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第028章她的声音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 殷乔之 2251 2020-03-05 00:04:49

  她只希望秦淮快点走。

  真的撑不下去了。

  周围的人见季笙西表情痛苦,有些看不下去,不过也不敢贸然起身,一位男士忍不住起身走过去想劝两句,“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但我想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可以好好聊一下解决的,先生,这样吃下去真的会出人命,到时候你也麻烦不是吗?”

  季川渝掀起眼眸,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讥诮,“想当好人?行,那剩下的你替她吃完。”

  那人看出季川渝不好惹,讪讪一笑,同情的瞥了季笙西一眼,尴尬的回了自己的位置。

  “店长,要不要报警?”

  “别自找麻烦,那个人我认识,赫赫有名的季川渝,他这个人报复心很重,听闻之前在一个宴会上,有个人端着酒杯撞到他,酒泼到他衣服上,那个人当场道歉,他虽然说没事,可回去的路上被人蒙着头,活生生砍掉了两只手掌,关键是还没证据证明是他派人做的,假装没看见,这事不是你我能管的,快去做事。”

  这话让女老板听见了,微微抬头一看,脸色微变,嘀咕道,“还真是季川渝。”

  圈里的人都知道,没事不要惹季川渝,他行事乖张喜怒无常,是条疯狗,被咬了,准得狂犬病。

  女老板收回视线,准备继续跟秦淮说话,却见他起身,直直朝那边走过去,愣住了。

  他想干嘛?

  季笙西的手腕忽然被抓住,阻止了她往嘴里塞的动作,她怔住,快速抬头就看见秦淮站在桌边,冷冷的盯着她怒骂道,“不要再吃了,你当自己是猪吗?不对,猪都没你吃得多。”

  “秦……秦淮……”

  季笙西眼眶忽然一热,不是装的,她没料到他会过来,昨晚僵了,她以为他不会理自己。

  “走。”

  秦淮从头到尾都没看季川渝一眼,将她从位置上拉起来。

  季川渝没有拦他们,坐在椅子上,两条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姿态轻松懒散,“我找到了新玩具,本来不想再为难你,可你一次次扫我兴,就不怕我跟你算账?”

  “随时奉陪。”

  秦淮撂下一句话,带着季笙西离开。

  可刚出了门,季笙西就胃疼得满头大汗,她甩开秦淮的手,蹲在花坛旁不停的呕吐。

  秦淮看见她这副模样,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不反抗?他让你吃你就吃?当初你算计秦家的气势那里去了?”

  季笙西难受的蹙眉,“我比你了解季川渝,不吃他会马上弄死我,吃了,他开心了,会让我多活一会儿。”

  “你不是不怕死吗?”

  “以前不怕,可是现在怕了。”季笙西抬起头,他逆在阳光里,看不清楚表情,她冲他咧嘴一笑,“忽然想再多陪你一段时间。”

  秦淮目光从惊愕到愤怒再到无法自控,愤愤踢了一脚花坛,转身去买了一瓶水递给她。

  季笙西喝完水,见他还算有耐性,趁机提要求,“秦淮,我难受,走不了路,你背我好不好?”

  虽然吐光了,但还是有点撑。

  秦淮抿了抿唇,蹲在她的面前,“滚上来。”

  季笙西立刻扑上去,手紧紧圈着他的脖子,令他不舒服,偏头骂道,“你特么的要勒死我呀?”

  她赶紧松开了一些,秦淮背着她起身,吐槽她,“你是不是从来没被人背过?”

  “你是第一个,嘿嘿,荣幸吧,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你。”

  秦淮哼了一声,特别不屑道,“你这个第一次谁稀罕?”

  季笙西眨了眨眼睛,试探性的问,“那要不今晚试试别的第一次?”

  秦淮微微一愣才反应过来,又想到昨晚那些大片,耳根子发热,他冷讽道,“季笙西,你就那么想被我上?”

  一般女孩子都比较羞涩这个话题,可季笙西却非常认真的点头,“嗯,想,淮子,试试嘛。”

  秦淮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执着想跟他搞这种事,而且已经到了不要老脸的地步,心里莫名有些痛快和得意。

  “你今天为什么跟季川渝在这里?”

  季笙西开始胡扯,“潜回季家找证据呗,结果刚好被堵了,就被拉来这儿,真是倒霉,不过放心,下次我会小心一点的。”

  说完,脑袋往前凑凑,声音无限魅惑,“搞不搞?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秦淮嘴上却不饶她,“就你现在病怏怏的模样,还没爽到,就搞死了。”

  季笙西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昨晚之前,她觉得他可能挺牛叉的,可昨晚后......

  还搞死她?

  她怕是要笑死。

  不过面上她是不敢再露出半分嘲笑,油嘴滑舌道,“那我认了!”

  秦淮拿话刺她,“都说女人三十才如狼似虎,你还没到就这么饥渴?要到了那个年纪看你怎么办?”

  她这么饥渴都是为了谁?

  还不是想让他自信点。

  季笙西中充满情趣的语调怼他,“你不是扬言要搞死我吗?还能容许我活到三十岁?”

  “季笙西,你别得瑟,我要搞你,你还真未必承受的住。”

  秦淮对自己身体还是有信心的,毕竟他身强体健,没病没痛。

  而她身板这么单薄娇小。

  季笙西又翻了个白眼,贴到他的耳畔挑衅道,“那就求你让我见识见识?”

  “……”

  现在大庭广众下,秦淮不可能真的拿她怎么样,但又觉得她要上天了,不收拾不行,停下脚步,架着她的腿,反手就打了她屁股一巴掌。

  “啊!”

  季笙西没料到他会这样,像极了恋爱中的男朋友恼怒惩罚女朋友的手段,小惩中透着暧昧。

  而她低沉惊呼中夹杂着淡淡的喘息,在秦淮耳边像烟花一样炸开,令他喉咙一紧。

  她的声音……不错。

  下午,秦淮和季笙西去了秦爸秦妈那儿,尽管季笙西不舒服,但还是殷勤端菜拿碗。

  秦爸怕秦淮一个人的时候吃不好,所以每次他过来都会特意做一桌好吃的,就是想给他补补。

  季笙西顺便就厚着脸皮沾光了,一点都没客气,可今日,她虽然不想扫兴,慢慢夹了几筷子,但比起以往还是有很明显的区别,秦爸客气的问,“是不是今天做的不合胃口?”

  季笙西忙笑着道,“没有没有,只是今天零食吃多了,伯父做的菜最和我胃口了。”

  秦淮瞥了她一眼,然后对父母说,“别管她,饿不死。”

  “就是,别管我,你们快吃,淮子,我给你弄完汤晾着。”

  汤碗放下,季笙西把鱼剃了刺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见他吃完饭,又忙拿过碗给他盛饭。

  特别贤惠。

  秦爸秦妈看在眼里,没有多说话。

  要不要原谅过错是一回事,儿媳妇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们吃完饭,季笙西帮着洗碗,厨房收拾的差不多了,她才擦干手走出来。

  秦淮坐在沙发上,她走过去挨着他,拿了个苹果问,“淮子,吃不吃这个?我给你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