室碟子的侧妃,能留在正厅用饭,而剩下的莫佩佩金柳杏等人是妾,只能去偏厅吃。

  大多数妃妾看着正厅那儿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再看看偏厅这儿冷冷清清,大都吃了没几口就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金柳杏与莫佩佩两个,还有一旁服侍的阿茗与喵喵。

  “姐姐,我这贴身婢女一早上都没吃什么,眼下其他人都走了,我若夹些饭菜给她,姐姐不会嫌弃吧?”莫佩佩看了一眼身旁盯着宴席直咽口水的喵喵。

  金柳杏招了身后的阿茗坐下:“都是自家姐妹何来嫌弃。反正她们都走了,不如让她们也坐下用饭吧。”

  莫佩佩拿起小酒杯:“姐姐真是大度,来,咱们碰一杯。”

  金柳杏也不拘束,拿起酒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