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第022章沮丧和失落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殷乔之 2401 2020-03-02 01:01:28

  陆鸣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夜,没怎么合过眼,整个人显得憔悴,想走又不敢走。

  结果季笙西过来正眼都没瞧他一下,满心都是秦淮身上,气的鼻子冒汗,他没功劳也有苦劳,好歹慰问一下吧,把他晾在一边算什么?

  陆鸣脑袋一发热就冲上去,“季笙西。”

  季笙西眼睛还专注的看着里面,心不在焉的问,“干嘛?”

  陆鸣不悦的强调,“我走了!”

  季笙西怕里面听到,搭着他的肩膀拐到一边,“走什么走?少被捅一次就那么难受?等下万一秦家还缺点什么?你不在谁去买?”

  陆鸣瞪着她,“你别太过分了!”

  “我怎么就过分了?”

  她给了他生命,说句不好听的,他就是叫自己一声妈,她也担得起。

  妈指挥儿子做点事怎么就过分了?

  看见她对待秦淮的用心和态度,陆鸣心理落差极大,也不见她对他这么好过,特别不服气。

  “以前你勾搭我的时候,就叫人家小鸣鸣,还给人家买包包买衣服,后面你翻脸不认人也就算了,现在你为了哄新欢,指使我做这个做那个,我该做的都做了,把你夸得跟朵喇叭花一样,结果你还要我做牛做马伺候他们一家老小,季笙西,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谁让你有把柄落我手里的,我不使唤你使唤谁?下次谨慎一点。”季笙西拍拍他的肩膀。

  陆鸣鼻子都快气歪了,“你会有报应的。”

  为了哄秦淮,季笙西自残都干得出来,更别提陆鸣这两句不痛不痒的咒骂,在她心里连个水花都激不起来。

  “随便骂,反正不准走,以后也得随叫随到,秦淮的父母就是你祖宗,对他们要比对你爹妈都好,记住了。”

  “季笙西,秦淮真是可怜,被你这个疯女人缠上,也不知道你对他能新鲜多久?要那天不喜欢,我就是他的前车之鉴。”

  这个毒蝎子的女人突然改邪归正,他不信,觉得她就是色欲熏心,绕了一大圈,就为了吊男人。

  陆鸣忽然看见几米外的身影,愣了愣,“秦淮……”

  季笙西惊的回头。

  她竟然没发现秦淮什么时候过来的,怕他听到陆鸣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心里不舒坦,又怕没听见她贸然解释,不就自找麻烦了?

  搓着手过去,佯装无事,笑着问,“跟伯父伯母说完了?”

  说话间,她不着痕迹的观察他,目光幽深,看不出怒火,显然特别平静。

  秦淮没有回答季笙西的问题,而是上前一拳打在陆鸣的脸上,陆鸣那里是秦淮的对手,一下子就捂着脸倒在地上,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见他阴沉的盯着自己,颤抖道,“秦淮,你冷静一点,我有苦衷……我都是为了配合季笙西……不信,你问她?”

  季笙西上前拉着还要动粗的秦淮,劝道,“对对对,罪魁祸首就是季川渝,你别生气,伯父伯母看到了不好。”

  同时跟陆鸣使眼色,让他赶紧混蛋。

  陆鸣连滚带爬的跑了,虽然有点狼狈,但终于可以顺利离开了。

  说心里话,他还感激秦淮这一拳,不然季笙西还不知道怎么作贱他呢。

  季笙西察觉秦淮浑身绷得像一根弦,抓住他握成拳头的手,柔声安抚,“淮子,放松一点,没事了。”

  也难怪秦淮不待见陆鸣,当初可是好哥们,结果背后捅了一刀。

  见秦淮不搭话也不看她,季笙西握着他的拳头放在唇边吻了吻,发誓道,“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包括季川渝。”

  秦淮眯起眼睛,将手抽回,在衣服上擦拭了她亲吻过的地方,咬牙切齿道,“把旧爱驯的这么听话,可真有本事?”

  往他身边蹭了蹭,闷声解释道,“你误会了,陆鸣不喜欢女孩子,他有老相好,拿我当幌子骗人的,我也是无意间才发现的,淮子,我当时心里可难受了,现在才小小的报复一下。”

  说着说着,又热泪盈眶,像还未从痛苦的往事走出来,小声抽泣了几下,显得我见犹怜。

  秦淮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瞪着她,“难受?所以你是因为得不到陆鸣的喜欢,才来缠着我的?”

  季笙西简直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弄巧成拙了,“绝对不是,我从来就没喜欢过陆鸣,真的,就他那弱鸡样,那里能跟你比嘛。”

  秦淮不说话。

  季笙西搂着他的脖子,声音又娇又软,“我发誓,如果我喜欢过陆鸣,就让我不得好死,淮子,我心里只有你,你就是我的心肝宝贝。”

  秦淮脸色不怎么好,“你捏着陆鸣喜欢男人的把柄威胁他?让他替你办事?我想请问,在你的手上有我多少把柄?”

  “没有,一点都没有。”

  季笙西伸手抱着他的腰身,娇嗔道,“小祖宗,我怎么可能调查你嘛!”

  “松手!”声音冷冰冰,没有温度。

  季笙西察觉到此刻他身上戾气较重,怕挨揍,缓缓松开,“你别生我的气了,看见你不高兴,我心里可不是滋味了。”

  “油嘴滑舌。”秦淮又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迈步离开。

  秦父秦母住在她安排的房子里,但秦淮没有同住,依旧在那个小破屋里。

  她知道虽然父母回来了,但他没有放弃复仇,独自一人住是不想父母察觉和担忧。

  不过秦淮变得比以前懂事很多,来陪父母的时候会帮忙打扫卫生洗水果,不像以前,豪门太子爷,凡事都等着别人伺候。

  警察守得了一时,守不了一世,所以秦淮不惜高薪聘请了专业的保镖,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保护。

  之前在轮船上赢的钱,秦淮全部存在了父母卡里,算是对他们往后生活的保障,工地以及陪酒的活儿他没有辞掉,除此之外,他还在接触来钱更快的行业。

  不过季笙西看得出来,秦父秦母复活后,他更惜命了一些,做事也更谨慎。

  季笙西最近没有一直缠着秦淮,而是到他爸妈那儿献殷勤。

  以前的事,秦父母心里还有一些疙瘩,见面说话,到底带着几分疏远和客气,毕竟当初都想撮合她跟秦淮,可见是喜欢到了骨子里,谁知落到这么一个下场。

  不过知道她从小被季川渝利用,空有季家小姐头衔,再加上,有一次无意间问起她的身世,她哭的那叫一个委屈,又编了更多惨无人寰的故事,把两老口唬的一愣一愣后,他们对她要热切了一些。

  季笙西讨好着秦父母,但对秦淮那边一点都没松懈。

  她知道接下来秦淮会用什么方法挣钱,她让季川渝提前搞破坏,让他一分钱也赚不成,并且姿态一点要高调,语言要狠戳秦淮的自尊心。

  季川渝那一张嘴損起人来,简直了。

  换做其他人,早上吊自杀了。

  秦淮再能忍,他也是个普通人,有喜怒哀乐。

  所以最近秦淮情绪很不好,他本来不吸烟的,私下也开始吞云吐雾了,而且一抽就是好几支。

  他需要发泄。

  虽然父母劝他放下,可他不行,属于秦家的东西,他得拿回来,那是爸妈一辈子的心血,不能就那么便宜了小人。

  原本他以为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心,一步步,慢慢的,虽然费的时间长一些,但早晚有一日,他会赢的。

  可现在他忽然产生了怀疑,无论他做什么,季川渝总比他快一步,就像摸透了他的思路。

  他并没有怀疑到季笙西的身上,这阵子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父母家,而且自己的想法从未对她透露半个字。

  可正因为这个,他才发现以前都小瞧了季川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