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三十一章 朱红烟丝纱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260 2020-03-16 08:00:00

  这话一出,崔敏略微有些茫然。

  巧莲扶着宋宝鸢起身,宋宝鸢手执丝绸圆扇轻轻摇着走到崔敏面前:“你只需要送过去,然后告诉我她喝没喝便是了。其余的,不必猜。知道得太多的人总会死的快。是么?”

  宋宝鸢笑意连连,眼眸紧盯崔敏,轻抬圆扇在崔敏鼻尖拍了一下,随后转身离开。

  崔敏被震慑在原地,回过神来回味宋宝鸢的眼睛只觉得浑身发抖。

  身边的婢女连忙搀扶住自己的主子,担忧地询问:“小主还好吗?”

  “我们走!”

  崔敏用力地攀附着婢女的手臂,就像一个人掉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死死地抓住一根浮木。

  宋宝鸢躲在远处的一块石头后,见崔敏离开才出来往自己的院子里去。

  “娘娘,奴婢有一事不明。”巧莲询问,“您让崔美人给沈美人送凉叶是为何?”

  宋宝鸢面容有些扭曲:“那贱人十有八九有了小心思。今天又是不喝酒,又是喝热茶……呵~若真是那样,还真是胆大包天了!”

  巧莲一震:“娘娘是说……”那沈美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刚站起来一点就胆敢僭越考虑子嗣了!

  “呵,我就想看看这凉性的凉叶她喝是不喝!若是她喝,我就天天让她喝!若是她不喝,这人也就不需要了!”宋宝鸢磨着后槽牙,眼中的风暴几乎要把沈兰音搅碎。

  巧莲连忙安抚:“娘娘不必如此动怒,那种小人物即使有异心,还不是娘娘手指头动一动的事情!”

  宋宝鸢听了这话,非但没宽心,反而更加恼怒。今天惹怒她的人还有一个宋碧泉!宋碧泉可不是手指捏捏就能动的主。

  “哼,走着瞧!我一定要把你们一个个都踩在地下!”宋宝鸢捏紧了拳头,手背上爆出青筋,十分狰狞。

  …………

  自宋宝鸢生辰过去已经将近半个月,府上还算平静无波,除了沈兰音侍寝次数变少,崔敏突然成为黑马之外,也没什么大事。

  可就是这件事,让宅斗三人组知道沈兰音与宋宝鸢已经出了大嫌隙,甚至很有可能接下来会有大事发生。

  这日,莫佩佩正在屋里跟着喵喵一起扎手指头(绣花),金柳杏的贴身婢女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莫佩佩看着阿茗,心中咯噔一下,别是金柳杏出事了吧。连忙从摇椅上下来:“怎么了阿茗?你家主子怎么了?”

  阿茗拍拍胸口顺了气:“我家主子无事,是沈美人出事了。

  今日府上的婢女去花园的池塘里清理枯败的荷花,捞出来一具划花了脸的尸体。

  看着身形和身上的配饰,就是沈美人。眼下,所有夫人小主都去了王爷的院子呢。”

  莫佩佩略略思索,穿上外衣朝外去:“这沈美人身上可是有什么证据指向各位夫人小主?”

  “是,那沈美人手上攥着一块红色布料,不像是丫鬟婢女可以穿的衣裳,所以王爷才要把各位夫人小主叫过去对质。”

  “走吧。”

  司明晔的院子正厅中跪满了人,气氛十分紧张。莫佩佩进去的时候可以说是受到了万众瞩目的感觉。

  “妾身来迟,还请王爷宽恕。”莫佩佩福身。

  “嗯。”司明晔淡淡地应了句,随后看向下首处跪着的妃妾,“胆敢在康王府惹是生非,看来是本王太宽待你们。”

  沈兰音出身平民,是他第一个侍妾,是他因着喜欢力排众议纳入府的女人,起初也浓情蜜意过一段。

  后来他立下战功封了王,娶了侧妃,朝中也有不少人给他送女人,渐渐地他便忘了沈兰音。

  直到前不久,沈兰音在皇后生辰上一曲琴音勾了他的回忆,加上后来沈兰音兄长中了状元得了敬国公府的提携。

  他重新宠幸沈兰音,一是愧疚于遗忘,二是拉拢沈兰音的兄长。虽然最近有些腻味,但他仍然十分关心沈兰音。

  可如今却出了这种事,让他如何向沈槐武交代!

  宋宝鸢:“王爷息怒,沈美人手中抓着红色布料,应当是被人推下池塘时抓下的,只要比对一番定能抓出那胆大包天的人。”

  司明晔点头,传了管布料物事的老嬷嬷进来,示意身旁的侍从将那块红色布料给她:“你看看,这是什么布料。”

  老嬷嬷拿了帕子出来抓着布料左看右看,又要了一根点燃的蜡烛,布料很快燃烧起来,莫佩佩离着老嬷嬷挺近,清晰地闻到了一股烧头发的味道,这是丝织品!

  “回王爷的话,这是东司州进贡的朱红烟丝纱。年前王府分了一匹,当时裁了两件衣裳。”老嬷嬷看向金柳杏与宋碧泉,“一件给了侧妃娘娘,一件给了金夫人。”

  这话一出,司明晔的脸色黑到极致:“你们二人,将朱红烟丝纱的衣服拿出来。”

  金柳杏淡然起身福身:“妾身这就回去取来。”她本身长相艳丽,穿上朱红烟丝纱就是十足的风尘味,所以她的那件衣服早就压了箱底,不怕有人来偷。

  宋碧泉福身:“妾身前日才穿过,送去浣衣房后今日都没送来。妾身这就与人一同去取。”

  司明晔点头。

  两人走出去之后,莫佩佩忍不住开口:“王爷,妾身有一事想问。”

  “说。”司明晔的眸子深沉。

  莫佩佩抿唇:“仵作可来验尸?沈美人是何时死的?侧妃娘娘的衣服前日就送去了浣衣房,今日却还不送来。此间定有猫腻!”

  宋宝鸢有些沉不住气:“莫夫人的意思是有人偷了宋侧妃的衣服,栽赃嫁祸?谁敢如此胆大妄为。”

  莫佩佩冷漠地看了宋宝鸢一眼:“王妃娘娘,妾身并未做出任何猜测,只是想查出真相而已。”

  宋宝鸢这才发觉自己妄言了连忙:“是我先入为主了。”

  司明晔看了一眼莫佩佩,又看了一眼宋宝鸢,立刻心中有了猜测。

  “你,带仵作去验尸。”司明晔指了身边的贴身侍从,侍从应了一声出去了。

  不一会儿,金柳杏带着那件衣服回来了,老嬷嬷查探一番,确实是朱红烟丝纱,也没有任何缺口:“王爷,这件朱红烟丝纱没有问题。”

  “嗯。”

  莫佩佩松了口气,悄悄看向宋宝鸢,宋宝鸢面色如常,看来本来就没打算对付金柳杏。

  又过了几息,司明晔的贴身侍从带着仵作进来。

  “沈美人是何时死的。”

  仵作跪在地上:“看着尸体应当是前日午夜至昨日清晨之间。”

  正巧这时,宋碧泉也回来了,与身后的婢女都是双手空空。之后还跟了一个浣衣管事。

  “王爷,妾身的衣服没了。但……”宋碧泉有些忐忑。

  司明晔打断宋碧泉:“那,你的衣服是前日何时送去浣衣房的?”

  宋碧泉连忙道:“大约是前日傍晚时。这料子精贵,浣衣房会做记录。所以妾身带了浣衣房的管事前来作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