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三十章 宋宝鸢生辰宴(三)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337 2020-03-15 08:00:00

  那架势,比一个常年混迹听小曲儿看跳舞的纨绔还熟练。一旁跪坐着的喵喵忍不住低声询问:“佩佩,你都看得懂听得懂啊?”

  莫佩佩神色如常,微微撇嘴。

  “没啊,我就是习惯性捧场而已,要是没人反应,那些表演的人该有多心寒啊。”说完,莫佩佩丢下手中的糕点,为刚结束一段舞蹈的崔敏抚掌。

  司明晔噙着笑看向一直津津有味看表演还不断捧场的莫佩佩:“佩佩倒是热情,不知可有才艺展示一二?”

  突然被点到的莫佩佩:???

  她虽然经历过不少世界,但那时她有喵喵这个系统外挂啊!没有什么都可以用积分买……现在可不一样啊!

  “王爷,妾身没什么才艺的。要不~妾身弹个筝?”莫佩佩努力想到了一个自己会的试探性地开口,可下一秒她就自我否定了,“哎呀,还是不要了吧,妾身恐污了众人的耳朵。王爷,要不还是放过妾身吧,妾身真的不会这些。”

  司明晔挑眉,招了身边的侍从:“爱妃不必太过谦逊,你去拿把筝来。”

  喵喵坐在原处,呆滞地看向旁边的一棵树,她现在好想逃离这里。

  莫佩佩跪坐在蒲团上,前面的桌上摆了一把很漂亮的古筝。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莫佩佩声音有些颤抖:“那么,妾身献丑了。”

  莫佩佩双手轻柔地放在筝上,深呼吸几口,睁眼。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莫佩佩选了最简单的《虫儿飞》,叮叮咚咚,几乎是一个音一个音地蹦出来。不过再配上莫佩佩的歌声却意外地恬静可爱。

  来回唱了三遍,中间还加了一些稍微高难度一些的指法,虽然有一些瑕疵,但已经是莫佩佩最好的状态了。

  双手按住琴弦,莫佩佩颔首:“妾身技艺生疏,献丑了。”

  司明晔本就看腻了那些莺歌燕舞,突然来一个简单活泼的也不错。“简单些也不错,赏!”

  赏?

  赏!赏赐吗!

  卧槽?就我这个幼儿园水平都能被赏赐了?

  不过……这可是今儿第一个赏赐哎!未免太出风头了吧,肯定得遭人嫉妒,她可不想招惹麻烦!

  “妾身多谢王爷赏赐。”莫佩佩起身后行礼,“不过,妾身觉着这赏赐还是随了王妃娘娘的救济一并送去南司州吧。”

  司明晔展开手中的折扇轻轻扇着,眼底闪过一丝审视的意味。“你倒是借花献佛,贯会做人情。”

  莫佩佩微微垂眸,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妾身觉得王爷这话有些不对,明面儿上,妾身确实是借花献佛,做了娘娘的人情。

  可若是今儿不是王妃娘娘的生辰,妾身何来机会得这个赏赐。花是沾了佛的光才得,也就不能说是借花献佛了。

  此外,娘娘作为康王府正妃,一举一动皆是康王府的颜面、王爷的名声!妾身做的人情说到底不还是康王府与王爷的人情?”

  “是这个理了!”金柳杏双手撑在下颌处,“分什么你我,在外边看来,不都是王爷的人,王爷的面子?”

  “两位爱妃还真是伶牙俐齿!”司明晔勾唇,“那便应了爱妃的心意,宝鸢,救济一事你多上心。”

  宋宝鸢:“是,王爷。”

  “报!”一个侍卫突然闯入。

  司明晔面色立刻沉了下来,招了那侍卫近身来,侍卫恭敬地附在他耳边轻声。

  片刻之间,司明晔的面色由阴转晴,眼眸中有势在必得的浅笑。

  宋宝鸢见司明晔面色缓和,连忙贤淑温柔道:“王爷若是有什么事先去处理便是。”

  司明晔心情很好,对于宋宝鸢适时的温柔更是觉得熨帖:“若不是朝廷的事,本王必定要陪你。日后本王再补偿你吧,辛苦你了!”

  “大事要紧,说什么补偿,王爷只管去便是!”宋宝鸢斟了一杯茶水递给司明晔,“这么多姐姐陪着妾身,妾身怎会辛苦。”

  司明晔接下茶杯一口闷掉茶水,看向宋碧泉:“碧泉,你是侧妃又是宝鸢的姐姐,多多担待。”

  “是,王爷。”

  司明晔随着侍卫一同离开,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不知哪位妾室突然说了一句:“侧妃姐姐今儿这身真是漂亮。”

  后院的女人本就嘴碎,开了个头,一下子便都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宋碧泉瞥了一眼宋宝鸢,宋宝鸢的面色很难看。不过也是,今日宋宝鸢身上的可是东司州进贡来的云纹锻锦裙,上边的云纹又细细地勾了金线,珍贵非凡。

  可竟没人识货,这群没眼力见的还大肆夸别人衣裳好,换谁在生辰宴上被抢风头,心里都会难受。

  “确实呢,宋姐姐这身红纱衣裙如云雾一般,更衬得姐姐肤白胜雪。”宋宝鸢虽然心中气愤但仍端着贤淑样子勾唇夸着。

  宋碧泉见好就收:“我这料子虽然不错,但还是比不上娘娘身上的。若妾身没看错,应当是东司州进贡的云纹锻锦裙吧。

  听说这云纹锻每年只产三匹,入宫两匹,另一匹也只堪堪能做三件衣裳,娘娘身上这件又勾了金线,实在是珍贵非常呢。”

  众人唏嘘,原来王妃娘娘身上这件素雅的衣裳竟然如此珍贵。

  “竟是东司州大名鼎鼎的云纹锻,怪不得妾身看着觉得素雅,却又有时觉得面上有隐隐流光。”

  崔敏赶紧溜须拍马,她虽是北司州庆宁都都官的嫡女,听上去出身还不错。

  可就因为庆宁都都官是个地方官,不如皇城官员,被送来的时候连个贵妾都没当上。

  身份低微,又不是金柳杏那般角色,所以基本没被司明晔招过。

  她不是没想过投靠宋碧泉,可宋碧泉身边已经有两位贵妾,她再去估计也分不到多少好处。

  还不如投靠王妃!

  沈兰音都复宠了,她还能比沈兰音差?

  宋宝鸢被夸了一通,勉强心情好了一些,但仍然心中憋闷:“好了好了,不过是件衣裳而已,再掰扯下去也没意思。

  午后日头会越来越毒,趁着眼下云层遮着,各位姐姐回去吧。晚些时候,我再差人请诸位姐姐来看戏!”

  众人都纷纷离去,只剩下崔敏。崔敏特意让贴身婢女把一直备着的篮子拎上来:“娘娘,近来暑气越发重了,妾身母家送了一些去暑凉叶,这东西无论是做糕点还是泡茶都能消暑。”

  “去暑凉叶可是北司州庆宁都的好东西,姐姐有心了。”宋宝鸢示意巧莲接下篮子,“姐姐的意思我都清楚,只是我现下有些热着了,正好拿姐姐的凉叶去去暑,若是有用,日后我定再要问姐姐要呢!”

  崔敏仔细一想,这宋宝鸢是要先考量她一下,看看她是不是一个有用的人再决定啊。

  那她肯定要好好表现啊。

  “娘娘只管用便是,妾身也会佐娘娘好好用。”崔敏笑着福身。

  宋宝鸢勾唇:“今日,沈姐姐好像也被暑气热着了,你也去给她送点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