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第021章 替她说好话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殷乔之 1885 2020-03-01 00:56:01

  季笙西的手机响起,瞥了一眼,是陆鸣打来的,接通后直接问,“怎么样?”

  陆鸣昨晚正享受着,结果被季笙西一个电话给打断了,自从季笙西剥了他的伪装后,他气的不想搭理她,巴不得离这个变态的女人越远越好,可这女人恬不知耻让他去季川渝别墅救人。

  不去就威胁。

  没办法,他只能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不得不妥协,招惹到她,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当初还天真的想算计她后捞点好处,结果被掀了老底。

  “都安顿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忙活了一夜,守到现在,可以走了吧?”

  陆鸣尽管努力压制,可火气还是不小,这一晚,他跑前跑后,又录口供,又安排上新闻,还要伺候两老人,包括不停为她说好话。

  忙的脚不沾地,眼睛里全是血丝。

  “等我过来再说。”

  当初算计秦家,他也有份儿,凭什么让她一个人受罪,都别想逃。

  季笙西挂掉电话,“淮子,走吧。”

  秦淮掀起眼眸看着她。

  开车过去的路上,秦淮机械的翻着抽纸盒,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整个人紧张的手都在抖。

  季笙西难免打量他的神情,见他表情有些不自然,不由出声嘱咐,“你放松点儿,省得伯父伯母看到担心。”

  秦淮微微蹙眉撇开头,将纸巾盒扔开,难得没有怼她。

  车子一路开进小区,隔着老远就看见有警察。

  季家用卑劣的手段搞垮秦家人人皆知,却苦于没有证据,所以一直逍遥法外,昨晚得到内线救出秦家两老,为了以防万一季川渝报复,所以警察轮番守着。

  得知父母被囚禁,秦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担心,他们过的好不好?

  下了车,秦淮看着这栋楼,心如刀绞。

  季笙西道,“秦淮,进去吧。”

  他慢慢迈开步伐,心压抑到极致,眼前仿佛像断片了一样,周围的事物有些恍惚,当站在那扇门前,他双手捏紧,隔了几秒才抬手敲门。

  里面的人似乎也在等待着这一刻,听到声音便快速来开门。

  来开门的人穿着灰色长裤和白色麻布衣的男人,很高,很瘦。

  秦淮直勾勾的看着男人的脸,直到对方开口叫了他的名字,“淮子。”

  是秦父的声音。

  秦淮简直不敢相信,站在面前的人是父亲?

  他一眨不眨,定睛去瞧,那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确实是父亲,只不过三个月未见,他整个人瘦的快要脱相,他一时间竟然不敢相认。

  “是阿淮对吗?”

  另一声中年妇女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秦父哽咽的应道,“对,是儿子。”

  他红着眼眶又叫了一声,“淮子……”

  秦淮猛地冲上前去,用尽全力抱住怀里的人,他紧紧攥着父亲背后的衣服,紧抿着唇瓣,闭上眼睛,止不住浑身发抖。

  秦父也抱住秦淮,伸手摸着他的后脑,秦淮咬破了嘴唇,嘴里瞬间充斥着血腥的气息,可饶是如此,依旧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悲伤以及喜悦。

  把脸埋在秦父肩头,秦淮忍了再忍,终是忍不住,从压抑到哭出来。

  秦淮从小就是硬脾气,很少哭,更别提像现在这样,哭得撕心裂肺,像要将这阵子压制的情绪,以及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为什么父亲会瘦这么多?

  他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季川渝刁难他了对不对?

  秦家出事那儿,他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来换父母平安。

  秦父一边默默的流泪,一边像是小时候一样,伸手轻拍着秦淮的后背,轻声说,“没事儿,爸没事儿,男子汗大丈夫,不哭。”

  秦淮也只有在父母的面前才肆无忌惮的当个孩子。

  “看看你妈,她想你了。”

  秦父松开,往旁边让了一步,秦母在几米外早就哭的不行,秦淮走到她的跟前,窝到她的怀里,“妈,儿子不孝,你们出事的事情没能陪在你们身边。”

  秦母心疼又爱惜的用脸颊蹭着秦淮的头顶,低声回道,“不怪你不怪你,只要你好好的,爸妈就什么都不怕。”

  秦父拍拍他的后背,轻声道,“现在我们一家团聚了,这是好事,淮子不哭。”

  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秦父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一个人在外面过的好不好?是不是吃苦头了?”

  秦淮抿唇摇头,“没有。”

  秦父又问,“季小姐跟你一起来了吗?”

  此话一出,秦淮下意识看向门口的方向,秦父明白,“这阵子外面发生的事,还有昨晚季小姐为了救我们被季川渝抓住的事,陆鸣都跟我们说了,淮子,人非圣贤,如果季小姐真的洗心革面,未尝不可以给一次机会。”

  陆鸣挑了对季笙西有利的话说,至于秦淮被羞辱的事,自然忽略了,反正把季笙西迷途知返、又可怜的形象高高竖起。

  秦父秦母被关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秦淮的安危,得知季笙西为了秦淮跟季家闹翻,在秦淮身边护他周全,甚至救了秦淮性命。

  哪怕以往季笙西算计过秦家,他们也不计较了。

  毕竟人生中总有无可奈何的,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其次,秦父秦母也不想自己的儿子陷在仇恨里,得不到快乐。

  秦淮没有吭声。

  秦父盯着秦淮的脸,像是努力要从他脸上看出他心中的真实想法。

  “这阵子我跟你妈失去了自由,但也清楚的认识到什么是最珍贵的,那就是人,只要人在,身外的一切都不重要,秦家没有,我们可以再创建一个,淮子,看开点。”

  季笙西竖起耳朵在外面偷听。

  秦淮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就是父母,他们的话绝对能影响到秦淮,再加上又恰好是一家团聚的时刻,秦淮没有那么多的防备和抵触,肯定更能听进去。

  这边如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这招对付一般人绰绰有余,可秦淮不是一般人。

  他的心要硬起来,别说是锤子了,就是炸弹都炸不穿。

  听见父母一个劲的替她说话,秦淮只觉得季笙西这女人心机真重,手段真了得!

  短短一夜,就笼络了父母的心。

  她是属泥鳅的吗?见缝就钻?

  若季笙西此刻能听到秦淮的心声,估计会气得失去理智,自暴自弃,当场去把他捅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