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第019章这才是二十岁该有的生气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殷乔之 2116 2020-02-28 00:27:05

  秦淮脱掉外套躺下,他今天费了不少精力,很累,却没有困意,耳畔是季笙西微弱的呼吸声。

  脑海中思绪翻涌,暗暗下决心。

  她说她让自己的心腹去接应父母?

  要是明天他看不到他们,他就马上把这个可恶的女人扔回给季川渝,这次就是剁碎了喂蚂蚁,他都不会管。

  躺在这张又破又硬的床上,季笙西那叫一个高兴,终于攻进这间小破屋了。

  这屋子的门就像是秦淮心中的一道门槛,这是他最后的避风港,虽然他言语表情依旧充满了对自己的讨厌,但其实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退步了。

  不过这蚊子是真的很讨厌,吵得她脑瓜仁儿疼,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炮轰。

  嗡嗡嗡的。

  好烦啊。

  好想一巴掌一个给拍死呀。

  不过她现在是虚弱的伤患,做不出那么凶悍的动作。

  “秦淮……”

  她闭着眼睛,声音细若游丝。

  他不耐烦的道,“说!”

  “有没有……蚊香……”

  “没有,你要不习惯就滚。”

  “我……想上厕所……”

  “出门右转走五十米。”

  季笙西也没奢望他会扶她,捂着胸口慢慢撑起身体坐起来,扶着墙佝偻着身体走出去。

  秦淮脑袋枕在胳膊上,偷偷掀起眼眸看了她一眼。

  应该死不了吧?

  肯定死不了,要死早死了。

  这女人跟有九条命一样,无论怎样对她,没搁多久又能活蹦乱跳。

  季笙西知道他盯着自己,为确保不会穿帮,离开小破屋几十米藏到一个角落里才到处挠。

  痒死了。

  那些死蚊子。

  胳膊上竟然给她咬了一排的包。

  靠,拿她当正餐在啃啊?

  为什么不咬秦淮?

  全逮着她算怎么回事?

  季笙西把手抓出了一条条印子,看了一眼贱蛇,命令道,“你去把那些蚊子吃了。”

  贱蛇傲娇道,“我不爱吃蚊子!”

  “你一蛇凭什么不吃蚊子?”

  贱蛇跟她理论,“蛇凭什么就要吃蚊子?再说了,蚊子吸你们人类的血,那血多脏啊,我还是喜欢吃牛肉丸鱼丸老母鸡,鸡还得是跑山鸡,养殖场的太难吃,一口的肥油。”

  季笙西双手叉腰,凶巴巴的道,“我不管,你必须把那蚊子给我解决了,不然我怎么睡觉啊?我还是伤患呢?”

  “你不要装可怜,你身上的伤大部分都是假的,而且你的复原力比普通强很多,别想唬我,我可聪明着呢。”

  贱蛇被揍了这么多次,巴不得那些蚊子替它多咬她两口。

  它打又打不过,憋屈得很。

  季笙西气得头顶冒烟,贱蛇被她盯的头皮发麻,怕她动粗,急忙道,“你赶紧回去,不然秦淮以为你掉茅坑,万一出来找你怎么办?”

  这话的确一下子就戳中了季笙西弱点。

  她慢吞吞的回去,一进屋就对上秦淮冰冷的视线,她笑着问,“怎么了?”

  “既然你醒了,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我爸妈呢?你的人把他们带去哪儿了?”

  季笙西脸上的红肿依旧,坐在床沿,缓了口气道,“在一处安全的地方,今天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很累了,让他们先休息一晚,明天我安排你们见面,如果你不信,可以看看最新的新闻。”

  把手机递给他。

  秦淮快速阅读,刚发布出来的,在季川渝的别墅里找到了他的父母,还有照片,虽然有些模糊,但看得出他们还算健康无碍。

  这个文章一直在强调,为什么“已死”的人会现在在私人别墅里?

  很显然就是冲着季川渝去的。

  季笙西解释,“这些年我受季川渝欺压,但暗中也培养了几个自己的人,虽然这件事不足以击垮季川渝,但至少会给他添不少麻烦,而且你父母被高调救出,要以后再有什么事,大家绝对会联想到季川渝,所以他暂时不敢再轻举妄动。”

  秦淮将手机扔给她,粗鲁的吼道,“关灯,睡觉!”

  季笙西见他抱着手臂侧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

  丫的心里肯定老感动了,就是嘴硬。

  重新躺下,虽然那些蚊子还是不胜其烦,但季笙西在心里骂骂咧咧中还是睡着了。

  单人床狭窄,不知不觉中就抱到了一起,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季笙西太过于主动,使劲儿往秦淮怀里塞,简直就是契而不舍,弄得秦淮心烦意乱的,要不是地下睡不下一个人,他早把她踹下去了。

  早上,秦淮是热醒过来的,耳根子后面、脖子上全都是汗。

  暑伏天气还没过,他用手随便胡噜了一下,手心都滴答着汗珠子,再看看缠在自己身上的季笙西,一大早就让人冒火。

  “季笙西!你给我滚开!”

  秦淮两只手把她的头发抓成了鸡窝。

  季笙西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逮住机会两条胳膊一伸,又将秦淮圈到怀里,抱得那叫一个满足,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

  “淮子……”

  尾音儿拖的老长。

  秦淮黑着脸,怎么会有这么无赖无耻不要脸的女人?

  季笙西的手往他的下摆钻。

  秦淮抓住她的手毫不留情的骂道,“你想男人想疯了是不是!”

  “想的男人就是你啊。”季笙西暂时把手收回,一副忠心赤胆的模样,“之前伯父伯母不是还想撮合我们吗?我觉得这主意不错,要不试试?”

  “做梦!”

  秦淮拧着眉毛,一脚把她踢开。

  季笙西固执的就是要扯上点关系,黑白颠倒。

  “我怎么就是做梦了?昨儿我们睡了一晚,不是挺好的吗?你还把我楼的那么紧,我知道你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没事,我都懂,淮子,以后你爸妈就是我爸妈,我会好好孝顺的。”

  秦淮又气又恼,“闭上你的臭嘴!”

  季笙西乘其不备,在秦淮性感的下巴上咬了一口。

  “你!!”秦淮从包里把砍刀摸出来,闪着寒光,“你闭不闭嘴?”

  “你连发脾气的样子都这样好看,我看着就高兴。”

  季笙西不敢再扑上去,笑着躲开,被撩失控的秦淮比冷冰冰的他有趣多了。

  就像所有正常的情绪又都回来了。

  这才是二十岁该有的生气,以前太死气沉沉了。

  秦淮横了她一眼走出去,来到院子里的水龙头前,拧开后脑袋伸出去把脸和头一起洗了,冰凉的自来水顺着脖颈子直接流下来,心里终于痛快了一点。

  他有时候彻底拿季笙西没辙,你说你要是真和她急眼,伤了自己的元气,她还满不在乎,弄不好还变本加厉。

  要是这么忍气吞声的,又咽不下这口气。

  这个女人就是魔鬼!

  “喵~”

  一只野猫突然跳下来,围着秦淮打转,肚子又瘦又瘪,估计是饿了。

  秦淮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连湿漉漉的头发都没来得及擦,拿了面包掰成小块,蹲在地上温柔的喂它吃,见它吃的狼吞虎咽,还心疼的摸摸它的脑袋。

  季笙西看到这一幕,老泪纵横,混了这么多日子,还不如一只猫的待遇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