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第009章 空头支票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殷乔之 2151 2020-02-21 01:01:57

  陆鸣脸色微变,“笙西,别开玩笑了。”

  “我们熟吗?犯得着跟你开玩笑?总之爱信不信,以后别在我面前晃,烦。”

  季笙西见时间差不多,楼上应该快赌完了,她得赶紧过去,免得错过表现的机会,谁知陆鸣抓住她的胳膊,“笙西,之前你不是这样的,你说只要我帮你把秦家拿下,我们就在一起,现在可以对外公开了吧?”

  “秦淮对你那么好,你转身就把他卖了,就你这样的人,我敢跟你在一起吗?”

  季笙西没空跟他扯淡,甩开他的手就往前跑,陆鸣表情冷下来,几个大步上前拦住她,“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季笙西,你想过河拆桥?”

  季笙西推他推不开,恼了,冲他吼道,“我就过河拆桥又怎么样?你咬我呀?走开!”

  陆鸣眼眸一暗,咬牙切齿道,“为了你,我甘愿背负骂名,被人戳脊梁骨,我牺牲那么多,你把我利用完了就想一脚踢开,你没良心!”

  季笙西忽然笑了,“良心?你跟我讲良心?陆鸣,别以为你心里那点龌龊的想法没人知道,你嘴里口口声声说喜欢我,今早却从一个十七八岁的小男生身下起来算怎么回事?”

  她撇了一眼他的下面,愤怒的骂道,“要老娘承认你,你他妈的也要起得来才行,你每次来季家找我,那次眼睛没直勾勾的往季川渝那边偷瞄?当老娘瞎了吗?一听说季川渝在洗澡,你恨不得当场扒光自己冲上去!最侮辱人的是,你不喜欢老娘也就算了,你丫一个被压的,还来跟我装深情,你要不要脸!”

  “你……”

  陆鸣惊出一身冷汗,他的确不喜欢女的,可他从未对外公开过这个秘密,他做人做事谨慎,公众场合非常注意形象,每次跟人约会也十分小心,就是怕被人捏到把柄。

  他觊觎季家的权势,又试探过季川渝,若不是季川渝是个直男,对这方面极其恶心排斥,他也不会强迫自己接近季笙西。

  “你……怎么会知道……不可能的……”

  陆鸣内心受到强烈冲击,他知道季笙西不是傻白甜,可也没料到她会把自己调查的这么清楚,仿佛他的一举一动都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你从小到大干过的缺德事我都知道,你想被季川渝上,我没拦着,不过拿不拿得下就要看你本事了,别到时候人没得到,作案工具给你没收了,我看你怎么得瑟。”

  她可以杀尽漫画里所有人,只为跟读者赌口气儿,陆鸣就不要指望现在她会心慈手软,嘴下留情。

  这阵子在秦淮那儿受的气,早就让她像个炮筒了,谁点炸谁。

  不过她漫画里的人物果然没一个心理正常的,都有病。

  震慑住陆鸣后她快速离开,因为错过了时间,秦淮已经从顶楼离开了,没拦截住。

  “喂,秦淮呢?”

  季笙西焦急的打了个电话给季川渝,他的人一直盯着,要了个位置,一边狂奔一边吩咐。

  “赶紧摆平对方的人,记住,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对方劫杀,还有,让你的人准备,不要手下留情,全部冲我招呼!”

  跑了一头汗终于看到那抹精瘦身影了,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她看见迎面有个人朝秦淮走来,按照剧情,袖子里准偷偷藏了刀,果然,一靠近就冲秦淮杀过去,季笙西瞪大眼睛,抓起一旁的花瓶就砸过去。

  “走啊!”

  季笙西拉着秦淮往前跑,那人穷追不舍,结果半路又遇到另一路的伏击,双方一打照面,杀手都懵逼了,咋这么多人?

  季川渝这猪除了咆哮,能不能干一件靠谱的事儿?

  估计是办事效率太慢,对方还没来得及撤回杀手。

  现在双方夹击,他们成了夹心饼干。

  季川渝这边的杀手又被下了命令玩真的,犹豫了片刻,也喊打喊杀的往上冲。

  秦淮和季笙西真的是费了一点功夫才摆脱。

  他们喘息着藏在轮船的杂物间里,面对面背靠着墙壁,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不过季笙西看起来要严重许多,有真的伤口,也有用血浆偷偷染的。

  她的身体顺着墙壁慢慢跌坐在地上,脑袋微垂,一动不动,浓厚的血腥味儿从她身上传来,那里还有以往阴险狡诈的模样,反而颇有几分可怜。

  想起刚才的一幕幕,秦淮背脊很僵硬,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嗓子像被东西堵住了,良久,他努力克制情绪,哑着嗓子讽刺,“没想到你季笙西也有同情心泛滥的时候?”

  他手指尖还残留着温热的血液,粘粘的,有些烫手,这是刚才她替他挡刀留下的。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就为了戏耍他?

  季笙西缓缓抬起头,小脸比以往见到的任何时候都脏,有血有污迹,透着不正常的苍白,她扬起一抹淡淡的笑,“秦淮,在你的心里,我的良心应该早被狗吃了,你这样想也很正常,我的确是个很糟糕的人,这一点我无法否认,不过现在,我会保护你,让你好好活着。”

  秦淮五指收紧,额头青筋暴起,“你不觉得你的话很可笑吗?你害死了我的父母,让我家破人亡,现在却告诉我,你希望我好好活下去?我想请问我该怎么活?当作一切都没发生吗?”

  季笙西自己也觉得这逻辑狗屁不通,她得按个合适的理由,秦淮最大的心结是父母的死,如果他父母没死他的心肠绝对不会如此冷硬。

  “秦淮,你的父母……可能没有死……”

  虽然在漫画里秦淮的父母的的确确已经死翘翘了,但说不定她可以复活,先开个空头支票哄得秦淮开心,回头问问贱蛇,要退一万步真没办法,大不了再弄死他一次从头来过。

  那只贱蛇不知道又跑去那里憨吃哈胀了,今天一天都没出现,不过不在最好,省得碍眼。

  秦淮瞳孔放大,弯腰抓住她的领子,一把将季笙西粗鲁的提起来,再狠狠按在杂物上,整个人都在颤抖,“你说什么?他们没死?”

  “应该是……”

  季笙西没有反抗,认真凝视着他。

  “季家对外看似是我跟季川渝一起管理,其实真正说了算的人是季川渝,他一直拿我当挡箭牌,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从来没有真正把我当妹妹看待,经常打骂虐待我,在你朋友面前当众羞辱你也是他逼我做的,如果我不听话,他就会马上让人杀了你。”

  “我承认一开始我的确是抱着目的接近你们的,后来伯父伯母对我太好了,那些温暖是我在季家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我后悔了,但秦家季川渝势在必得,我阻止不了,所以我跟他谈了条件,我可以帮他夺下秦家,但不能伤及你们性命,他答应了,可谁知他事后反悔。”

  “你父母不是我让扔海里的,是季川渝,我跪在地上磕头求他不要这样做,但他还是一意孤行,目的就是想让你彻底的恨死我,这样即使我说出实情,你也不会相信,不过我有安排人偷偷潜伏在一旁,想要救他们,但一直没有发现你父母的踪迹,你也没找到他们的遗体对不对。”

  “所以我怀疑你父母根本没死,而是被季川渝囚禁起来了,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调查,因为暂时还没有太明确的线索,所以没告诉你,也怕走漏消息被季川渝知道了会对你父母不利,咳咳咳咳……”

  季笙西咬破藏在嘴里的血包,捂嘴咳嗽了几声,然后不经意让他看见嘴角的血后,在假装偷偷的擦拭掉。

  “秦淮,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给你个交代,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若你父母真的死了,我拿自己这条命赔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