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三十三章 另有内幕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063 2020-03-18 08:00:00

  “嗯。”司明晔看了一眼莫佩佩,意味深长,“只是现在管事已死,即使知道她另有隐瞒,也无从下手。佩佩可有什么想说的?”

  莫佩佩被司明晔看得背后一凉,在心里疯狂呐喊:大哥啊!大爷啊!你就别看我了,我俩气场不和!

  莫佩佩福身:“妾身愚钝,暂且想不出什么了。”

  司明晔有些失望,挥退所有妃妾:“这事暂且如此,碧泉,宝鸢,你们二人多上心,这几日多留意府中的异样。”

  “是。”

  三人组回到宋碧泉的小院子,关起门后,宋碧泉几乎瘫软在地,愤愤地捏着拳头:“真是晦气!铁定是宋宝鸢做的好事!”

  “王妃娘娘入府,以后这样的事情只会多不会少,娘娘还是放宽心吧。”金柳杏安抚道,“咱们见招拆招便是。”

  宋碧泉拍着胸口叹气:“嗯……对了,莫妹妹,今日多亏你细致入微才助我得以脱险。”

  莫佩佩:没事,等我以后出府多给我点钱就行!

  “无妨,助姐姐也是助我自己。”

  金柳杏斟了一杯茶水递给莫佩佩:“不过,妹妹当真对这事没什么想法了?”

  莫佩佩摇头:“自然有,不过我不愿太出风头。”

  “妹妹可愿说说?”宋碧泉有些迟疑。

  莫佩佩求之不得,她可不愿意引起毒蛇王爷司明晔的亲切关注。

  “正如金姐姐方才在前院所言,若真是浣衣管事是行凶之人,那么换墨一事实在是多此一举。她又如此急于求死,肯定是替人遮掩。

  愿意这般舍了性命遮掩的,除了亲密之人就是被人抓住把柄威胁。”

  金柳杏突然想到一事,连忙招了自己的贴身婢女阿茗进来:“阿茗,前日你是不是提过一嘴红珠生了病出府去了?”

  阿茗点头:“是。前日大约午时我去大厨房拿些绿豆,正巧碰上红珠背着行囊要出府去。”

  “那就是了!”金柳杏左手握拳在右手手掌上一敲,向莫佩佩和宋碧泉解释道,“红珠是浣衣管事唯一的女儿,浣衣管事年纪大了之后,红珠一直在府中帮忙,怎么偏这么巧前日生病呢。怕不是杀了人心虚吧?”

  宋碧泉恍然大悟:“按妹妹的说法,浣衣管事是在给她女儿红珠掩盖,其实红珠才是那个行凶的人?”

  “很大可能!”金柳杏越想越觉得在理。

  莫佩佩没有说话,沉思片刻,觉得肯定和这个红珠有关,但她又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比如,红珠和沈兰音有什么仇什么怨非得痛下杀手。

  “恐怕没这么简单。红珠到底不过一个地位高一些的浣衣婢女,与沈兰音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要这般下杀手。”莫佩佩摇了摇头。

  宋碧泉嗤了一声:“这里面肯定有宋宝鸢的手脚。八成是宋宝鸢嫉恨沈兰音,买通了浣衣房的红珠去偷衣服杀人,浣衣管事知道自己女儿犯下这等罪孽实在不忍,这才急于顶罪!”

  莫佩佩踌躇,真相肯定不止这样。若真是宋宝鸢买通红珠去做事,红珠可是浣衣管事的女儿,能不知道浣衣管事用惯的墨?又何必多此一举换一个墨……

  至少,去改记录册的肯定不是红珠!

  “此事还是等抓到红珠再商议吧,眼下我们猜测来猜测去也是徒劳。”莫佩佩晃了晃脑袋,这次的局可真是太烧脑了。

  金柳杏附和:“不如就宋姐姐去与王爷说吧,姐姐正好也可以挽回一些颜面。”

  宋碧泉应和了一声便出门去,金柳杏与莫佩佩也相伴着离开,各回各院。

  此时,宋宝鸢正坐在卧房的圆桌旁慢条斯理地喝茶吃糕点,巧莲在一边给宋宝鸢慢慢地扇扇子。

  “你可知我为了给你收拾摊子费了多少劲?”宋宝鸢声音温温柔柔,半分没有刻薄的意味,但是跪在她面前不远处的黄衣婢女却已经害怕地匍匐在地。

  “奴婢~奴……婢,奴婢,知道自己蠢笨,让娘娘费心。只是,奴,奴婢真得不知那浣衣管事用的墨与寻常下人用得不同,而且奴婢不敢动管事的东西怕留了痕迹,所以才拿了自己的笔去。”

  宋宝鸢嗤笑一声,要不是她多了心眼怕小梨出差错先贿人去拿了那记录册子瞧一瞧,蒙骗浣衣管事时恐怕要露馅。

  而这些事,她本不用这么做……都是这个蠢笨又胆小的小蹄子做事都不利索!

  “若不是我留意,恐怕我所有的计划都得砸在你身上。”宋宝鸢丢下未吃完的糕点,擦了擦手,“你不仅愚蠢,还很胆小。这可和你之前信誓旦旦说的话不同啊,小梨。”

  小梨急忙抬头,手脚并用地膝行着爬到宋宝鸢脚边,死死抱住宋宝鸢的小腿,呜咽着……

  “娘娘,奴,奴婢,奴婢只是第,第一次做事有,有些紧张而已,娘娘饶奴婢一条贱命,往后……”

  宋宝鸢拿起刚刚擦手的手巾抵住小梨的嘴唇,温柔地看着她:“嘘——不必说了,你的衷心我自然看在眼中。可是啊,我不需要一个不能做事的人,做事得干净利索才行啊。”

  小梨瞳孔里倒映着宋宝鸢美丽温柔的面孔,却感到腊月一般的寒冷。“娘娘,求您饶我一命吧!奴婢,奴婢下一次肯定不会搞砸!”

  小梨疯狂地磕头,咚咚咚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内十分明显。

  片刻,宋宝鸢看着那块因为小梨磕头已经有些血迹的地面,皱了皱眉:“不必磕了,起来吧。我又没说要处死你,你做什么一直磕头,这不是煞我的寿数么。”

  小梨有些呆滞,额头的血迹有些刺目,她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嘛,娘娘!您愿意留下我?”

  宋宝鸢并未直接回答,只是叫了外边的婆子进来,吩咐了一句:“悄悄送她出去吧,别让人看见了你们。”

  说完,又嘱咐了小梨一句:“回去继续好好装病,有什么事我会再差人来找你。”

  小梨欣喜万分地随着婆子出了门,一直在宋宝鸢身边扇扇子的巧莲:“娘娘,您真要饶了她?”

  宋宝鸢推开巧莲,讥讽地扯扯嘴唇。

  “饶了她?要是管事死了,这事结束,我也就饶了她。可惜啊,明显这事还没结束,小梨几乎知道我全部的计划,我可不能给自己留一个祸害。

  让她赶紧起来不过是不想让她脏了我的地,这种脏血要流也应当在她自个儿的地流。”

  巧莲跟上去:“那,娘娘意思是?”

  宋宝鸢转身温和地笑笑反问:“你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