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二十九章 宋宝鸢生辰宴(二)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450 2020-03-14 08:00:00

  宴席就摆在正厅后边的凉园,凉园里树木成荫,又有一片小池塘,景色优美又十分凉爽。

  虽说生辰宴从简,但菜式却是十分丰盛,每桌都还配了一壶小酒,那清冽的酒香从小酒壶的壶嘴里漫出。

  莫佩佩忍不住咽口水,一边跪坐着服侍的喵喵给莫佩佩倒了杯茶水,低声警告:“别太得意忘形!分寸!”

  被勘破心思的莫佩佩不着声色的点头并捂嘴咳了咳,掩饰自己的尴尬。

  “今日是宝鸢的生辰,宝鸢心慈,因着记挂南司州的疫情没有大办。等明年宝鸢及笄,本王再一并补上。”

  司明晔斟了两杯酒,一杯自己手执,另一杯递给身边侍从,侍从再递给宋宝鸢,宋宝鸢欣然接过,盈盈下拜:“妾身多谢王爷厚爱。”说罢,掩面将酒喝了。

  司明晔向敬国公的方向扬了扬手,随后喝下。他挑着嘴角,笑容温和看着宋宝鸢:“今日是你生辰,不必如此多礼,坐下吧。”

  宋宝鸢坐下后,巧莲为她斟了杯酒,她举起向众妃妾示意:“我也多谢诸位姐姐能来给我庆生。”

  众妃妾都随着宋宝鸢一起端起酒杯喝了,只有沈兰音没喝,面色还稍稍有些奇怪。

  金柳杏眼睛最尖最先发现,她想了想,嘴角的弧度有些揶揄,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端着酒杯慢慢摇晃,娇娇嗲嗲:“哎哟~沈美人怎么不喝呢?今儿可是王妃娘娘的好日子,就是不能喝的今儿也得给些面子吧。”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一下子,全部人的目光都聚焦到沈兰音身上。有心事的沈兰音立刻有些无所适从,额头都冒出了细密的汗。

  “娘娘别误会,妾身只是最近几日怕热,贪凉,有些闹肚子。这才不喝酒的。”沈兰音反应还算快,立刻拿了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双手举着屈膝行礼,“望娘娘包涵妾身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宋宝鸢看着她手中盛了茶水微微冒着白气的小酒杯,又摸了摸自己桌上的茶杯,冷的。

  不由得心中有了猜忌,不过眼下可不是什么发作的好时机,只得捂嘴笑着嗔怪道:“哎哟,沈姐姐也真是个实诚性子,金姐姐不过是说笑罢了。

  好了好了,沈姐姐身子不适就别喝酒,多吃菜吧,诸位姐姐也快用膳吧,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每人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矮几后用饭,只有筷子叮哒叮哒碰击盘子的声音还有偶尔的几声蝉鸣。

  宴席吃得差不多了,一位气质恬静淡雅的妾室先站了起来行礼:“王妃娘娘,妾身备了一份生辰贺礼。”

  宋宝鸢作出一脸惊讶:“哦?这次生辰本也不是大操大办,崔姐姐还如此费心,真是辛苦姐姐了。”

  崔敏连忙让婢女把贺礼拿上来,她亲自款款莲步走上前,打开盒子:“妾身愚昧,又不知娘娘喜欢什么,便托玉石记的掌柜寻了一块羊脂玉,雕了一尊佛像,希望保娘娘平平安安。”

  那佛像还没有手掌大小,但它可是是一整块羊脂玉雕刻,莫佩佩不由多看了几眼崔敏,感慨万千。

  这才是矿里有个家,巨巨巨富吧?

  宋宝鸢喜欢玉器,这礼物算是正巧送到她心坎上去了:“我一向喜欢玉器,多谢姐姐费心了。”

  巧莲下去将锦盒接过来递给宋宝鸢,宋宝鸢摸了摸佛像,入手十分滑腻温润,还带着丝丝凉意,果真是好东西。

  “娘娘,妾身也备了一份礼。虽不如崔姐姐那般珍贵,但也是妾身一番心意。还希望娘娘喜欢。”金柳杏站了起来妖妖娆娆地扭腰走上前。

  阿茗与另一位小婢女跟在她身后,一人抱着长锦盒,一人抱着一个红色包袱。

  二人先将长锦盒里的东西取出展开,正是一副栩栩如生的牡丹戏蝶图。

  “姐姐竟然还精通画艺,我真是佩服极了。”宋宝鸢直接下了座,十分激动一般走到画前摸了摸,轻轻捂嘴笑得眉眼弯弯,很有几分天真好奇的模样。

  “若不是这画上的花没香味,我只当真的呢,还想着是不是下一刻就有一群蝴蝶飞来呢。”

  大家顿时笑了起来,金柳杏继续让阿茗拆开那个包袱:“妾身还托了针织坊给娘娘做了套被面,您看看可还满意?”

  宋宝鸢摸了摸被面的料子就知这是上好的丝绸,上面的花纹也是一针一线平整细密。

  “正巧天越来越热,我想换换被面呢。可我是个纠结性子,姐姐倒是帮了我这个忙了。”宋宝鸢朝巧莲摆了摆手,巧莲收下贺礼。

  金柳杏福了福身:“能为娘娘分忧便是妾身的荣幸了。”

  莫佩佩随之拿了自己的小盒子上前去,笑盈盈:“妾身不比二位姐姐,只为娘娘备了一支步摇。娘娘瞧瞧。”

  朱红的盒子,精致小巧的步摇,宋宝鸢拿了步摇出来仔细看着,紫水晶折射出晶亮的光芒,精巧贵气:“这步摇上的紫色石头清澈透亮,一看便知是稀罕物呢,姐姐有心了。”

  莫佩佩浅笑着半蹲行礼:“娘娘喜欢便好。”

  莫佩佩送完礼后,宋碧泉笑声清脆:“我也备了贺礼,不过就是寻常物,娘娘可不要嫌弃。”

  宋宝鸢将手中的小盒递给巧莲,径自走到宋碧泉桌前:“姐姐这话说得生疏了,姐姐备的礼都是好的!”

  宋碧泉挑眉,朝身后的小锁招了招手,小锁把手中托盘上的红布掀开,赫然躺着三把圆罗扇,扇面的花纹精巧,扇柄用得凉玉。

  宋宝鸢取了一把,只觉得手心一凉,身上都清凉起来。

  “这扇子原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妾身托了巧匠用凉玉做了扇柄。夏日炎热,娘娘拿着这扇子扇风,既凉快也不会热手。”

  宋宝鸢将扇子放回托盘中:“姐姐真是心细如发。”

  “你喜欢,用着好,便是最好了。”宋碧泉温和地勾唇,若是莫佩佩等人不知道内情,只怕还真以为是姐妹情深呢。

  “哎呀,这扇子也忒好了。寻常扇子握在手里一久就是一手汗,还热乎乎的特别难受。”金柳杏夹了一块绿豆糕吃着,“哎?沈美人准备送什么礼?”

  沈兰音自然是备了贺礼,只是四人珠玉在前,她托人打造的金手镯明显就俗不可耐。

  但她也不是个蠢到家的,想了想说辞后起身上前:“妾身是个贯不会挑东西的。所以只听了一些老人的话打了一个金镯子。

  老人们都说女人戴金镯子越多,过得越顺。妾身便想给王妃娘娘锦上添花一份。”

  沈兰音稍微有些紧张,但是说得话却十分入耳,竟有些娇憨的意味。宋宝鸢的面色也好看不少,亲亲热热地上前去虚扶起沈兰音。

  “多谢姐姐。”

  小小的风波过去,其余的妾室也纷纷赠礼,最后敬国公夫妇赠了城外五十亩良田并几副头面首饰,司明晔也赠了一些玉如意描金瓷瓶等珍玩。

  宴席差不多结束,敬国公夫妇带着宋含林一同先行离开。没了外人,这下可就是百花齐放,许多妾室都要为宋宝鸢展艺助兴。

  说是展艺助兴,其实还不就是逮着机会要勾搭司明晔。桌上的残羹冷炙被撤下,换了一些瓜果糕点。

  莫佩佩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妾室们跳舞唱歌弹琴,一边啃着糕点,时不时还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