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三十四章 也不是红珠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390 2020-03-19 08:00:00

  第二日午膳后,阿茗气喘吁吁地来了莫佩佩的小院:“夫人,抓到红珠了!”

  莫佩佩立刻换了一身水蓝色的裙子,头上随便挽了个发髻,戴了个珍珠步摇,十分清爽。

  “那个红珠跑得倒快,就这一两天的功夫竟然都快到北司州了。”阿茗碎碎念,“不过还是被王府的侍卫给抓到了,连夜快马加鞭送了回来,眼下五花大绑在前院。”

  “王爷已经开始审问了吗?”

  阿茗:“刚抓回来没多久呢~奴婢多一嘴,夫人您做什么非要住那么偏远的废院呀?这一天天跑来跑去也太费劲了。”她每日传话也是累得很。

  莫佩佩轻轻敲了一下阿茗的脑袋:“就你最懒,本夫人乐意!”

  三人赶到前院,司明晔坐在主座上,宋宝鸢与宋碧泉面对面坐在下首处,金柳杏坐在宋碧泉身边。

  莫佩佩留下喵喵和阿茗在屋外,抬脚进去行礼:“参见王爷,王妃娘娘,侧妃娘娘。”

  “爱妃不必多礼。”

  莫佩佩一个哆嗦:别叫爱妃了,闭上你这张嘴吧,哥啊!

  莫佩佩浅笑着走到金柳杏身边的位置,金柳杏起身与莫佩佩相互扶着行了礼。

  司明晔示意身边的侍从去把红珠嘴中的布扯出来:“既然人都来了,那么就开始吧。佩佩……”

  佩佩,佩佩,佩你个头啊佩!能别一直提她嘛!

  “是,王爷。”莫佩佩扯着略带僵硬的微笑起身。

  “红珠,我看你面色红润应当是没病的吧?”莫佩佩走到红珠面前,红珠有些胖,肤色白,面上带着淡淡的红晕,嘴唇也是浅浅淡淡的粉色。哪有一丝一毫的病态?

  “爱妃说得不错,本王刚差了郎中给她瞧过,确实身体康健。”

  莫佩佩:“……”闭嘴吧,果然司明晔你一开口就惹她烦!

  “既然你身子很好,那么撒谎生病要出府去是何居心?”

  “夫人,奴婢什么都招。杀了人后奴婢很害怕,奴婢娘亲就安排奴婢出府去避避风头。”红珠颤颤巍巍,莫佩佩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任何躲闪,应该是真话,但这认错也太快了吧。

  “那么也就是说,杀人行凶之事确实都是你所为?”

  “是,是奴婢所为。”红珠垂头,她已经不想再逃避了,“管事只是给奴婢顶罪而已,奴婢恳请王爷从轻发落,奴婢愿意担下所有刑罚。”

  出府后她不敢回老家去,就怕给老家年迈的爹添麻烦。

  所以她只能往着一个方向逃跑,虽然这次出府王妃娘娘给了不少盘缠,但毕竟是逃,她又是个从没吃过大苦头的,一路上的艰辛与胆战心惊,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

  现在再想来,死了个下等婢女应当也就打几板子,赔一些钱财。何必大费周折出府去,还拖了娘受苦。

  莫佩佩很疑惑:“那你为什么要杀沈美人,你与她有何仇怨要痛下杀手?”

  红珠一个愣怔,有些迷茫地摇头:“夫人,您说什么沈美人?奴婢有些糊涂。奴婢是误杀了人还划花她的脸丢进了池塘。

  不过,那是一个下等婢女!”

  正厅里一下子特别安静,莫佩佩再重复了一遍:“你说你杀死的是一个下等婢女?”

  红珠似乎意识到一些东西,涨红了脸解释:“夫人,确实是一个下等婢女,她穿的下等婢女的衣服奴婢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奴婢与她起争执后,推搡间她不小心撞到一边的石块上昏死了过去,奴婢太害怕了就划花了她的脸,然后把她丢进了湖里。”

  莫佩佩抿唇看向红珠:“你可知,池塘里捞出来的那具尸身是沈美人!”

  红珠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她很急切:“可那人确实穿了下等婢女的衣裳,奴婢,奴婢——”

  红珠的话不像是作假,可那具尸身分明穿戴了沈美人的衣服首饰。

  难道……

  莫佩佩心中隐约升起一个猜想。

  莫佩佩的心在狂跳,她继续问:“那么朱红烟丝纱与记录的本子又是怎么回事?”

  红珠有些迷茫地抬头,她摇摇头:“朱红烟丝纱怎么了?记录的本子是管事所有,奴婢不知道啊。”

  她只是大前天晚上误杀了一个下等奴婢,怎么还扯到这些东西上。

  莫佩佩心中更加确信,她皱眉凑到司明晔身边轻语几句,司明晔的面色立马变成了锅底灰。

  红珠的一番话,他也听出了不少出入,但是真正被人说出来,他也免不了心烦暴躁。

  “你可知若不是你猜想的那般,会有什么下场?”司明晔斜睨着莫佩佩。

  莫佩佩抿唇成线,想了想红珠说的话,郑重点头:“妾身只是说出自己的猜测而已。”

  司明晔招了身边侍从附耳吩咐一番,随后闭眼,弯着手指在桌面上敲着。

  莫佩佩趁机悄悄地打量宋宝鸢的神情,宋宝鸢依旧一副平静的样子,只不过她的手一直在摩挲着手巾,看来内心也很慌啊……

  过了一刻钟,那侍从回来了,附在司明晔耳边说了一通,莫佩佩肉眼可见他的脸色越来越臭,心里却舒了口气,自己的猜测没错!

  司明晔面带厉色:“来人,把红珠拖下去乱棍打死。”

  “王爷,王爷,奴,奴婢没有杀沈美人!奴婢是冤枉的!”红珠顿时疯狂地挣扎起来。

  司明晔朝进来的黑衣人摆摆手:“你杀了人。”

  红珠摇着头大叫起来:“饶命啊,王爷,奴婢,奴婢只是误杀!王爷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王妃,王妃娘娘救救奴婢吧!”

  突然被叫到的宋宝鸢面色阴沉:“红珠,你杀人还逃跑,让你年迈的娘亲顶罪,是该杀!

  我平日虽不苛刻下人,但凡事应当有个尺度规矩,你这等不顾父母的我救不了你。”

  红珠眼眶通红,愤恨地看着宋宝鸢,但宋宝鸢也提醒了她,她还有年迈的爹娘,若是再因为她而连累爹娘,她死也不得安生。

  最终,她认命一般地低下头。

  莫佩佩看见了红珠看向宋宝鸢的那个眼神,她立刻走到红珠面前:“红珠,你一个人不可能逃得这么快,是不是有人帮你?那人……啊!”

  莫佩佩突然跌坐在地,瞳孔皱缩,面前的红珠垂着头,鲜红的血滴答滴答坠落。

  一旁的黑衣人立刻将红珠的头抬起,莫佩佩急忙遮住眼。

  “王爷,咬舌自尽。”

  片刻之后,她被人轻柔地扶起,那人柔软的手指死死地扣住莫佩佩的手臂。

  是宋宝鸢。

  “你,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莫佩佩睁眼看向身边,宋宝鸢已经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红珠被人拖了出去,只有那滩血迹还在。

  “这事你们不必再插手。碧泉,宝鸢,你们二人切勿让一丝一毫的消息传出去。”司明晔皱眉。

  几人各怀心事离开,司明晔狠狠重复方才侍从说的话。

  手上有明显的老茧,指关节粗大,处子身。

  这具穿着沈美人衣服的尸体根本就是红珠嘴中的那个穿着下等婢女衣服的婢女!

  而,沈美人,朱红烟丝纱,记录的本子出问题,做出这一切的都另有其人!这人是谁?

  司明晔眼中泛着无光的波澜,如同一个黑色漩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