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第017章生死与共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殷乔之 2056 2020-02-26 01:07:45

  秦淮抹掉嘴角的血,见她一动不动,走过去轻轻踢了踢她,“季笙西?”

  季笙西虽然没有致命的伤,但皮肉还是遭了不少罪,她像烂泥一样的躺在地上,心咚咚的跳,浑身热气腾腾,听见了故意没回应。

  吓吓他。

  让你丫的不第一时间冲上来,差点就以为失策了。

  “没死就吭一声?”秦淮急躁的蹲下身去,伸手拍打她的脸颊,“季笙西?季笙西?”

  季笙西慢慢睁开眼睛,先不聚焦,过了两秒才对上他的视线,看见他微微咧嘴满足一笑,“我死了是不是?不然怎么会看见你守在我的身边?原来死后可以这么幸福。”

  秦淮暗暗松了口气,原本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不过语气还是特别冰冷,“你没死,他们走了。”

  “没死?”季笙西眼珠子转动了几下,唇瓣微颤,不敢相信,“我怎么会没死?季川渝不可能心慈手软的?难道是你……救了我吗?”

  “不是。”秦淮坐在地上撇开头,神情不自然,嘴硬道,“你皮太厚,他们打累了你也没死!”

  说谎也不打草稿,没救她,他怎么会回来?

  刚才他为自己厮杀的画面她都看到了,那眼神那脾气,说真的,帅爆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他还是心软了!

  一个人本性难移。

  虽然是手段,但她用大把的爱砸了他这么久,终于还是在他坚硬如石头的心上砸开了一条缝。

  只要他踏出了这一步,往后他若再想对她无动于衷就难了。

  “你赶紧去医院吧,我走了。”

  秦淮拍拍屁股起身准备离开,可门打不开了,而且门把手有些热,他一震,马上又摸了门板,也是热的,愤怒的踹门。

  “他们锁门了,而且还放了火。”

  “什么?”季笙西艰难的撑起身体,摇摇晃晃的走过去。

  秦淮没有理会她,而且在想办法,这房间里没有窗户,不早点破门,他们迟早会憋死在里面。

  “我帮你。”

  季笙西自己也没闲着,用拳头拼命捶打着,逐渐升高的温度让她的双手变得通红,再下去,非变成烤鸭掌不可。

  秦淮一把将她拉开,烦躁的道,“别添乱,滚一边儿去。”

  “秦淮,你小心一点。”

  季笙西顺势趁机休息,手都要废掉了。

  幸好问过贱蛇,受的伤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回去的时候身体比原来的还要好,不然她真怕要瘸着瞎着回去了。

  这门是木质结构,当然,这是临时换的,质量不咋地,虽然要费一点劲儿,但困不住秦淮。

  秦淮捡起砍刀,狠狠砍下去,震得虎口发麻,但门也微微有些开裂,接着又来了两刀,破了一条缝,有烟雾灌进来。

  “咳咳咳……”

  季笙西剧烈咳嗽,快速脱掉衣服,端起季川渝喝剩下的半瓶矿泉水浇在衣服上,然后递给他,“秦淮,你快捂着……咳咳咳……”

  “不需要。”

  秦淮一脚将门踢出大洞,试了试,勉强能钻出去,他查看了一下,火势还没烧到他们这里,但浓烟太大。

  他钻出去后回头,见季笙西杵着不动,“走不走?”

  “你一个人走吧,活着的机率会大很多……咳咳咳咳……”季笙西虚弱的靠在里面,把湿衣服从洞里伸出去,“这个你拿着,我伤得太重,带着我就是累赘……而且我本来就该死……你的父母我已经让我的心腹去接应了,他们会来找你,你不用担心……”

  烟雾缭绕,看不太清楚彼此的表情。

  秦淮沉默,忽然伸手拽着她的胳膊,将她强行拉出来。

  季笙西假装站立不稳的靠在他身上,却又还装模作样的挣扎,嘴里说的比唱得还好听,“你别管我,快点走吧,你好不容易才父母团聚,我不想害死你。”

  “闭嘴!”

  秦淮被她吵的太阳穴疼,撑着她往楼下走去,扶手已经燃起来,空气中的高温烫的皮肤发疼,两人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这别墅里很多易燃的东西全部都搬走了,所以没有燃的特别快,而且请了专业的人来看过的,算计了位置。

  季笙西也怕自己被烤焦了,虽然不会真正的死去,但还是要承受那个死的过程,所以特别谨慎。

  她在轮船上救了他,这次换他救她。

  这样就有两次的生死与共了。

  季笙西借着自己“虚弱”,厚颜无耻的对他能贴多紧就贴躲紧,摩擦摩擦,万一起电了呢?

  虽然她没打算跟他谈一场恋爱,可要是秦淮对她多少起了那种心思,也方便她后面行事。

  毕竟有了感情,他就算恨自己,也会克制不住想要靠近自己。

  秦淮从来没有跟女孩子这么靠近过,哪怕他努力去忽视,将注意力放在寻找出口上,可那柔软的身段还是清清楚楚印在他的肌肤上,令他觉得别扭和不自在。

  他拉开一点距离,可她又蹭过来,如此反复几次。

  早知道就不救她了,真是麻烦。

  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忍耐下来。

  季笙西一直在偷偷观察他的反应,鸡崽子可真纯情。

  也是,在她的漫画里,他还是雏儿,到死都是。

  除了复仇,根本没有花天酒地的心,更别提找女人。

  这样的身材,这样的腰腹力量,没物尽其用,真可惜。

  突然,有东西燃烧着掉下来砸在他们前面,席卷了火势,热浪冲击,两人快速往后退。

  “秦淮,你带着我真的走不出去,我不行了……”

  季笙西掰开他的手,用尽力气推开,捂着胸口,哽咽道,“我求求你走吧,咳咳咳……”

  她像终于撑不住,慢慢跪坐在地上,脑袋低垂,声音微弱,“快……走……”

  秦淮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薄唇紧紧抿着,垂在身侧的手一寸寸收紧。

  其实季笙西也紧张,怕狗东西真的扭脸走了,可她得让这次生死与共,在他的记忆中深刻一点,太容易的事情,很快就会被遗忘。

  她要让他知道,在现在季笙西的心中,他秦淮的命比一切都重要,包括季笙西自己。

  她不会做任何拖累他的事。

  季笙西不敢去看他的神情,怕穿帮,她只能尽量表现的可怜无助一点,博取他的同情。

  可千万不要让她失望,不然今晚所有都白忙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