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六章:日辉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275 2020-02-22 22:05:25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魏阐便带着月玄来到了冷月山。

  冷月山本是一座平平无奇的无名山,灵气稀薄,山中没有修炼成精的生灵。山中的一汪泉水除了清澈,也无甚特别的。但就是这样一座山,一汪池,出了一名上神。后人得知,便取了月玄名中的月字,为这山取名冷月山,为这池取名冷月池。

  据说月玄的修仙之路格外的与众不同,旁人都是千辛万苦的潜心修炼,一次次的熬过天劫才能步入仙班。

  当时月玄还不是月玄,它仅是池水中的一抹灵识,没有思考的能力,凭着本能去吸食天地灵气。

  过了不知多少年,苡仁上神途经冷月山,瞧见有一清池,决定在池边休息休息,那时他看见了池中的月玄。

  “有趣有趣,这般灵气贫瘠之地居然也能生出灵识,还是极为罕见的水妖。”

  苡仁掏出乾坤袋,伸手进去摸索:“既然遇见,便是有缘。待我找出一枚灵丹给你补补灵气,让你化形。”

  掏了半天也没摸到,他去拉扯乾坤袋的袋口,想瞧得更仔细些,结果一个用力过猛,新换不久的乾坤袋成了几块破布。里面的灵丹全部掉进池水,瞬间消融。

  苡仁:“……”

  作孽啊!!!

  池水中的灵识旋转了几圈,瞬间吸食了所有灵气,它迅速强大,灵气逼天!本是平静的池水翻滚旋转起来,且越来越激烈!

  几息过去,那抹灵识化成了人形,他在池水中央,肩膀以上露出水面,缓缓睁眼,定定地看着苡仁:“多谢。”

  苡仁痛心疾首,他面目狰狞地一手捂住心口,一手指着那靠着强大灵气连劫都没渡直接从灵识升到上仙的月玄:“谁他妈要你的道谢?你把灵丹还给我!”

  月玄从水中抬起左手,强大的灵气在他周身环绕,他淡定回道:“恐怕不行。”

  苡仁气的几乎要口吐鲜血,却又拿他没有办法。瞧着在水中欣赏自身灵气的月玄,他越看越来气!

  月玄从水中来到池边,他打量一番苡仁,闭上眼,再睁开时身上多了一套和苡仁一样的朱丹红常服。他从水中出来,除了披散的长发有些湿气,身上不沾半点水珠。赤足踩到土地上他有一丝惊奇,抬脚看了看自己的脚趾,像婴儿识物一般反复踩了踩,直到洁白的足粘满泥土,他才恍然大悟一般地点了点头,双足立刻恢复洁净。

  苡仁只觉得呼吸困难,心如死灰,他这几十万年以来练的最顶级的仙丹啊……他怕贼人偷抢,所以一直随身携带的仙丹啊……这些仙丹的灵气之强,能让一抹水妖灵识瞬间成仙,连口诀结印都不需要学,法随心动……他痛啊!痛的恨不得刺自己几剑!

  他脸色惨白,但也明白此事无法挽回,只能强忍心痛开口:“这些灵丹本可挽救苍生为天下而生,你靠它们成仙是你的机遇。但世事皆有因果,它们成就了你,你也得背负起它们责任拯救苍生。”

  见月玄并不反驳,他叹息一声继续道:“我乃天界上神苡仁,在北荒深谷中建立了药谷,弟子三千,人人精通医术擅长炼药。现在你拜我为师,尊称我一声师尊,我便带你回药谷学医,以便将来造福苍生。”

  月玄没有犹豫,恭敬的跪在地上,朝苡仁叩拜:“弟子拜见师尊。”

  苡仁觉得心痛稍稍缓解:“那么,为师给你赐名水灵,以后便跟着为师吧。”

  月玄摇头:“不行。”

  苡仁觉得心口又受一击,他气急:“为何不行?哪里不行?”

  “名字难听。”他抬头看了眼挂在空中的弯月,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月玄,我叫月玄。”

  “……”没有品味的小破妖!他心里吐槽了一番,勉强点头:“行,那你现在跟为师回药谷吧!”他将手背在身后,飞到空中,低头看向还站在地上的月玄,内心窃喜:看吧看吧,什么都不会是不是!还是得有为师教导才能成事啊!

  没想到他还没得意几秒,月玄便学他双手背在身后,浮在空中,起初有些不稳,他调整身姿,逐渐顺畅起来,飞到和苡仁同样的高度。

  被火速打脸的苡仁:“……”

  孽徒啊!!!

  ……

  月玄站在冷月池旁,魏阐站在他旁边,神色阴郁。

  罪魁祸首趴在池边,他的长发微微弯曲,眼眉细长,妖媚至极,他盯着月玄:“你生的真好看!”他深吸一口气:“啊~味道也很好闻。”

  魏阐听后的脸色更难看了,他甩下一枚火球飞向水中妖,那妖惊呼一声沉入水底。

  月玄道:“是水妖。”

  魏阐皱眉,思虑一番:“水灵修炼成妖极难,师尊醒来的前日我还此取过水,并未发现有任何灵识,灵气也稀薄的狠,这妖来路不正。”

  月玄点头,大概都是水妖一类的缘故,那妖的气息他辨的清楚,不是这冷月池养出来的。

  魏阐正欲开口,那水妖又从水中冒出,他笑得妖娆,对着魏阐道:“你可真真心狠,幸好我躲的快呢!我不喜欢你的味道,煞气太重了!”

  魏阐身形一僵,他已经隐藏了身上的煞气,没想到被这水妖一眼识破,他缓缓转头看向月玄。

  月玄知道他在想什么:“水妖的五识比其他妖类灵敏透彻。”所以他早就感受到了魏阐刻意隐藏的煞气,不过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他苦笑:“我还以为能瞒过师尊。”

  月玄不解:“为何瞒我?你乃魔尊,若身上没有煞气才是奇怪。”

  魏阐握拳的手慢慢放松,紧张的心情被另一种奇怪的感觉淹没,甜甜的,让他有些眩晕。他的师尊就是如此,就算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解释,他也明白。以前如此,现在依旧如此,哪怕没有记忆,师尊还是师尊。

  “咦~”那水妖嫌弃的看着魏阐:“你笑得好生恶心!”

  被嫌弃的魏阐:“……”

  月玄觉得有些好笑,魏阐明明生的很是俊美,可似乎有些不太招人待见。季然如此,这只水妖也是如此。他一时找不出原因,只能猜想或许与他魔族血脉有关。

  “你叫什么呀?”那水妖靠近月玄,抬头看他:“我很喜欢你的味道,像是与我同族,但是又不太一样,特别特别好闻!”

  “月玄。”

  “师尊告诉他做什么!”魏阐的手心重凝红光,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只水妖留不得!

  月玄伸手握住他那只蠢蠢欲动的手,瞬间熄灭了魏阐的怒火,他反手牵住月玄,朝水妖不屑地抬了抬下巴。

  水妖心生鄙夷,翻了个白眼。

  他看向月玄:“我没有名字,月玄……月玄……嘻嘻,那我以后就叫日辉啦!”

  魏阐:斩妖除魔人人有责,我先斩这只水妖为敬!

  

北山狐狸

魏阐好惨……没人疼没人爱,扔在地里的小白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