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二十六章 沈兰音的野心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149 2020-03-11 08:00:00

  “倒掉避子汤?”莫佩佩摇了摇头,“这不可能吧,避子汤都是由嬷嬷端来,看着喝下去才行。她如何能避开嬷嬷把避子汤给倒了?”

  陈延云勾唇:“喝下去也可以马上吐出来啊。

  你若不信,可以去沈兰音院后门那儿的石块旁闻闻,前几日沈兰音连续侍寝多日,避子汤的味道又大,现在保准儿还是一股子药味。”

  莫佩佩额角一跳:催吐!这个沈兰音还真是个狼灭!“对自己真狠。”

  陈延云慢悠悠从袖中拿出一个小香袋丢给莫佩佩:“所以才说她野心勃勃。看看这个。”

  莫佩佩抽开细丝带,打开香袋,一股子腥味飘了出来,莫佩佩皱眉连忙捂住口鼻。“这是什么啊,好臭!”

  陈延云捏了一些碎末放在鼻下嗅着:“这可是补药的药渣。沈兰音怕那避子汤会留药性,所以下了血本给自己补身子。”

  莫佩佩合上小香袋还给陈延云:“虽然这事足以扳倒沈兰音,但还不够,暂且等等。”

  陈延云自然明白莫佩佩的意思,要让宋宝鸢元气大伤,必定要让她与沈兰音内讧!

  眼下宋宝鸢入府才多久,与沈兰音交好也时间不长,此时他们出手除了沈兰音,对于宋宝鸢不过是失去了一个普通的手下。

  “那就再等等吧。”陈延云把小香袋收起来,“佩佩,我似乎没与你说过,我叫陈延云。延续的延,云彩的云。”

  莫佩佩不明所以,陈延云怎么突然告诉她名字?

  “这里除了司明晔没有人知道我,他令我恶心!所以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陈延云。”陈延云突然全身散发着低落的气息,摇摇晃晃地转身进了院子,“这辈子我回不去了啊。”

  莫佩佩刚想叫住他,就被那个面无表情的高冷婢女阻止:“莫夫人,我家主子已经与您说完了,奴婢送您回去。”

  莫佩佩盯着紧闭的大门,终是叹气:“……行吧,送我回去吧。”

  之后,陈延云再没找过莫佩佩,莫佩佩对沈兰音的事情十分好奇,也去三番两次打探过,还挖了一些石块边的土去问外边的郎中,这才确信这沈兰音确实倒了避子汤。

  但即使知道,也没法做啥,王府里又是平静无波。要不是莫佩佩还能偷偷爬墙出去玩,在这府里待着还真可能会老年痴呆。

  “今儿是几日了?”莫佩佩躺在凉榻上看着窗外西斜的日头,一旁的桌子上是一盆冰块,丝丝冷气蔓延,消去不少暑气。

  “五月十七。”喵喵仍然坐在桌前绣花,屋里多了不少绣着乱七八糟花样的布,都是喵喵的杰作。

  莫佩佩伸了个懒腰:“哎……一个月了啊。这日子过得太安逸了。骨头都躺软了。”

  “安逸点不开心?你想天天陈延云来找你,然后:啊,你抛弃我!你是个始乱终弃的负心人!

  或者,宋宝鸢天天作妖,让你恨不得一日三餐都和她去斗?”喵喵扯断线头,拿起绣布棚,左看右看。

  莫佩佩坐起身:“那还是别了。可是一点事儿都没有,我都快吃睡成废人了,脑袋都要退化了!”

  喵喵刚要回答,院门被打开,人未到声先来,是金柳杏。“妹妹在吗?”

  莫佩佩连忙探出窗外招呼着:“姐姐来了!快进屋。”

  金柳杏今日穿得素净,浅蓝色的荷花纹齐胸丝绸长裙,绣了几丛荷叶荷花的纱织外披,衬得肤色雪白。

  “姐姐今日可真美!”莫佩佩由衷称赞,“当然,其他时候也是好看的,只是今日格外好看。”

  “就你嘴甜。”金柳杏上前刮了刮莫佩佩的鼻头。

  莫佩佩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姐姐坐,这儿凉快,正好消消暑气。”

  金柳杏应了坐下:“今日我来可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五月二十一是宋宝鸢生辰。这事我也是昨日才从宋姐姐那儿知晓。

  你可要快些备生辰礼,免得宋宝鸢挑你错处。”

  莫佩佩皱眉:“怎么这般不顾及王府颜面?”

  宋宝鸢是正妃,这又是入府后第一个生辰宴,定要大摆宴席,广宴宾客。若是府上妃妾出了差池,最后丢的还不是王府的颜面!

  金柳杏:“你有所不知,南司州今年梅雨季发了大水,如今还没恢复往日景气。宋宝鸢便以此为说辞,生辰宴一切从简,还赠了南司州灾区五千两银票与一百石粮食。”

  莫佩佩瞠目结舌,不由抚掌:“宋宝鸢这一招妙啊。既得了好名声,还能关起门来乱搞事。还有,王爷好面子,保不准儿这些东西都不用宋宝鸢给。”

  金柳杏从阿茗手上接过稠扇,轻轻摇着,散落在脸颊额前的碎发飘起又落下。“不错。连皇后娘娘都夸赞不已呢,前日差人送了不少好东西来府上,宋姐姐这才知晓。”

  喵喵拿了些茶水糕点来,莫佩佩顺手拿了一块绿豆糕:“由此可见,侧妃与王妃还真是水火不容。否则,二人在同一屋檐下十几年,怎么连生辰日都不知道。”

  “宋姐姐说,敬国公府不比其他府邸,有东西二府。平安郡主嫁进去的时候,买了东隔壁的宅院,打通后,便是东府。

  平安郡主入府后,宋姐姐母亲与两个孩子就搬去了东府。”金柳杏端着茶杯小口品茗,“因着敬国公不怎么去东府,东府的奴才们都十分怠慢他们,西府的事情他们三人几乎很少知道。平安郡主生孩子时宋姐姐的娘亲也正怀着孩子,母子三人忙活自己都忙不过来,哪儿还有空闲费心去打听西府的事。”

  莫佩佩忍不住翻白眼嘀咕:“真是陈世美!说着就气人。”

  金柳杏没听清,放下茶杯看向莫佩佩:“妹妹方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莫佩佩摇头,“对了姐姐,你送什么生辰礼啊?”

  金柳杏:“我前些日子绣了一幅牡丹戏蝶的花样,差人去外头针织坊做个被面,也不算失了礼数。”

  “真好啊……”莫佩佩很为难,像金柳杏一样自己动手,没那本事。要是直接去买吧,人家高门大户的女儿又是王妃,总不能送一些普通的东西。

  金柳杏建议:“要不,明日咱们去向王爷要个通牒出门去看看?”

  莫佩佩一下子来了劲:“行啊,金姐姐你眼光好,肯定能帮我挑个好东西!”

  金柳杏抬高扇子遮住自己半张脸,眉眼弯弯:“就你贯会拍马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