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三章:男子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396 2020-02-18 03:34:12

  到了大殿中,德高望重的魔族长老念着长长的誓词,庄严神圣。

  魏阐捏了捏月玄的掌心,用只有他俩才能听见的传音道:“师尊,我很幸福。”

  月玄盖着喜帕,看不清魏阐的脸,但她能感受到他的激动、快乐、幸福……月玄想,失忆前她应该也是爱着魏阐的,若只是师徒,她不会因魏阐的开心而开心。

  “一拜天地!”

  他们对着东荒大吾的方向跪拜。

  “二拜高堂!”

  他们没有父母恩师在世,所以第二拜也是拜的天地。

  “夫妻对拜!”

  “魏阐!你居然有脸成亲!”

  本该欢乐的氛围瞬间凝固,众人戒备的看向声音来源。

  一群人从魔宫墙外飞身而下。

  “师尊别担心。”魏阐挡在月玄身前看向来人,看清后,身形一顿。

  他很生气。感受到了魏阐的变化,月玄闭上眼,再睁开,头上虽盖着帕子,但在她的视线里,帕子已消失。

  一共五人,为首的白衣男修手持一柄青色佩剑指向魏阐:“魏阐!你怎敢娶亲?!”

  魏阐冷笑:“你们几个的生命力顽强的让本座心烦。”

  月玄早就明白,魏阐身为魔君,平日里的形象自然不会是在她面前的温顺可爱。今日一看,果然凶得很。

  只是不知为何,他们如此执着于魏阐娶亲?莫不是魏阐辜负了他们其中的谁?

  嗯,确实有一名女修。而且这名女修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身形小巧,长的也是精致可爱的很。难道是魏阐曾经辜负了这名女修,带人来抢婚来了?

  月玄动了动手中的小红果,又想:在这种时候她吃东西应该有点不合时宜吧?

  “你!摘下你的盖头!让我们看看,魏阐这忘恩负义的薄情郎到底要娶什么样的女子!”女修的长鞭指向月玄,她一脸愤怒,精致的脸蛋气的发红。

  忘恩负义的薄情郎?果然是抢亲来的。

  月玄转头看向魏阐,传声问道:“风流债?”魏阐一愣,看不清月玄表情,但也知道月玄现在有些疑惑需要他解开:“师尊,不要乱想,我没有我不是,真的。等赶走这些烦人精我们继续大婚,回房我告诉师尊。”说到回房,他不自然的偏过头去,耳朵染上些许红晕。

  魏阐没有动手,可今日来的都是魔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魔君大婚,他们自然不会容忍几名人类修士来打扰。

  魔族守卫立即冲上去将他五人团团围住,为首的白衣男修生得一副好容颜,他的好看与魏阐是不同的。魏阐到底是个魔修,英俊中带着三分邪气。而这个白衣男修一看就是正直之人,面容俊秀,眼神清澈。

  另外三名男修生的普通的很,大概凡是自诩正义之士都生的憨厚。

  那名女修丝毫不在意自己被众魔围住,她拿起红色长鞭一甩让周围妖魔退让了几分,怒视月玄。

  莫名被针对的月玄:“……”

  魏阐牵着月玄,他并未打算出手:“季然,本座答应过师尊,不会伤害你们五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本座能够容忍你们破坏本座和师尊的大婚。”

  月玄???

  唉,失忆一点都不好。

  其中一青色衣衫男修问:“你和你师尊大婚?你有几个师尊?”

  “魏阐此生只向一人拜师,只有月玄师尊一个师傅。”

  “你放屁!”季然激动的破口大骂:“月玄上神才不会嫁给你这个魔头!你……你休要侮辱他!”

  另一男修跟着大骂起来:“且不说月玄上神身为男儿怎会下嫁于你,他那日明明已经仙逝,又怎会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和你成亲!”

  ……

  月玄觉得她有一脑袋的疑问,她,是男子?而且已经仙逝了?

  “师尊……”魏阐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月玄明了,魏阐对她隐瞒了一些事。就算失忆,她也知道自己是个女人。而在别人的认知里月玄上神是男人。

  是自己以前女扮男装了吗?如果是,这一点魏阐无需瞒着她……

  “等你回房解释。”

  魏阐像是一个期盼糖果许久终于得到了这颗糖果的孩子,他又像是哭又像是笑,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牵紧了手,他大声道:“夫妻对拜!”

  两人不顾场面的混乱,完成了成亲仪式。

  “师尊,等我处理。”魏阐松开手往前走了几步,看向刚才骂的很凶的那名男修:“林霖麟,你可知师尊的原身是冷月池中的水妖?”

  “废话!”林霖麟皱眉:“我林家世代供奉月玄上神,替上神看守冷月池,岂会不知!”

  “哦?那你可知水妖无影无形根本没有男女之别?”

  林霖麟:“……”

  魏阐冷笑:“师尊是男是女乃由他心境而化,男子是他,女子也是她,本座爱的是师尊,男子爱,女子爱,无甚区别。那日一战,本座拼死留住了师尊的魂魄,日日以自身修为、珍稀仙丹和冷月池灵水养着。一万六千四百七十三年二月十四天又九个时辰……一万六千四百七十三年二月十四天又九个时辰啊……她才回来了。”

  林霖麟没有说话,季然用鞭子打开了她面前的魔修们,她冲上前瞪大双眼,想瞧清这盖头下的脸。盖头盖的严实,她想越过魏阐去掀开盖头,被魏阐抓住了手,她挣脱不开,索性不再挣脱:“月玄上神,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想看看,你把盖头掀开好不好?”

  月玄未动。

  “她不记得你了。”

  “什么!”

  “除本座之外,她谁也不记得了。”魏阐挑眉:“季然,师尊本来就不喜欢你,从头到尾,她只喜欢本座,所以,只记得本座,愿意嫁给本座。”他越说越得意,几乎忘了他说谎的当事人就站在旁边。

  师尊果然是爱我的!她都不反驳我!

  月玄为什么不反驳?她想自己已经和魏阐成亲了,万万没有帮外人的道理,至于这其中的恩怨情仇,魏阐自然会解释清楚。

  季然红了眼眶,她生的好看,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惹人怜惜:“你说谎!我才不会信你这个魔头胡说八道!月玄上神一定是被你威胁的……你这个欺师灭祖丧尽天良的大魔头!我要杀了你!”

  魏阐轻轻一甩手,季然被甩开,刚刚为首的白衣男子,也就是叶知秋接住了她。叶知秋看向魏阐道:“魏阐,你是魔族的魔尊,之前我们就斗不过你,现在更不是你的对手,况且我们也答应过月玄上神不再与你相斗。此次前来,是无意间听闻你大婚……既然是你与月玄上神成亲,那此事也就是个乌龙罢。”

  “什子乌龙,不过是这个蠢女人的痴心妄想!”对于这个异性情敌,魏阐很是瞧不起,又蠢又笨,修为差,脾气更差!哪里配得上师尊?不过是自作多情癞蛤蟆想吃神仙肉!

  “你!”季然大怒,作势要抽出鞭子与魏阐大战一场,被叶知秋一把按住。

  “我们也是月玄上神的旧相识,可否留下来喝杯喜酒?”

  魏阐心里清楚叶知秋这群人不是想喝杯喜酒这么简单,可他不想在大喜之日坏了师尊心情。只能让魔修们退下,开摆宴席,由喜婆小妖扶着月玄回房了。

北山狐狸

其实……月玄只是表面上冷冰冰,内心活动非常丰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