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二十八章 宋宝鸢生辰宴(一)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309 2020-03-13 08:00:00

  金柳杏与莫佩佩相视一眼,无语凝噎,这人家的家事她们根本没法说啊。

  宋碧泉也是知道她们的为难,加上她把心中的难受说了出来顿时好受不少,便扯扯嘴角:“你们也不必琢磨如何安慰我,我只是太嫉妒。你们陪我多说一会儿话也就罢了。”

  “如今得志一时又如何,敬国公护着她又如何。现在宋宝鸢可是已经嫁入了王府,是王府的人。”金柳杏拍了拍宋碧泉的肩膀,从桌上倒了一杯茶水给宋碧泉,“要在王府里过得舒坦,姐姐你之前不也说过么。谁是最后的赢家还不确定呢。”

  “放心,我知道。”宋碧泉接过茶杯浅浅抿了一口,“我现在已经平静不少,方才是我脾气上来太失态了。”

  “姐姐宽心了便好。”莫佩佩将手中的画纸呈到宋碧泉面前,“这可是姐姐画的?真好看。”

  宋碧泉接过纸张,神色顿时轻松愉悦起来:“是。我平日里就喜欢侍弄花草和作画。你若真喜欢,改日我给你画一幅大的,上点色,保准儿好看。”

  “那妹妹就先谢过姐姐了。”莫佩佩福身,“对了,二位姐姐,妹妹我有一事相告。

  上月,陈美人来找过我,告诉我沈兰音每次侍寝之后的避子汤都会倒在后门口的石块边。

  这事我原应该早些告知两位姐姐,可那陈美人疯疯癫癫,我有些不信,便亲自三番两次去查探,我还悄悄差人出去找郎中验土。那沈兰音确实是倒掉了避子汤。”

  “妹妹做事谨慎是应当的。不过,这事虽足够咱们扳倒沈兰音,但咱们不必着急出手。”宋碧泉撑着下巴,“若是让宋宝鸢知道了,这事才是一场好戏啊。

  宋宝鸢处心积虑要拉拢沈兰音,还托了爹爹举荐保沈兰音的哥哥沈槐武进了会试。

  前几日放榜,沈槐武成了状元,王爷爱才,眼下沈兰音正是受宠,若是被宋宝鸢知道沈兰音有异心,恐怕要气个半死。”

  “精心培养的手下还没帮忙就要反过来刺一刀,啧,真是诛心啊。”金柳杏扬着细长的眉毛,眼角眉梢都是讥诮。

  莫佩佩继续加一把火:“妹妹预计王妃娘娘这次的生辰宴应该不会平静,要不,咱们见缝插针,添一把火,让它鸡飞狗跳如何?”

  宋碧泉笑道:“二位妹妹说话直爽,果真合我心意。那么,咱们就好好陪王妃娘娘过一个难忘的生辰。”

  五月二十一,天气晴朗,微风习习,倒是不大热。莫佩佩一早就被金柳杏从被窝里拎了出来,一通打扮。

  一身杏黄色长裙,腰间缠了最近皇城时兴的细腰带,上边坠了不少零碎的小宝石珠子,精致又活泼可爱。

  金柳杏十分满意地围着莫佩佩转了两圈,连连点头:“妹妹真是适合活泼些的颜色,很是娇俏。来,把这镯子带上。”金柳杏拿了手帕覆在莫佩佩手上,轻轻把镯子推进莫佩佩手腕。

  “来,再转两圈给我瞧瞧!”金柳杏站远一些,抱胸看着。

  莫·布偶娃娃·佩佩乖乖地转了两圈,裙角飞扬。金柳杏满意地点头:“走吧,咱们早些去前院帮宋姐姐。”

  “嗯。”

  前院,敬国公正与司明晔交谈,宋宝鸢的孪生哥哥也陪同着。偏厅里,平安郡主正拉着宋宝鸢说家常,一边独自坐着的宋碧泉面带公式化的淡笑一言不发。

  “哎呀,碧泉真是越发漂亮了。”平安郡主一副刚想起来的做作样子看向宋碧泉,脸上虚伪的假笑让人犯恶心,“母亲方才与你妹妹多说了一会儿话,冷落你了可别介意啊。”

  “自然不会。”宋碧泉依旧微笑着,“母女许久不见自然有许多体己话要说。母亲不必管妾身,多和娘娘说说话,等会儿妾身还要去外边张罗呢。”

  平安郡主:“哎哟,碧泉嫁了人之后真是不一样了,温柔体贴。以后可要多包涵多帮你妹妹呀。”

  宋碧泉站起身福身:“母亲其实不必忧心,娘娘贵为正宫,是这王府里女主人,谁都要让娘娘一二。何须妾身帮呢。

  母亲还有事要吩咐妾身么?若是无事,妾身也要出去张罗午膳了。今日娘娘生辰可不能有任何差错。”

  平安郡主被这话噎了一下,不过也挑不出错处,只得随意应付:“你只管忙去吧。”

  “是。”宋碧泉转身便拉下了脸,真是一对恶心人的母女!

  好在出门后就正巧碰到进院子的莫佩佩与金柳杏,心情这才好了几分。

  “二位妹妹怎么来得这么早?”宋碧泉重又浅笑着上前去。

  莫佩佩:“还不是金姐姐说要早些来帮娘娘的忙!”

  宋碧泉心中十分熨帖:“今儿就是个简单的家宴,原就没什么要忙的。不过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随我一起去厨房瞧瞧吧。”

  三人说笑着离开,偷偷藏在偏厅窗户后边偷看的平安郡主撇嘴站直身子:“这小贱蹄子倒是挺会拉拢人心。”

  宋宝鸢坐在一边垂眸品茶:“碧泉姐姐到底也比我早一年多进王府,自然为人处世比我高明。

  不过母亲也别忧心,女儿也给自己拉了一员大将。”

  “那个沈兰音?”平安郡主摇摇头,颇不赞同,“那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否则那么低贱的身份怎么能哄得王爷第一个纳了她!”

  宋宝鸢放下茶杯,抽了腰间的丝帕轻轻擦拭嘴角的水渍:“母亲不必太过担心,人,总有软肋!沈槐武这个唯一的靠山还被爹把控着,她不敢出格。”

  “希望如此吧。”平安郡主总觉得今天心口处突突突地跳得快,背后也是一阵阵地阴嗖嗖。

  宋宝鸢微微扬起下巴,傲气说道:“她宋碧泉注定一生都要被我踩在脚底下!”

  虽然爹爹更偏向西府的他们,但是东府毕竟还有个嫡长子宋修年。宋修年如今混得也不错,爹爹也十分器重他,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母亲,回去之后记得多多叮嘱哥哥读书。咱们能不能彻底在敬国公府站稳可就要看哥哥明年的乡试了。”

  平安郡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轻柔地把宋宝鸢颊边的发丝别到耳后,笑得亲切慈爱:“你就只管自个儿吧,含林那儿我自然盯着。

  对了鸢儿,你嫁进来两个月,王爷去你院里次数多不多?”

  宋宝鸢到底还是个刚出阁的女孩,又只有十四岁,提到房中事难免面皮薄。“这事母亲别问了吧……”

  平安郡主有些嗔怪:“这事最最重要不过!你嫁进来最好站稳的办法就是赶紧给王爷生个小世子!”

  “母亲~”宋宝鸢娇嗔,但还是附到平安郡主耳边说了。

  平安郡主满意地点头,若是王爷常来,那应该要不了多久,鸢儿就能怀上小世子了。

  之后,平安郡主又多说了几句有关房中事的话,外边便来了婢女说传午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