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二十五章 又见陈美人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134 2020-03-10 08:00:00

  “二位姑娘,我无意冒犯。只是情况紧急。”司明乾起身抱拳弯腰作揖,“夜深露重,二位姑娘进屋吧,我过会儿就离开。”

  莫佩佩收起调笑正经道:“我怎么知道你说得就是真话?若是你别有居心,那我一个弱女子岂不是吃了大亏。”

  司明乾蹙眉继续道:“那姑娘想要在下怎么证明?”

  “很简单。”莫佩佩上前两步,指了指自己,“这儿,是我的地盘。你若想待着,是不是要拿出一点诚意,你懂的,就是得……”莫佩佩搓搓手。

  司明乾愣了一瞬,才从胸口摸出一个瘪瘪的钱袋子,掏出一块碎银子递给莫佩佩:“姑娘,这是我身上全部的银两,多谢姑娘收留。”

  莫佩佩接过银子,这……五两?

  她有些一言难尽地看向司明乾:“全部的?”

  司明乾点点头,他自然还有,只是给五两已经是最多。若这人还想贪婪,那他也只能使点手段让她们睡一觉了。

  司明乾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即刻就消失无踪。

  莫佩佩叹息,走近上下打量了司明乾几下,确实好像不是有钱的样子。身上的短打裤子都是粗麻布的,好像还拼接了点兽皮?怕不是什么深山老林偏僻村子里来的吧。

  这让接受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熏陶,秉持和平友爱原则的她怎么下得了手啊,又不是什么变态死抠大地主。

  “哎……算了算了,给你给你。要是我拿了这个钱,你还不得去喝西北风啊。”莫佩佩把钱还给司明乾,不耐烦的摆手,“墙角根待着去吧!不许靠近屋子啊!”

  司明乾挑眉,收回银子。“多谢姑娘相助,在下定不会逾距。”司明乾安分地坐到一边的墙角根。

  莫佩佩刚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到了司明乾面前,抱着胸居高临下:“喂!你晚膳吃了吗?”

  司明乾被这问题问得一愣,只随了心口快答道:“没。”

  莫佩佩从手上拎着的三四个油纸袋子里解下一个丢到司明乾怀里:“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大度!这是我买的烧鸡,你吃了吧。”

  说完又打开另一个纸包,抓了几块还温热的米糕。“还有这个米糕,我明日早膳也吃不了那么多,与其浪费,还不如你吃了吧。”

  给完东西,莫佩佩就转身离开了。司明乾看着远去的莫佩佩,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烧鸡和米糕,不由得勾唇笑了。

  皇城中竟然也有这般热忱之人。

  回到屋内,喵喵有些怨念:“佩佩啊……烧鸡哎,咱们的宵夜哎……”

  莫佩佩拿了一块米糕递给喵喵:“对不起啊,我就是看着他想到了之前那个崩坏世界里差点死掉的我,那时候还好有个好心人帮了我,我才没冻死。

  这样吧,你要是想吃,明天我们再出去买呗!”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喵喵随意地摆摆手,“好了,也别惦记什么宵夜了,会长胖!早点睡吧。”

  “嗯……”莫佩佩搂住喵喵的肩膀蹭了蹭。

  第二日清晨,莫佩佩早起做早饭,刚出门就看见门口有个小钱袋。打开一瞧,嚯!好家伙!一百两!

  莫佩佩连忙收进空间,然后长叹一声:“有良心啊!舒坦。”摇晃着身子去了厨房。

  藏在隐蔽处的司明乾走出来看了一眼厨房方向,低声轻笑,随即飞身离开。

  因为收了一百两,整个上午莫佩佩都舒坦得不行。直到吃完午饭,陈疯子的婢女竟然找上了门:“莫夫人,我家主子想请您聚一聚,说说话。”

  莫佩佩招了喵喵一起:“走吧。”这个陈疯子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你家主子最近心情可好?”莫佩佩看似随意地询问。

  那婢女简直就是一块移动的冰块,面无表情地答:“奴婢只是个普通婢女,不敢猜测主子心思。莫夫人若是疑惑,还是亲自问吧。”

  “……”

  陈延云依旧一身白衣静静地站在院子门口,如同一株俊秀、笔直挺拔的白杨。

  “你来了。”陈延云的神情有些奇怪,眉头紧锁,目光含嗔带怨,活脱脱的一个怨妇模样。

  莫佩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心惊胆战:“嗯,陈美人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陈延云走到莫佩佩面前,轻轻执起莫佩佩的手:“难道没有什么事我就不能叫你来与你说说话么?”

  “额……”莫佩佩心语:最好是不要,呵呵呵。

  陈延云见她犹豫,眼中悲伤骤然又多了几分:“你怎能如此始乱终弃!”

  “我?????”莫佩佩努力去辩解,却发现无从辩解,只能苍白地三否定,“你别胡说,我不是,我没有。”

  陈延云的手突然使劲,抓得莫佩佩的手腕生疼,倒吸冷气。“嘶!你……你放开!”

  陈延云的神情顿时转变成了一个魔鬼,眼中的疯狂,额角脖侧的青筋简直让人骇然。“你怎么能抛弃我!你是唯一与我认真说话的人,你知道我有多么珍惜!

  只要我能处理的,你做的再过分我都不会生气不会怪你,可是你为什么还要躲避我!”

  莫佩佩使劲挣扎,一旁的喵喵也过来帮忙,可根本撼动不了半分。

  “我没有躲避你!”莫佩佩一边忍痛抽气,一边忙着找借口,“可我们毕竟同是王爷的妾室,你又身份特殊。若我们频繁往来,王爷知晓后定会把我俩都给杀了!

  所以我才下意识问你有没有什么事,咱们见面的机会少,自然要留给重要的事了!”

  陈延云手上的劲慢慢减小,莫佩佩察觉到自己的说辞起了作用连忙继续:“我没有抛弃你的!你放松一些,我们好好说话。我们也算是和平相处的友人不是么?”

  陈延云的眼睛慢慢恢复清明:“嗯。好好说话……”

  “你今日叫我来就只是无聊了想找人陪一会儿?”莫佩佩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这个可怜的手腕都青了……

  陈延云摇摇头,忽的勾唇,带着疯狂的意味,但好在眼睛仍是清明的。

  “没有哦。我还想告诉你,沈兰音野心勃勃呢……”陈延云倾身在莫佩佩耳边轻语,柔顺的发丝划过莫佩佩的脸颊,有些痒痒。

  莫佩佩:“沈兰音?子嗣?”她昨天的预言难道成真了?

  陈延云故作惊讶地捂住嘴:“啊呀,你怎么知道!你也看到她倒掉的避子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