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二章:大婚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292 2020-02-17 21:15:07

  三日之期很快到来,天色未亮月玄便被一小妖叫醒,她生的一脸精明像,却打扮的十足喜庆,嘴角一个大痦子,说是媒婆痣倒也凑合。她神态恭敬又讨好,笑得客气:“君后,时辰不早了,该起床梳妆打扮了,大喜日子可不能误了时辰。”

  不早了吗?月玄看向窗外,和她刚入睡时无甚区别。

  喜婆小妖见她没什么反应,半拉半请的带她去梳洗上装。

  约莫一个时辰过去了,喜婆小妖看向月玄,满意极了:“哎呀!君后真是貌若天仙!瞧瞧您这皮肤,是小的这辈子都没遇见过的,好似水做的!君上可真是有福气能娶您!”

  月玄瞧了瞧铜镜中的自己,瞧不大清楚,感觉不到有什么变化,不过衣饰繁华了些,哪谈得上貌若天仙?倒是这凤冠压的头皮发麻。再者,魏阐说了,她本就是水妖升了仙,可不就是水做的?

  喜婆小妖来前就被交代过,君后高冷出尘,不要说废话,少说多做便是。可这一个时辰的相处下来,她发现君后虽不怎么说话,但脾气并不差,所以她胆子大了起来,絮叨起女子嫁人事宜和规矩,顺带讲了讲自己的坎坷情史......

  聒噪......月玄醒来后觉得魏阐话多,今日见到这喜婆小妖才知一山更比一山高,一妖话比一妖多。

  难不成魔界的妖精鬼怪都是自来熟的话痨吗?

  想的出神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谁呀?”喜婆小妖没有开门,这也没到接亲时辰呀。

  “是我。”魏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喜婆小妖连忙扑过去压住门:“哎呀君上呀!你......你!不是说了成亲前不能见面吗?这不合规矩的呀!”

  魏阐没有理会喜婆小妖,他也并没有进来的打算,道:“师尊,你过来一下,就隔着门,几句话。”

  月玄站起来,扶了扶凤冠,要命,她觉得站起来后头皮更紧了。在心底叹息一声,她还是走到了门前。

  魏阐看到烛光映出的人影后愣了几秒,喃喃道:“师尊,我要娶你了,好像在做梦,如果是梦,我想永远都不要醒来......”

  “......”

  “师尊......”他向门走近一步,想看的更清楚些,却又想起喜婆小妖说的规矩,还是压制住了想推开门的冲动:“师尊,这个你收好。”

  月玄低头看向魏阐从门缝里伸进来的手,是几个小红果。

  喜婆小妖本是躲在角落里偷看,看到是几个果子后直接跳了起来:“哎哟我的君上啊!大婚时君后不能吃东西的!现在也不能吃的,典礼时间长.......”

  “闭嘴!”

  喜婆小妖老实缩回角落。

  “别担心师尊,该有的礼节我们有,但是怎么也不能让师尊挨饿的,师尊想吃便吃,想吃别的我也给你寻来。”

  “魏阐。”

  “我在的师尊。”

  “我似乎,早已辟谷。”

  “......”是了,这段时间他陪师尊吃吃喝喝,想带师尊尝遍天下美食,不过月余,竟然全然忘记他和师尊早已辟谷,无需进食。

  他有些羞愧,觉得这些时日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净做傻事,不知道让师尊看了多少笑话了。拿着果子的手抖了抖,准备收回,果子却被月玄拿了去。他看不见月玄现在的模样,但是听得出她声音带着浅浅笑意:“无妨,无聊时吃着玩倒也不错。”

  他默默收回了手,有些恨制定成亲前新人不得见面这狗屁规矩的人!

  魏阐离去后喜婆小妖用朱砂给月玄仔仔细细地描了额花,画完后她忍不住的感叹:君上年少有为,生的也是一等一的英俊,魔界所有未婚少女都希望能够嫁给君上。可这位年轻的魔君在攻打天界前召开的众魔会上当众拒绝了其他部落领袖联姻的要求,他说他早已有了心上人,这一生非她不娶。这个消息传出来后让那些期待嫁给君上的少女们咬碎了牙。接下来的几万年里,君上带领魔族攻打天界,同时也让众人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君上喜欢的人应当是天界的。可是打啊打啊打,天界眼看就要被打没了,君上也没让天界的人交出谁来。就当大家都猜测君上喜欢的人莫不是被天界给害了他是在复仇时,他突然带着一身的伤回到魔宫。再过了些时日,听闻君上拖着未好的身子,日日去人界,回时总狼狈不堪。再后来,他停止攻打天界,传闻他在魔宫中用仙界的圣水养着一名女子......

  喜婆小妖很是钦佩君上,也很羡慕君后能得君上如此深情。她被选中做了今日的喜娘,就决定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值得君上如此这般。

  再看向坐在镜前把玩果子的君后,喜婆小妖想:君后的容貌虽谈不上绝色,但这份清冷出尘的气质放眼整个魔界也是寻不到的,君上果然好眼光!

  时辰已到,接亲队伍的锣鼓声越来越近了,喜婆小妖给月玄盖上了红盖头。房门再次被敲响,魏阐的声音含着掩饰不住的欢喜:“师尊,魏阐来娶你了。”

  喜婆小妖扶着月玄走到门前,她先是发出几声响亮豪迈的笑,开始按照魔族闹喜的规矩问道:“今后谁负责养家?”

  “是我。”

  “今后谁掌管家中财物?”

  “是我。”

  “......”君上你不按套路出牌!

  “我舍不得让师尊沾染俗物。师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炼药我给师尊种药草,想修炼我给师尊寻秘籍,想打架我给师尊开路!”

  月玄本来有些困意,听到这里,困意随即消散了,她勾了勾唇角,眼含笑意。她又不是争强好胜之人,上哪打架去?

  喜婆小妖被打乱了思路,不知道再问什么好,可按规矩不能这么轻易地让君上接走君后,她憋了好一阵,豁出去的大喊道:“那今晚洞房花烛时,君上在上还是在下?”

  外面的妖魔们先是一阵沉默,紧接着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哄笑。饶是魏阐,也被羞意染红了脸,他向门口凑了凑,声调低了许多:“师尊喜欢什么样......我就什么样。”

  众妖魔耳力都好得很,又起了一阵爆笑。

  大婚嘛,按照风俗闹一闹,无伤大雅。迎亲的队伍也是魏阐平日里交好的友人与手下。所以能趁此机会调戏这个整日板着脸的冰块魔君,大家都开心的很。

  魏阐有些羞意,更多的是喜悦。此时此刻,大家的哄闹下赢取师尊,是他在梦里都不敢有的奢望。

  紧闭的房门被轻轻打开,魏阐顿住了呼吸,直到喜婆小妖将月玄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他紧紧握住月玄的手,很细,很软,他吞了吞口水,后知后觉的想起不能捏疼师尊,赶紧松了一点,悄悄地十指相扣。

  低头看见月玄另一只手中握着一颗红彤彤的小果,他笑得像个孩童,灿烂无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