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第023章内心戏多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殷乔之 2153 2020-03-03 02:34:38

  季笙西算着时间去小破屋找秦淮,顺便把秦母亲自做的包子给他送去。

  这段时间,秦淮没有主动找过她,她知道,他依旧对她心存芥蒂,防着她。

  她不能让秦淮自己灭了季家,她得让他走投无路来求助于她,只要他肯稍稍有那个态度,她一定会如他所愿。

  其实若不是她事先提点季川渝,他根本就不是秦淮对手。

  只不过她现在是以上帝的角度在操纵这件事。

  现在想来秦淮的情绪应该被激化到了极致。

  “淮子……”

  推开门,里面烟雾缭绕,呛得她难受,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看见地上的烟头,她快速打开门透风,满是担忧的问,“你怎么抽这么多的烟?”

  秦淮叉开双腿坐在床沿,上身前倾,微微弓着腰身,嘴里叼着烟,他脸色并不好,冷漠的扫视了一眼季笙西,没有搭她的话。

  季笙西从屋外拿了苕帚把垃圾清扫干净,又从包里拿了杯子递给他,“抽了烟嗓子干,喝点雪梨汁润润肺,冰镇过的,不热。”

  秦淮捏着烟掀起眼眸看着她,这些日子探望父母的时候,他都能看到她,他们说话的时候,她会找个借口离开,把空间留着他们,看起来知进退懂礼节。

  父母说她几乎每一天都来,帮着做饭洗衣服,还买了不少家具和营养品,言语里多少有一些欣慰。

  可他听了心里却并不畅快,也笑不出来。

  当初她就是用同样的手段毁掉秦家的。

  现在幡然醒悟了,来装可怜挣表现,以为这样所有的事就可以翻篇?

  父母做错了什么?他又做错了什么?

  凭什么要承受这无妄之灾?

  一句被利用,一句有苦衷,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抵平这一切吗?

  在秦淮这里,显然不能。

  他没有父母那么善良大度,他只知道人若犯我,十倍奉还。

  他咬紧了后槽牙,憋足了劲儿灭了季家后跟她秋后算账,所以他不想对她示弱。

  季笙西说过,扳倒季家,他必须跟她合作,不然就是以卵击石,他不信邪,可现在现实给了他重重一击。

  他恨毒了这个女人,可他更想拿回秦家的东西。

  季笙西从他的眼神中知道,他现在心里必定十分纠结挣扎,他这辈子最不想求的人就是自己。

  假装不知他心中所想,把他手上的烟抽走,将水杯塞到他手里。

  “伯母今天包了包子,让我给你带几个过来,还是热的,特好吃。”

  秦淮慢慢喝了两口雪梨汁,有股淡淡的甜,还有桂花香,很爽口,从口感就可以知道,一定熬了好几个小时。

  见他喝完,她拧了帕子给他擦手,然后再把包子递给他。

  秦淮刚咬一口,眼眶就微微湿润了,特别熟悉的味道,差点以为再也吃不到了。

  季笙西坐在他的身边,满脸殷切又笑嘻嘻的看着他,“是不是很好吃,我一口气吃了四个,撑死我了。”

  大包不小,秦淮几口就解决完了一个,然后继续第二个第三个。

  “我在跟伯母学习做菜还有包包子和饺子,等我学会,我做给你吃,不过我的手艺可能比不上伯母,来,再喝点水。”

  秦淮很不想伸手去接她的东西,可他似乎别无选择。

  季川渝还逍遥法外,踩在秦家的地盘上耀武扬威,虽然救出了父母,可若不削减季川渝的势力,谁又能知道他不会再一次出手?

  以前还是秦家少爷的时候,虽然享受着这个头衔带着自己的好处,可对于权势钱财他真没那么在意,但当失去了他才明白,这里面有多便利。

  秦淮咽下最后一口包子,手缓缓垂下,放在膝盖上慢慢攥紧。

  季笙西又啰啰嗦嗦的道,“我买了灭蚊子的喷雾,睡前你喷一些,对了,还有风扇,等下就送来,这样你晚上睡觉的时候舒服些。”

  秦淮心里憋闷,窝火,愤怒,可他不得不用最冷静的声音开口,“你知道怎么扳倒季川渝对不对?”

  季笙西停下手里的动作,偏头看着他,特别认真道,“季川渝虽然欺压我,但他大概以为,我永远也不敢背叛他,所以公司的文件资料他并没有特别避讳我,有时候我也会帮他处理一些。”

  “这些年季川渝做过不少违法犯忌的事,贿赂过一些人,身上背了几条人命,秦家的事当时没压好,所以知道的人比较多。”

  秦淮闭了闭眼,像下定了决心。

  “帮我拿到季川渝违法犯忌的证据。”

  他几乎是再一次撇下了自尊向她低头,这比捅他十刀八刀还要难受。

  陆鸣说,自己是她的新欢?

  他不认为季笙西爱自己,那么,就是看上了这具身体?

  而且回想上一次在酒吧,自己为了羞辱她,撕她衣服的时候,她好像还挺享受的。

  秦淮咬咬牙,开始伸手脱衣服。

  虽然他没做过这事,但在酒吧陪酒的时候,也看见过其他男公关为了钱陪那些女人过夜。

  睡一觉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

  他不想欠她。

  这样,往后他才好向她讨债。

  季笙西再聪明会算计,也没想到秦淮此刻的内心戏如此丰富。

  她从未想过要秦淮做到这一步,毕竟现在他是自己小祖宗,她哄着宠着都来不及,那里敢把小祖宗当牛郎嫖?

  所以看到他的动作,她瞪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啥意思?

  吃饱喝足,青春荷尔蒙泛滥,生理需要来了?

  “来吧。”

  秦淮赤着上身,像赴死一般的往床上躺。

  季笙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拿她解决需求,还让她坐上去自己动?

  秦淮不太想主动伺候她,可见她一动不动,又撑起身体,扣住她的后脑勺,凑过去吻了她。

  季笙西身体僵住,彻底蒙圈了。

  她的初吻没了。

  秦淮这个荷尔蒙躁动的年纪,自然偷偷看过一些片子,实践没有,理论还是有的。

  不就是亲一亲,然后重复不停做某个动作。

  秦淮心里愤愤不甘愿,力度就没把控好,弄疼了季笙西,她回了神一把推开他,失控的吼道,“你干嘛?”

  她摸了摸嘴唇,刺痛,还有微微的血。

  “靠,你是接吻还是啃骨头啊?真是的。”

  这话对于秦淮来说,无疑就是莫大的羞辱。

  他忍气吞声,结果还被嫌弃,就像把脸凑上去给她抽,她还觉得他皮厚,没抽爽一样。

  秦淮咬着牙,死死盯着她,气都比平日里粗,最后恼羞成怒吼道,“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