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配也要爱情

第四十章 陈延云的道别

女配也要爱情 仓瓜 2269 2020-03-25 08:00:00

  家宴之后的三天,莫·还要脸·佩佩都窝在窗边的榻上,美名其曰要深刻地反省以及冷静。

  第四天,喵喵真的是受够了这个已经持续三天除了拉撒,连吃喝都不下榻的懒蛆!

  “亲爱的……”喵喵咬牙切齿地端着粥碗进来,脸上诡异的微笑让莫佩佩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你也应该从你尊贵的榻上下来走动走动了吧。再躺下去会四肢退化!”

  莫佩佩语重心长:“喵喵啊,你要体谅一下我受伤的心。我每天在这儿躺着都在思考人生呢!”

  喵喵冷笑一声,转身把粥碗放到桌子上:“你就慢慢思考吧,我帮你把粥喝了!”

  莫佩佩一大早醒过来正饿得慌,立刻起身,披了一件外衣屁颠颠地坐到喵喵身边:“哎呀,一个人喝粥多寂寞,我来陪你一起哈。”

  喵喵面无表情地把咸菜碗推到莫佩佩面前,继续咕噜噜喝粥。

  “咚咚咚!”

  有人敲院门。莫佩佩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寻常来找她最多的无非金柳杏或者她的贴身婢女阿茗,可这两人从来都是直接进来。

  “我去瞧瞧。”喵喵扯了随身的手巾擦拭唇角,起身往外去,莫佩佩紧随其后。

  “是谁?有何事?”喵喵贴在院门上询问。

  门外静默了几息。

  喵喵与莫佩佩面面相觑,皆是面露疑惑,谁啊?

  “佩佩……”清朗的声音带了一丝缱绻抱怨,却让莫佩佩不寒而栗……

  靠!

  神经病陈延云怎么来了!

  莫佩佩连忙开门,四处看了看,然后火急火燎地把陈延云这个大炸弹给拉了进来。

  做完这些动作莫佩佩已经气喘吁吁,不是累的,而是吓得。

  “你怎么来了?”

  陈延云看着莫佩佩紧张的神色,心中起了逗弄的心思。

  “我怎么不能来,你这个负心人许久都没去看我了。”

  陈延云本就长得好看,这么委委屈屈地看着你,更是不由得心软。莫佩佩又想到这娃这么高高大大一个俊帅的小伙子竟然被强行藏在府中做禁脔,更是心中慨叹不已。

  “哎……你我身份都特殊,本就不方便一直见面。

  不过,你今天这样出来,不怕被人瞧见?若是你暴露了,司明晔不得弄死你?”

  陈延云看着莫佩佩焦急的神色,心中泛上一股奇特又舒服的暖流。

  “我不会暴露。”

  莫佩佩叹气,也是,陈延云虽然是个神经病,但他确实有许多本事,大抵也是不必担忧他的。

  “你今日冒险出来找我不会就是来与我闲聊几句吧?”

  陈延云伸手抚了抚莫佩佩的头,眼中十分温柔:“自然不是。我只是来与你道个别。”

  “什么?”

  陈延云揽住莫佩佩轻轻呢喃:“我要去复仇了。”

  可是被揽在怀里的莫佩佩根本听不清陈延云在讲什么,她使劲挣来他的怀抱:“你说啥?我都没听清。”

  陈延云保持着姿势,有些呆滞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怀抱,眼中的墨色浓稠。果然还是嫌弃他吗?

  是啊,他多脏啊……

  堂堂一个男人却雌伏于另一个男人,恶心吧。

  莫佩佩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知道陈延云周身的气息越发低沉,完全不似刚才的轻松平和。

  “陈美……陈延云?”莫佩佩咽了口唾沫,大着胆子伸手去陈延云面前晃了晃。

  陈延云一把抓住莫佩佩的手,眼中的偏执几乎迸发。“你不能抛弃我,你不能抛弃我!你不嫌弃我的——”

  明明你说我不恶心的!你还说不必一直挂着虚伪的笑!

  莫佩佩被他抓的手臂都快断了,倒抽着冷气拍打陈延云,狠狠磨着后槽牙:“你个疯子给我撒开!抓得我疼死了!”

  陈延云眼中的疯狂散去不少,替代的是无止境的忧伤。他把头抵在莫佩佩的肩膀上,呢喃:“别抛弃我,别……”

  莫佩佩朝天翻了个白眼,拍了拍他的脑袋:“起来吧起来吧,你以为你这个脑袋多轻哈?重死了!”

  陈延云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面上却更加委屈,看着陈延云水润润的黑瞳,莫佩佩心中一颤。

  我艹!

  真特么受不了这种小狗一样的眼睛!

  莫佩佩不自在地挪开眼神,故意没好气:“你到底找我干嘛?刚才你抱的我死紧,我都没听见!”

  “我来找你道别的,我要走了。”陈延云语气低落。

  这个语气……莫佩佩眼皮一跳,这娃要干什么啊?不会是想不开要干啥傻事吧?

  “喂喂喂,陈延云,陈疯子!你干什么去要和我道别啊?”

  陈延云笑着看着莫佩佩的眼睛:“不告诉你。”

  莫佩佩的脑补越发停不下来,要是陈延云真的想不开要去寻死,那她肯定会有愧疚感!

  想想有一个人状态很不对地和你道别,然后就去死了,是个人心里都会难受!

  这可不行!即使陈延云是个彻底的疯子,但让一个人几乎是死在她面前,她可做不到不去拦。

  这是深刻在骨子里的人道主义……

  她连忙抓住陈延云的袖子,话说得颠三倒四。

  “喂!虽然被强迫这事挺不光彩的,但这不是你的错,都是司明晔那个色狼的错,你可别想不开啊!好歹也是一条命啊。

  人只有活着才能做更多事,死了可就啥都没了啊!你别乱来啊。”

  陈延云有些莫名,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莫佩佩是在担心他做傻事。

  “我若真的因为这个想寻死,早就死了。我有其他的事。”

  莫佩佩皱眉咕哝着:“你个神经病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想不开……”

  “你说什么?”陈延云一脸好奇地凑近莫佩佩。

  莫佩佩连忙避开,装作无事地咳了咳:“哦,没说什么,就说你去做事的时候小心一点咯。”

  “哦……”陈延云拖长尾音。

  “你找我没别的事了吧?”

  陈延云抿唇:“不要出门,爬墙偷溜出去也不要。”

  莫佩佩老脸一红,摆手:“知道了知道了。”

  “嗯。”

  相顾无言……

  莫佩佩:“要不,进去喝杯茶再走?”

  “不了,我走了。”陈延云摇摇头。

  莫佩佩挥挥手:“那走吧,一路顺风。”

  陈延云转身,迟疑了一瞬间,莫佩佩注意到了,她咳了一声。

  “陈延云!”

  陈延云转头:“什么?”

  莫佩佩毫不扭捏地走上前轻轻拥住他,低声道:“陈延云,好兄弟!一定要确保自己平安。”

  陈延云心中漏了一拍,看着莫佩佩的发顶轻笑:“你真的很聪明。”

  莫佩佩心中安稳不少,用力拍了拍陈延云的后背:“记住了,一定要平安。”

  陈延云低声应和,然后松开莫佩佩转身离开。出了院门后,他飞身至附近的一棵树上,盯着莫佩佩进了屋许久,才离开。

  “小狐狸。”声音随着轻风飘散在空中。

  

仓瓜

陈延云不是男主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