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三十九章 黑衣人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292 2020-03-24 08:00:00

  “噗嗤。”乐韵夫人司徒韵突然以袖捂嘴轻声笑道,“没想到王府里竟有如此活泼真性情的姐妹。”

  莫佩佩:别说话,我要冷静冷静。

  司明晔见过不少女子,温柔娴静的,小家碧玉的,妖娆的,高贵的,还真就没有莫佩佩这般矛盾的,明明很聪慧却也有蠢蠢笨笨的时候。

  “她一向如此。”司明晔深深地看了一眼还埋在金柳杏怀中装鹌鹑的莫佩佩,失笑,“好了,都回各自位置吧,本王还有一事要说。”

  金柳杏拍了拍莫佩佩的背,扶着她坐好,这才回到自己位置上。

  司明晔环视一周:“近日来,蛮族屡屡进犯北司州边境,本王不日后便会随军出征。

  如今朝堂上暗潮汹涌,不乏居心叵测之人趁机绵及王府。本王不在府内的这段时日,你们都安分守己一些,外边来的一律不见,不要招惹麻烦。”

  “是,谨遵王爷教诲。”

  司明晔看向宋碧泉:“碧泉,你要多上心。”

  宋碧泉心中暗喜,福身:“是。”

  司明晔看着宋碧泉低眉顺眼的模样十分受用,朝她招了手:“碧泉,随本王一同走吧。”

  宋碧泉受宠若惊,连忙款款走到司明晔身边,司明晔一把揽住她的肩膀,一同往外走去。

  宋宝鸢的脸色漆黑,堪比锅底。

  众妃妾也是有眼力见的,三五成群行了礼离开,金柳杏与莫佩佩自然也不愿意看宋宝鸢的臭脸,草草行了礼就离开了。

  宴厅只剩下宋宝鸢与司徒韵还有几个婢女。

  司徒韵看着宋宝鸢的黑锅底脸,心中暗暗笑着:“娘娘,妾身那儿有好茶,可要随妾身一同回去品茶?正好也消消食,说说话。”

  此时的宋宝鸢心里眼里都是方才宋碧泉与司明晔笑意绵绵的模样,哪还有什么心情与司徒韵瞎搞。

  宋宝鸢勉强扯出一丝笑意:“韵姐姐昨日服侍王爷想来也累了,还是回去歇息吧。说话品茶日后可有大把时间。”

  司徒韵也不强求,福身后被贴身丫头扶着离开。巧莲瞧着宴厅内没什么人了便上前安慰宋宝鸢:“娘娘莫要动怒了,先回去吧。”

  宋宝鸢虽然现在有怒气,但她也知道不好直接在宴厅发作,即使看着没什么人,但到底不是自己的地盘,保不准就隔墙有耳了。

  “回去吧。”

  巧莲忍着被宋宝鸢抓疼的手臂,微微弯腰一步一步引着宋宝鸢。回到自己的院子,巧莲立刻去沏了一壶菊花茶端上来。

  宋宝鸢看着茶杯里轻飘飘升起的袅袅白烟,长叹一声:“是我自作聪明了。”

  “娘娘何出此言?”巧莲乖顺地跪坐下来给宋宝鸢捶腿。

  宋宝鸢捏了捏发疼的太阳穴:“我以为切断所有线索就能断绝我的嫌疑。可我却忘了,沈兰音是我一手提拔的,她有了身孕却死了,我的嫌疑最大。”

  巧莲心中砰砰直跳,还是硬着头皮:“娘娘,别胡说了。到底没有确切的证据……”

  宋宝鸢一把拨开巧莲:“妃妾葬仪,本应该我与王爷商量,王爷却直接定了平侧妃葬仪。

  方才,王爷吩咐宋碧泉多上心,把我这个正妃置于何处!王爷他,定是防备我了。”

  巧莲抿唇,眼中坚定:“这事已经无力挽回,娘娘趁早释怀吧。那女人再怎么得宠现在也已经是个死人,日子久了王爷也就忘了。”

  宋宝鸢取下头上沉重的金钗步摇,随意丢在桌上:“我知道,只是心中难受罢了。”

  良久,宋宝鸢起身取了梳妆台上的妆奁,取出一只长条盒子,打开,是一对鎏金孔雀绿玉步摇。

  “你去小厨房盛一盅血燕并这对步摇给乐韵夫人送去。就说明日我邀她一同用午膳。”

  “是。”巧莲恭敬地拿了盒子出去,宋宝鸢歪在椅子里长叹一声。

  巧莲去司徒韵的院子时,司徒韵正在弹琴,琴声悠扬。

  “参见乐韵夫人。”巧莲福身下拜。

  司徒韵停下抚琴,双手摊平轻轻按在琴弦上:“起来吧,这么晚了,有何事?”

  巧莲将托盘往上举了举:“娘娘吩咐奴婢给夫人送些燕窝,再邀夫人明日一同用午膳。”

  司徒韵招了身边的贴身婢女:“秋叶,取来吧。”

  秋叶敛眸把桌上的琴抱起来递给一边的婢女,又从巧莲手中取了托盘送到司徒韵面前:“夫人,请。”

  司徒韵打开白瓷盅,阵阵甜香伴着白雾涌出,她拿了一边的小汤匙浅浅勺了一点沾唇尝尝:“嗯~真是好东西呢,回去替我好好谢谢娘娘。至于午膳,明日我定早些去。”

  “是。”

  司徒韵放下汤匙,招了秋叶:“秋叶,抓些银瓜子给巧莲。夜里给我送东西真是劳烦了。”

  秋叶从随身的荷包中抓了一小把银瓜子递给巧莲,巧莲连忙磕头:“多谢夫人赏赐。”

  司徒韵温柔地笑笑:“一些小意思,权当我给你添的脂粉头油钱吧。夜深了,我也不多留你,早些回去吧。”

  “多谢夫人。”巧莲拿了赏赐出去,秋叶把她送出院门后,仔细关了院门进来。

  此时,司徒韵脸上的笑容已经冰冷下来,她抽了自己身上的手巾擦拭嘴唇:“秋叶,这血燕是个好东西,你拿去吃罢。”

  秋叶知道主子不高兴了,连忙安抚:“夫人莫气。”

  司徒韵冷漠地勾唇,看着盒子里的鎏金孔雀绿玉步摇,这步摇确实珍贵,但是把自己用过的送人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宋宝鸢!

  “我才不生气,我出身旁系,她是主家的小姐,把我看做附庸又不是一天两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呵,真以为我就甘心么?”

  秋叶在一旁:“夫人倾国倾城,肯定能久得王爷宠爱。”

  司徒韵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是啊,自己有这么美的脸,又何愁不来恩宠呢。“宋宝鸢,是你帮了我一把呢。放心,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也给我俯首称臣!”

  “夫人总会有这么一天的!”秋叶眼中也满是期冀和野心。

  司徒韵沉浸在自己幻想的未来中开心了许久,后窗的轻轻的笃笃声打断了她。

  她恍然回过神,秋叶也连忙福身出去:“夫人,奴婢就在门口看着。”

  司徒韵点了点头,脸上拂过一丝开心的笑意,等着秋叶离开,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去开了后窗。

  后窗飞进一个黑影,两人立刻拥抱在一起。

  那人全身都裹了黑衣,只剩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司徒韵有些迷恋地看着那双眼睛,声音甜腻婉转:“阿渊~”

  被叫阿渊的男人有人猴急,他喘着粗气伸手摸进司徒韵的衣襟,亲着司徒韵娇嫩的脸颊,声音沙哑:“心肝,本……我明日就要离开。”

  司徒韵搂住男人,扭动地就像一条小蛇:“那就把烛火吹了。”

  屋内烛火熄灭,黑暗中隐约传来几声压抑的呻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