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五章:情敌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102 2020-02-22 15:10:43

  魔尊这几日心情很不好,这是众妖魔这几日达成的共识。

  有小妖传成亲那晚魔尊并未和君后度过,而是在院子里练了一夜的剑。

  也有魔修传那晚魔君是被君后一脚踹出来的。

  更有甚者,说魔尊那晚其实已经洞房了,只是时间太短,被君后嫌弃出口中伤才会如此……

  传言很多,但当事人月玄很是平静,因为那晚她只是变成了男儿身,并告知魏阐这段时间他想保持男儿身,男子与男子洞房花烛他目前还接受不了,所以需要和魏阐分房一段时间而已。

  传言嘛,无需理会。

  “月玄上神真的是你!”季然站在月玄的院外,这几日他们留在魔宫并未离开,今日她实在是坐不住了出来晃一下,没想到正好晃到了月玄上神的住所。

  月玄背手而立,身姿挺拔,一身蔚蓝衣衫,玉簪束发,任谁来瞧也是个英俊秀美的好儿郎!

  她双眼逐渐模糊,反应过来后赶紧用袖口擦了擦,露出几分娇羞的笑颜:“月玄上神应该是不记得我了,我叫季然。东城有观号丹台,石甃淡季然天所开的季然。”

  月玄点头示意:“进来坐。”

  “嗯嗯好的!”她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悄然又迅速的整理了仪容,才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走进小院。四处张望后她问:“这是月玄上神的居所吗?”

  “嗯。”

  月玄态度冷淡,她也不以为然。她知道他毕竟是天界上神,身份尊贵,人人敬重,性子自然会出尘脱俗些。再者,他的容貌气质与他的性子实在是匹配的很,没人会觉得他无礼,只会觉得就应该如此。

  见季然一副出神模样,月玄也不急,悠然坐在石凳上,变出一壶热茶,慢慢品茶。

  季然回过神来,磨磨蹭蹭的走到石桌前,落座在月玄旁边的石凳上,问道:“月玄上神为何要与那魔头成亲?是否不打算回药谷了?”

  “他喜欢我,我也不讨厌他。至于药谷……除我之外还有其他人?”魏阐之前提过药谷,但没细说,月玄也没细问。

  季然明显被第一句回答梗到,她狠狠地嘀咕:“果然是蒙骗月玄上神成的亲!”哼了几声,她又恢复那副温柔羞涩的模样:“月玄上神的药谷并未遭到破坏,其他仙上应该都还留在药谷中。”

  月玄勾起嘴角,喝下第二杯茶。好的,他又发现了魏阐的选择性隐瞒,看来这亲成的确实仓促了些。若不是季然这几人的出现,不知过多久她才会去想魏阐省略的事情。

  “月玄上神……”季然眉眼含羞,把身子往月玄那边凑了凑:“我想,是女子的你和魏阐魔头成的亲,那和男子的你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你保持男儿身,那你……”

  她话未说完,魏阐的冷哼声传来。他站在院门口双手叉抱着,神情难看:“本座和师尊的事情,有你这个丑八怪什么事?”

  季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片刻,然后气势汹汹地跳了起来指着魏阐的鼻子大骂:“你这个无耻魔头居然偷听我和月玄上神说话!”

  “哦?”魏阐笑得天真灿烂:“既然是无耻魔头,偷听有什么不对吗?”

  “无耻魔头你卑鄙下流!”

  “丑八怪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月玄坐在一旁听着这两人幼稚的争吵,有些恍惚的想:如果魏阐还没有和自己成亲的话,他倒是觉得这两个人挺般配的……

  “哼!幼稚!”魏阐眉头一皱,双手结印一出,本来还在激烈争执的季然瞬间消失。

  月玄摇摇头,他有什么脸说别人幼稚呢?

  魏阐正欲走上前来,叶知秋一行人走了过来,他们向月玄行礼后,叶知秋询问魏阐:“季然下午出来后一直没有回去敢问魔尊可曾见过。”

  魏阐满脸写着他不高兴,很是不耐:“未曾见过那个丑八怪。”

  “如此……”叶知秋点头,他向梁小米、梁小水交代一声,那对双生子便立刻去寻人了。

  林霖麟环视一圈小院,看向魏阐:“魔尊真是费心了。”话是好话,可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不是褒义的。

  “那是自然。”魏阐接的丝毫不心虚,仿佛听不懂他的嘲讽。

  月玄其实有些奇怪,魏阐在他面前乖巧懂事,但在其他人面前总是保持着魔尊的威严,不喜怒于色,人狠话不多。叶知秋这一行人出现后好似打破了他的面具,他变得小心眼、爱打嘴仗、斤斤计较起来。不过再怎么生气,他也没有去惩罚他们。

  魏阐说的人类修士埋伏他们,应该不会是这几人。

  “知秋想,既然月玄上神失去了记忆,魔尊应当想方设法恢复他的记忆才是。”

  “记不起又如何?没了以前那些记忆,他照样可以生活的很好。”

  “你又不是上神,怎得知道他不需要恢复记忆?”林霖麟脸色极差:“况且你魔族的生活环境根本不适合上神,他应当去冷月池修养的。”

  “……”这次魏阐倒是没有反驳,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品茶的月玄。沉思片刻,他不耐烦的挥手:“本座自会与师尊商量!”

  “莫要继续欺瞒哄骗上神才是!”

  叶知秋感觉魏阐的耐心已经濒临极限,才淡然一笑:“魔尊勿要见怪,霖麟兄说话一向如此。我们还要去寻季然,就先行告辞了。”说罢带着林霖麟走了。

  “师尊……”

  又要装可怜了。

  月玄放下茶杯:“过来。”

  魏阐眨眼间已经过来趴在月玄腰间,他蹭了蹭脑袋:“师尊想要恢复记忆吗?”

  月玄很认真的思考了片刻,他觉得自己并不在乎以前的记忆,重新开始也未尝不可?不过这不代表他喜欢被魏阐隐瞒。

  见月玄没有说话,魏阐委屈的咬了咬嘴唇:“我并未使坏让师尊失忆。”

  月玄点头:“我知道。”

  “我不可能害师尊的……师尊想要什么我也都会给师尊寻来……”他声音闷闷的:“那群家伙很讨厌,但师尊喜欢,我也不能讨厌。我以为我能不那么讨厌他们,但是越接触越讨厌,烦死了!”

  月玄觉得好笑:“那怎么办?”

  他抬起头来恨恨道:“能怎么办?怎么都讨厌!打又打不得!只能骂骂过过嘴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