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三十六章 沈兰音的葬礼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214 2020-03-21 08:00:00

  再看还在前院的司明晔,面色严厉,正厅里跪了乌压压一片的黑衣人。

  “你们,分成几波,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沈兰音的尸首给本王找回来!”

  “是。”

  “你过来。”司明晔招了身边的侍从,“去浣衣房问问那些婢女,可有人看见宋碧泉的朱红烟丝纱是谁拿走的,一丝一毫的线索都不可放过!”

  众人领了差事出去,司明晔后仰靠在椅背上。

  父皇已经年老,最近也开始忙起立太子一事。想来想去,诸位皇子中也就二皇子能与他比上一比。

  上个月,司明连竟被查出与皇城里肆虐的匪徒有些关系,名声落了不少。他现在正是如日中天,却偏生出了这等丑事。

  若是不传出去也就罢了,若是扰了父皇的清净,恐怕他也难逃咎责。大兴朝这一代的第一个王爷竟然连自己内宅的事都摆不平,传出去岂不就是个笑话?

  司明晔长吁短叹,只觉得头疼。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侍从回来了,司明晔坐直身子,正襟聆听。

  “王爷,浣衣房的婢女都不知道那件朱红烟丝纱被谁拿走了,一丝线索都没有。”侍从恭敬地回禀。

  线索断了……

  司明晔叹了口气,闭眼扶额。

  侍从:“王爷,有句话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司明晔摆手,侍从道:“府上的每一位夫人都有自己的贴身婢女。沈美人出事后,为何不见她的婢女?”

  司明晔恍然,是啊,一直由着沈兰音手中的红布料查着,怎么忘了她身边最亲近的贴身婢女!“去找来!”

  侍从满心以为这下可以立功,去了沈兰音的院子。前不久还是门若庭市,如今只剩下一个洒扫的老嬷嬷。

  老嬷嬷年纪很大了,耳朵有些不好,费劲听清楚侍从的话,摆摆手撇着嘴:“你说小梨啊……啧,沈美人拉上来那天就被吓到了卧病在床,今儿咽了气,这会儿应该已经拖到城外的乱葬岗了吧。”

  侍从失望而归,司明晔也很失望,所有与这个案子可能有关的人都死了,线索全部断开。

  侍从小心翼翼地询问:“王爷,如今该如何?还查不查?”

  司明晔眉头隆起,聚了戾气:“线索全没了,从何查起。罢了,只要能找到沈兰音的尸首,其他都好说。”

  直到太阳下山,那群黑衣人才扛了一卷席子回来。

  为首的黑衣人跪下复命:“王爷,属下在城外十里地的一处乱葬岗找到了沈美人。”

  司明晔抽出随身携带的手巾捂住口鼻:“打开。”

  席子打开,曾经美丽鲜活的女人如今毫无声息只穿着一件中衣蜷缩着躺在破旧的席子上。

  头发散乱地糊在脸上,可以隐约看见脸上扭曲痛苦的表情,她的手死死护着自己的肚子。

  “传仵作!”司明晔看见沈兰音这个动作,太阳穴突突直跳。

  仵作很快就拎着工具进来。

  “你看看她是为何而死?”

  仵作解开沈兰音的中衣,沈兰音的背上胳膊上有几处伤痕。“王爷,请回过头去,草民要切开这位夫人的尸体进一步查验。”

  司明晔转过身去。

  片刻之后,仵作:“回王爷,这位夫人的心比之旁人大了一圈,应是原有心疾。身上有外伤,但并不致死,面色唇色青紫,肺部干瘪,应该是突发心疾,胸闷窒息而死。”

  “还有,王爷……”

  司明晔:“支支吾吾作甚?有话就说。”

  仵作有些颤抖:“这位夫人已经有了将近两个月的身孕……”

  司明晔的心一落,果然如此!

  “仵作,你应当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吧?”司明晔没有转身,只是冷淡地询问仵作。

  可怜仵作浑身颤抖,好像腊月里受了冻一般。“草民,草民,知道。”

  司明晔从胸口掏出一百两递给身边的侍从,往后挥了挥手:“知道就最好,闭上你的嘴。”

  “草民谢过王爷。”仵作抖抖索索地接过银票起身离开。

  几息后。

  “去处理干净。”司明晔扯扯嘴角,他从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对人宽容一分便是对自己威胁三分,何况是这种知晓了这种丑闻的人。

  “是。”黑衣人应声出去。

  司明晔转身,地上的草席子已经重新卷了起来。他垂眸盯着破草席一会儿吩咐侍从:“你去找个手艺好些的老人给沈美人入殓。”

  虽然沈兰音这事做得确实逾矩,但这是他第一个真心对待,费尽心思娶进来的女人。她腹中的这个孩子也是他第一个孩子。

  纵使他再怎么冷心冷情,也不可能一些都不动容。

  “明日去告知王妃,后日的葬仪一些都以平侧妃礼去办。”

  侍从一听这话立刻就明白了司明晔这是不待见王妃娘娘呢。

  若是司明晔到了这个份上还猜不到点什么,可就是真的傻瓜了。

  宋宝鸢进王府后不久就突然提拔沈兰音,还总把沈兰音送到自己面前,什么意思他自然知道,无非就是后院的争锋。

  这些后院的事,他懒得管太多,反正鹬蚌相争,两姐妹都不是省油的灯,暂时分不出个高下。

  但是,提拔归提拔,宋宝鸢是绝不会大度到让沈兰音先生下孩子。若沈兰音先生下孩子,必定要被提为平妃,平妃地位与王妃同等。

  谁会在身边培养一个威胁……所以,沈兰音的这个孩子必定是瞒了宋宝鸢,刚刚提拔的人就有了异心,换做司明晔自己也会斩草除根。

  不过现在所有线索都被切断了,即使怀疑也没法证实。

  但也足以让司明晔警醒,宋宝鸢这个女人可比宋碧泉危险多了。

  第三日一大早,王府里挂上了白绫,清晨的时候司明晔就传了消息出去,沈美人突发恶疾去了。

  明明只是个侍妾,却以平侧妃的葬仪下葬,如此大张旗鼓,整个皇城里顿时议论纷纷,唏嘘不已。刚在皇城扎根任官的沈槐武一听噩耗,立马赶来了王府。

  不过,在灵堂偏厅守着的莫佩佩透过门缝看到那位身材魁梧高大,一身正气的沈槐武面无表情地磕了几个头,便离开了。

  没有一丝悲伤的情绪。

  沈槐武走后,莫佩佩出来问了个小婢女,小婢女恭敬地说:“沈大人应当是往王爷院子里去了。”

  明明是吊唁,却只匆匆敷衍。

  莫佩佩叹了口气,金柳杏拍了下她的肩膀,道:“其实,我觉得沈美人的名字也是应了她这匆匆一生。”

  兰音,兰因。

  “兰因絮果啊。”莫佩佩看向灵堂中的那口棺材。

  最美好的年纪,拥有了纯真美好的感情,本以为能够相守一生,可终究是凄凉落幕了。

  

仓瓜

到这里,沈兰音也就结局了。   年少时的感情一定炽热,但不一定长久。   还是要看清楚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