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三十五章 原来如此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138 2020-03-20 08:00:00

  三人组离开前院后去了花园,花园里有不少高大的树,一到夏天就郁郁葱葱,遮了许多暑气。

  池塘边有一个亭子,笼罩在树荫下,十分凉快。三人面对面坐下,金柳杏好奇询问:“方才你与王爷说什么悄悄话呢?”

  “那具尸体其实并不是沈美人,就是如红珠所言的一个下等婢女。至于其他东西,都是黄雀在后,另有他人所为。”宋碧泉很有自信地说道,“我说得可对,莫妹妹?”

  莫佩佩勾唇:“对。”

  金柳杏惊诧地捂嘴:“那尸身竟不是沈兰音,怪不得王爷让我们不要再插手了呢。”

  弯弯绕绕查了这么久,原来那具尸身还不是沈兰音。本来沈兰音死了这事就不好交代,这下可好,连尸身都没了,怪不得司明晔脸色发黑也不愿别人多插手了呢。

  莫佩佩解下腰间的荷包,取了几颗蜜饯出来,丢进嘴里咀嚼:“不过不插手我也已经知道这次是谁的手笔了。”

  “谁?宋宝鸢呀。”金柳杏也拿了一颗蜜饯。

  “嗯。”莫佩佩吐出蜜饯核,“方才她扶我起身时,与我说了一句‘你终究还是慢了一步’,这么明目张胆,恐怕这次这案子又是无解而终。”

  宋碧泉满不在乎:“无解也无妨,她自小心眼多,一次两次斗不过也是正常。若是一次就能扳倒宋宝鸢,我倒意外呢。”

  “姐姐倒是宽心不少。”金柳杏轻拍宋碧泉的手背。

  宋碧泉虽然性子容易急躁,但也不是个蠢货。崩溃之后多想想也就想通平静了,她笑笑:“再怎么在意生气,也只是伤了自己,还改不了外人的想法。我又何必总是钻牛角尖与自己过不去呢。”

  “娘娘能这般想就是最好了。”莫佩佩笑着,“势均力敌的持久战役拼的可就是各自的耐力与心境了。”

  金柳杏看向宋碧泉笑道:“佩佩年纪最小,说起这些话倒都是一套一套的呢。”

  三人相视一笑。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今日吩咐了小厨房做荷叶莲子羹,二位妹妹不如随我一同回去用些,晚些时候再一同坐我那儿的亭子里用晚膳,咱们也好一起说说话。”小锁扶着宋碧泉起身。

  “娘娘院子里的小厨房可是厉害得很,做的东西都好吃呢。”莫佩佩笑着起身。

  “是呢,想来也有好几日未与二位一同用饭了。”金柳杏起身抚了抚自己的鬓发,“眼下天气热,蚊虫多,娘娘可要好好让丫鬟婆子去亭子里熏香,免得咱们吃得尽兴,却被咬了一身的包。”

  宋碧泉浅笑:“晓得了,我那亭子里前几日装了纱帘,必定不让蚊虫咬了金贵的金夫人!”

  三人说说笑笑地离开。

  …………

  宋宝鸢此时坐在凉榻上,靠着窗边,手中拿了一碗绿豆汤喝着。

  “娘娘,小梨已经按着您的吩咐悄悄处理掉了。”巧莲坐在凉榻下的脚踏上,轻轻为宋宝鸢捶腿。

  宋宝鸢把碗随手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扯了手巾擦嘴:“都处理干净了吧?尸身扔远些。”

  小梨那丫头本来看着挺聪明伶俐的一个人,却是个手脚粗笨的,真是可惜了。

  巧莲道:“娘娘放心,都处理得很干净呢。”

  “很好。弄死沈兰音的几个婆子也都处理好了吧?”宋宝鸢看着窗外的绿树,“我原也不想这样对付这几个老人家,可惜天意弄人啊。”

  巧莲谄媚地笑笑:“都是她们下手没个轻重弄死了沈美人。娘娘也给了那几个婆子家里人不少好处,合该她们死了还娘娘一片清净。”

  “只是可惜我刚得一员大将就没了。”宋宝鸢语气慨叹,眼中却没有丝毫波澜。

  本来,她无意打死沈兰音,只是想泄泄愤。顺便用孩子威胁沈兰音出手对付宋碧泉她们,等利用完沈兰音的价值再结果了她,结果沈兰音这个没用的东西没几下板子就断了气。

  慌忙之下,她为了把自己撇干净,立刻策反了目睹全过程的沈兰音贴身婢女小梨,让小梨趁着浣衣房婢女吃晚膳的时间偷偷去浣衣房偷宋碧泉今天穿的朱红烟丝纱以及改记录册。

  同时,她又贿赂了一个下等婢女去浣衣婢女吃完饭回浣衣房的必经之路,池塘边的那条路等候浣衣管事之女红珠。

  这个婢女只知道自己只要去找红珠争吵就能拿到钱,却不知道她其实要付出的是命,宋宝鸢赏赐给她的那杯珍露茶里有迷幻药。

  之后在于红珠的争吵推搡中,这个婢女因着吃了迷幻药身体酥软,精神却异常兴奋,最后撞在石头上死了。

  红珠太害怕了,偷偷摸摸躲在一边,等天黑了没人了,迅速划花了婢女的脸,丢进了池塘里,逃走了。

  此时,小梨与几个婆子已经侯在不远处,只等红珠离开,几人把尸体捞上来,换上沈兰音的衣服首饰,“沈兰音”便出现在了池塘里。

  之后,宋宝鸢便悄悄扣下了红珠,还悄悄拿了记录册来瞧了瞧,处理完问题想出说法对策后叫了浣衣管事来,将所有罪责合在红珠身上。

  浣衣管事爱女心切,一下子就答应了顶罪,倒是省了宋宝鸢不少口舌。

  不过到底都是蠢货,惹得她心烦头疼,手上还多沾染一条人命。晦气至极!

  宋宝鸢嫌恶地撇嘴。

  巧莲也是一样的表情,目露鄙夷,沈兰音这个女人没多少能耐,野心却大得很,一个侍妾竟敢妄想在王妃娘娘之前生下子嗣,简直笑话。

  “沈美人到底没福气,娘娘释怀吧。奴婢瞧着崔美人行事稳妥,又是个乖巧性子,倒是不错。”

  宋宝鸢嫌弃地把手中的手巾丢到小桌子上:“呵,到底还是个残次品,论相貌和脑子,崔敏哪一个比得上宋碧泉手中的那两条狗。”

  要不是这两个人,尤其是那个莫佩佩,宋碧泉早就被处罚了!哪至于现在这样一层一层被剥开,好在她思虑多了几个弯弯绕绕还抢着先机处理了这几个蠢货,否则定会被查到头上!

  巧莲知道宋宝鸢是被那两位贵妾扰了事恼怒着,连忙安抚:“娘娘宽心~这次风波过后,娘娘可以再找些可心的帮手慢慢对付这两位夫人。”

  “呵,你去拿纸笔来,我要写信与母亲。我记得韵儿应该马上要来皇城了吧……”宋宝鸢眼中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仓瓜

这是阿瓜正经写了三页笔记本大纲的一号宅斗桥段,改了好多次,还是有许多瑕疵,但我已经尽力了。   等二号宅斗桥段的时候,我会再多多多想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