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七章:莫名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126 2020-02-24 22:08:24

  日辉丝毫不在意魏阐杀妖般的眼神,他笑嘻嘻的潜入水中,再度出水时容貌身形皆发生了变化,声音也变得纤细婉转了:“玄是男子,那我自然要是女子了,这才足够般配!”

  魏阐忍无可忍又飞出一枚火球,这次日辉没有那么幸运能够躲开。她被砸入水底,那火球在水底爆开,发出一声巨响。

  月玄瞧了瞧池水,已然混浊。他觉着有些可惜,毕竟他们今日就是为了冷月池来的。

  “走吧。”

  魏阐紧了紧月玄的手:“师尊,我不想再带你出来了,我的醋快不够吃了。”

  “……”小醋包!

  ……

  二人回到魔宫时还未到正午,魏阐煮好一壶茶:“师尊先饮茶,我去为师尊准备吃食。”

  自月玄醒来后,身边事无巨细皆是魏阐亲手料理,虽然他早已辟谷,但魏阐仍然亲手准备一日三餐从无间断。

  不过半刻钟,魏阐端着托盘从院中的小厨房走来,他将饭菜一一摆放好。晶莹剔透的珍珠圆子冒着热气显得白胖可爱,酸菜鱼的汤汁颜色浓郁,清炒四季豆颜色鲜嫩。

  虽然没有饿的感觉,看的月玄也是胃口大开。

  他将碗筷放在月玄使用方便的位置,又拿出一小碗汤,是海鲜汤。

  “师尊先喝汤,对胃好。”他用汤匙搅动汤,让汤的温度降了下来才放到月玄手中:“已经不烫了,师尊趁热喝吧,免得凉了做腥气。”

  “魏阐,你已经是魔界至尊,不必如此。”

  魏阐闻言笑了,他鲜少笑得这般孩子气。额角的碎发碎发飘动,背着阳光,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月玄一时恍惚的想,他好像还不知道魏阐今龄多少。

  “原先在药谷,便是我一直贴身服侍师尊,药谷弟子众多,但大家都是沉醉于医药之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他目光柔和:“当时我想,就这样一直服侍师尊过完余生也是我的福气,求之不得。”

  月玄拿起汤匙,看似随意的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魏阐想了想:“记得不大清楚了,大概十一万多岁了。”

  月玄皱眉:“那你到药谷时,不是还是一个奶娃娃?”

  魏阐觉得有趣,师尊这莫不是在关心自己?实在是……非常的让人心动啊……

  “可不就是一个奶娃娃!”他为月玄布菜:“当时魔族大乱,我父君的手下为了送我逃离身负重伤,躲过了搜查便咽气了。我躲在那山洞中等啊等啊,不知道过了多久,饥寒交迫。当时我想,大概是命数如此。”

  他神情平淡,仿佛在讲述着旁人的故事,月玄想象不到一个未经历练的小孩子遭此大劫,命悬一线时该有多绝望。

  魏阐瞧了月玄一眼,月玄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他能感觉到不同,唇角微勾:“师尊可是心疼我了?”

  月玄不语。

  “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师尊心疼的,我命大的很,被寻草药的师祖发现了,他带我回药谷,让我认了师尊做师傅。如果必须遭此劫难才能遇见师尊,那么这劫难也算不得劫难,对我而言,是福至。”

  这番话是魏阐的心里话,当时的他确实害怕、痛苦、煎熬……但是他遇见了师尊,在师尊的庇护下长大。他早已忘记了过去痛苦。每日从榻上醒来,他都发自内心的感激上苍。

  月玄道:“莫要胡乱说话,吃饭罢。”

  他并不想去挖掘魏阐的过去。一来,大概与他是仙道有关,也可能是因为他的本体是水灵,他对他人之事没有好奇感,就算自己失忆了,他也并不急于恢复记忆,认为上苍冥冥之中自由安排。二来,魏阐的过去,除了药谷的时光,剩下的只有叛乱、战争、权谋,不值得回忆。

  二人饭后摆棋对弈,月玄并不精于棋道,饶是魏阐明里暗里让了又让,他还是未能赢上一局。

  他放下棋子:“着实无趣。”

  魏阐附和:“确实无趣,不知师尊想做些什么?”

  还未等月玄开始思考,只听季然的吼声传来:“魏阐魔头,今日姑奶奶定要抽的你满地找牙!”

  魏阐习以为常,所以并不觉得恼怒,甚至有些好笑:“师尊,这算不算瞌睡了送枕头?”

  月玄点头:“姑且算是吧。”

  季然正准备冲进来,刚踏入院门,魏阐随手弹出一个结界,她猝不及防地撞了上去,“砰”的一声被结界弹开,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

  女儿家本就好面子,更何况是在心上人的面前!

  昨日她被魏阐扔到了魔界一处沼泽中,又臭又脏她也不敢动弹,等到今日天亮了大半梁小冰才找到了她。回去后她洗了整整五桶水才闻不到那股令她作呕的味道!连觉都没睡她就提着鞭子来找魏阐算账,谁知还未进门又被他戏耍出丑!

  她瞬间红了眼眶,怎么办?月玄上神一定觉得她又笨又蠢了!

  月玄没有这么觉得,他看季然通红的双眼,莫名的想起了兔子,想着她毕竟是女儿家,注重面子,有些不忍。便对魏阐道:“注意分寸,莫欺负她。”

  他未开口时魏阐也觉得下手重了些,没想到季然这么些年过去了法力和反应毫无长进,区区一个结界都躲不开。可当月玄开口后,他瞬间想起一些往事,比如师尊和这个蠢女人在一起相处过很久,又比如这个蠢女人一直对师尊有着不该有的执念……

  他瞬间感到不安,心慌,万一师尊对她有着好感呢?万一师尊将那日蠢女人说的女子身份成亲与男子身份无关的狗屁观念听进去了呢?

  不对!一向从不考虑他人的师尊居然让他注意分寸,不要欺负她!莫不是已经……已经……

  他猛地起身,月玄一愣。

  “师尊你不可以这样!”

  “……”

  “我哪里比不上她?”

  ?

  月玄稍作回忆,他好像只说了一句“注意分寸,莫欺负她”吧?

  见月玄没有回应,他更加肯定自己想的没有错。魏阐双手握拳,眉头紧锁,他强忍住心痛伤痛,哽咽开口:“既然如此,我便容不得她了!”

  说罢伸出手,一把墨色飞剑破风而来!剑身并无任何装饰,只在剑尾上刻了两字:痴狂。

  他握住痴狂剑,回头看了一眼月玄,满身杀气的朝季然走出,十分决绝。

  月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