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二十七章 宋宝鸢的生辰礼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423 2020-03-12 08:00:00

  翌日,金柳杏很早就来了莫佩佩的院子,与莫佩佩一同用过早饭后,二人去了司明晔的院子。

  司明晔刚上朝回来,正要沐浴,外边通报金贵妾与莫贵妾来了。

  “请进来。”司明晔踏入水池,倚靠在池子边,仰头闭眼。

  乌发散下,垂在肩头水面,胳膊胸膛皆是肌肉纠结,线条有力却不夸张,莫佩佩一进屋就看见这幅场景,不由感慨:卧槽~这男人身材真好!

  “你们二人找本王何事?”司明晔声音低沉。

  金柳杏福了福身:“王爷,妾身想与莫妹妹一同出府去给王妃娘娘买些生辰礼。”

  司明晔:“王妃说过生辰宴从简,你们也不必大费周章了。再者,最近皇城并不太平。”

  莫佩佩脑袋飞速运转,道:“王爷,即使娘娘说一切从简,那也是对外从简。对内,该办的还是得办,毕竟是娘娘进府后的第一个生辰呢。”

  “是啊,王爷。”金柳杏连忙附和,“都同是服侍王爷的自家人,还是要庆祝一下,也算是暖暖娘娘的心。”

  司明晔并未说话,莫佩佩想了想刚才司明晔说的话,连忙又道:“若是实在要从简,妾身只买一些小玩意儿便好,不张罗那些夸张的东西。

  还有皇城内不太平的事……王爷难不成准备让妾身与金姐姐两人出门去?”

  司明晔哈哈大笑,侧过身子看向莫佩佩:“你倒是聪明机灵。罢了,若还挡着,就是辜负了你们一片心意。”说完,司明晔从一旁散落的衣服里掏出一块玉佩朝莫佩佩扬了扬。

  “拿去吧,买了就早些回来。前些日子春闱,有一伙匪寇混进了皇城,虽捉了一些,但还有些残余。”司明晔嘴角噙着浅笑看着莫佩佩。

  莫佩佩只觉得好像身处热带雨林,还被一条毒蛇滑腻腻地缠着,浑身都特别不自在。

  但也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去,带着一丝僵硬的笑容。

  “爱妃怎么了?好像很怕本王啊。”司明晔看着莫佩佩脑门上有细密的汗,面色也有些奇怪,不由逗弄。

  莫佩佩飞快运转自己的脑袋瓜,搜索着自己以前经历过的世界。

  一般表现的太拒绝肯定会引起这个男人的注意!司明晔的注意?咦~算了算了。

  但是故意太谄媚来恶心司明晔,她现在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怎么会呢,妾身惧热,这里水汽大还热,就稍微有些不适。”莫佩佩使劲稳住,尽量笑得温和,平心静气地拿过玉佩福身,“多谢王爷。”

  莫佩佩平淡的反应让司明晔顿觉无趣,回过身子闭眼:“出去吧,院门口的侍卫看见玉佩就会跟你们走。”

  “是。”

  莫佩佩一出司明晔的院子,腿就软了下来,喵喵连忙搀扶住,轻声问:“怎么了?”

  莫佩佩只顾着发颤,根本没法回答。金柳杏拍了拍莫佩佩的肩膀:“你怎么抖得如此厉害?”

  莫佩佩深呼吸几下,慢慢地缓了过来:“无妨,只是方才有些被王爷的威严煞到。缓缓就好。”

  “你呀……”金柳杏忍俊不禁,像哄小孩子一般拍了拍莫佩佩的后背,“平时看着聪明,原来胆子还不如米粒儿大。”

  “……”嘤嘤嘤,还不是司明晔的气质太吓人了!什么爱妃,宠溺的眼神,全都离我远一点,我和司明晔就是八字不合!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听阿茗说,城东新开了一家首饰铺子,听说这铺子里都是些西域来的稀奇东西。”

  “那就先去瞧瞧。”

  那家西域来的首饰铺子在城东的街上十分显眼,围了不少人。

  走近一看,铺子前有好几个五官深邃的女孩正在跳舞,音乐活泼,复杂奇怪的衣服上有不少铃铛,随着女孩们旋转丁零当啷,声音清脆。

  铺子里却冷冷清清也没几个人,莫佩佩几人一进去,一个蓝眼睛妇人就迎了上来,腕上带了好多镶了宝石的金镯子。“两位客人,想要些什么?”

  “我们随便看看。你们这儿可有什么稀奇的好东西?”莫佩佩环视一圈店内,都是一些珠宝类的项链耳环手镯珠钗。

  蓝眼睛妇人连连应道:“自然有,前不久我家男人去收宝石,得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我托了能工巧匠做成了几支簪子。”

  “拿出来瞧瞧。”

  蓝眼睛妇人去了柜台后面,郑重地取了一个盒子放在柜台上打开,莫佩佩拿了一支簪子出来仔细端详。

  紫水晶啊……确实漂亮。“这支多少银两?”莫佩佩挑了一支带了点流苏的小步摇,上面用紫水晶雕了不少小梅花,很是精致可爱。

  蓝眼睛妇人笑眯眯道:“虽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什么宝石,但稀奇又漂亮,给三十两拿走吧。”

  莫佩佩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拿起步摇又看了起来。

  那蓝眼睛妇人有些着急了,这可是她开张以来的第四笔生意!开张这么些天,生意惨淡,眼下放走任何一个顾客都是亏啊!

  反正这紫色石头是混在五两银子一筐的下等宝石里买来的,便宜一些卖出去也算不得亏。

  她连忙道:“您是今儿第一笔生意,若是您喜欢,我给你再便宜五两银子,二十五两拿走如何?”

  “行吧……给我包起来,找个好看些的盒子!”莫佩佩拿出银票递给妇人,妇人麻利地找钱装盒。

  生辰礼这事儿算是有了着落,因着还有俩侍卫跟着,莫佩佩只好忍着心中躁动的心,没再去别的地方浪,要是侍卫打小报告,她岂不是又要被司明晔盯上!

  几人乖乖地买完东西就回了王府,一进门就被小锁拦住,神色十分奇怪地说是宋碧泉要请两人去用午膳顺便说说王妃生辰贺礼的事。

  小锁在前面带路,金柳杏突然附身过来凑在莫佩佩耳边:“明明前日就决定了生辰贺礼,这是出了什么幺蛾子?”

  “看看不就知道了。”莫佩佩低声回复,“不过,我猜啊,无论什么原因,宋姐姐现在一定着急上火发脾气呢。”

  真是如莫佩佩所料,宋碧泉正在自己卧房里大发雷霆。金柳杏一进去,一个瓷瓶就砸在身前的地上,吓得莫佩佩与金柳杏皆是一趔趄。

  “姐姐,你何苦如此作践自己!”莫佩佩蹲下捡起一团纸展开,是一副泼墨山水画。

  宋碧泉面颊眼睛都是通红的,声音沙哑:“凭什么,凭什么宋宝鸢就能拥有一切!明明她娘才是插足别人家庭的贱……”

  金柳杏上前一把捂住宋碧泉的嘴,还示意莫佩佩把门关上。莫佩佩让喵喵和阿茗在外边好好看着,这才关上了门。

  “姐姐,你心中再怎么恨她也不能明着污蔑皇室中人。”金柳杏的手下是宋碧泉不断呼出的热气。

  啪嗒,一滴热泪流在金柳杏的手指上,宋碧泉竟然哭了!

  莫佩佩与金柳杏两人将宋碧泉扶到榻上坐好:“姐姐,你与我们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今日差人来与我说,她生辰那天爹和平安郡主还有她哥哥都会来。”宋碧泉拿了锦帕擦拭眼泪,“以前我第一次在王府过生辰,摆了宴席也没请来我爹,我娘那时候生病没法来,还是我哥哥来给我庆的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