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八章:受伤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80 2020-02-25 00:30:41

  季然见魏阐向她走来,赶紧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她握紧手中长鞭,盯着魏阐,准备好迎接一场恶战!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她修为不算差,好歹也是金丹后期了,但是魏阐并非普通魔修,他是魔族魔尊,能够凭一己之力斩杀天界二十三路上神!

  她吞了吞口水,决定先发制人!

  季然凝神静气,将修为渡到长鞭上,向魏阐冲过去,跃起,从空中甩出长鞭打向魏阐。

  在她的鞭子快要打到魏阐时,她看到魏阐露出了一个笑容。

  ???

  还没反应过来,她的鞭子居然结结实实的打到了魏阐身上!!!

  魏阐闷哼一声,扑通一声半跪在地,靠着痴狂剑的支撑才没有倒地。

  !!!

  天啊!季然惊呆了!

  她居然这么厉害了?!

  这不现实!!!

  “为何不躲?”月玄瞬移到魏阐身边,想将魏阐扶起,魏阐却顺势倒在他身上。

  他看起来十分虚弱,额角冒出冷汗,暗纹玄袍的腰部被打开一条长口,露出他的伤痕。并未伤到要害,但看起来很是瘆人,皮肉翻开,鲜血寖湿那一块的衣料。

  魏阐将头靠入月玄怀中:“我怕一旦出手,控制不住心中斗念误伤了她,那样会惹得师尊厌烦。”

  月玄原本以为他今日定会好好收拾季然,不想在这种时候他还会担心自己是否生气。

  虽然明白这一鞭不会让魏阐伤的厉害,但皮肉之苦也是难受。

  他心生不忍,伸手查看魏阐的伤势。魏阐却扭动了一下躲闪开来,他按住月玄的手,面露赤色:“师尊……那丑八怪还在此,不能让她看了我身子……我是师尊的……”

  丑八怪季然:“……”

  好哇!原来这个魔头是这么打算的!难怪不躲!居然玩阴的!在这里装柔弱哄骗月玄上神!

  明白了魏阐那一个笑容含义的季然气的快要窒息,她巍巍颤颤地指着魏阐:“狗魔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月玄神情严肃,他冷冷地看向季然:“季然姑娘,他已经受伤了,而这是你刻意而为。”

  “月玄上神……这是他故意的啊!”

  “他已经同我说了,是因不想伤你才没有躲开,既然如此,你应该道谢或者道歉。”

  换作平时,月玄能和她说这么多话,她定然欢喜雀跃,可现在她却觉得委屈!

  季然觉得自己百口莫辩,但实在不想让月玄上神讨厌自己,只能咬着牙向“虚弱”的魏阐道谢:“多谢魏阐魔尊手下留情!此等恩情季然今生定不会忘!”

  “好说好说。”魏阐心安理得的收下了道歉。

  季然再度红了眼眶,她看向月玄上神,却发现他都没有看向自己,只顾着查看魏阐的伤。

  终究是太过委屈,她忍不住哭了出来,捂着脸跑开了。

  季然离开后月玄便撕开了魏阐伤口处的义乌,他伸手贴上魏阐的伤口,魏阐周身一颤,紧张的捏住了月玄的手腕。

  “乖,松开,别耽误疗伤。”他轻声哄着魏阐,说话间大概是气息吹到了魏阐的脸上,魏阐的脸色更难看了,耳朵红的像是要滴血似的。

  他吞了吞口水,强装镇定:“师尊,我可以自己来。”

  月玄没有理会,再度贴上魏阐的伤口,水蓝色的灵气从他的手掌散出钻进魏阐的伤口,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魏阐抬头看着月玄,他的师尊一直都很厉害。世间常有一些修仙之人或者已经步入仙门之人受了致命的伤势,跑到药谷求师尊为他们医治。哪怕已经断气,只要内丹未完全损坏,师尊便能将他们从地府中抢回来。

  所以世人皆不敢得罪师尊,毕竟修为再高也怕出现意外,师尊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不过师尊也不是人人都救的,他也会提出很多奇奇怪怪的要求去刁难他们,考验他们是否真的值得他相救。

  师尊同他是不一样的两种人,师尊生来便是救人的,而他生来是杀戮。

  他被逐出师门后,有过一段时间的自我挣扎,那时他想:既然师尊的心中无他,而他们的人生又背道而驰,不如痛快放手,让时间淡化他的情他的爱,一万年不行就两万年,两万年不行就五万年,他能忘的掉师尊的。

  但他发现有的事情可以靠时间的冲刷忘却,有的却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心中占据的份量越来越深。

  那时,他走在路上,路上的每一个人都像师尊;喝茶时,他总是无意识的点师尊爱喝的茶;吃饭时,他捏着筷子发呆,担心他走后药谷的其他弟子压根照顾不好师尊……

  所以,他明白了,既然忘不了,那就去争去夺!师尊说师徒相恋有违天理常伦,那他就杀尽那些信奉天理常伦之人!

  幸运的是,他成功了。

  “师尊……”

  “怎么?弄疼了?”

  他摇头:“并未,我就是想喊喊师尊。”

  伤势并不严重,只是看着唬人,月玄很快收回了手,那处的肌肤和未受伤前没有任何区别,一丝红痕都未留下。

  月玄伸手晃过魏阐腰间,那处破损的衣物也恢复如新。他想魏阐似乎挺在意这些,刚才为了不让季然瞧见都不愿及时疗伤。

  “师尊真好!”他又扑入月玄怀中,兴奋的嘀咕:“受伤真好!”

  月玄忍俊不禁,赏了他一个板栗:“胡说什么。”

  “就好就好!我不管,就是好!”

  月玄懒得反驳,只是无奈的摇头。

  自从季然哭着离开,有几日叶知秋一行人前来问安都不见她踪影。

  他们一行人显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没有多言。

  林霖麟同他们说了:“于情,他们已是夫妻,又有师徒情分,上神不会从我们的角度出发,或者说,他压根不会觉得魏阐那厮有错。于理嘛,嗨,上神在自己人受委屈一事上从不讲理,他还是会觉得是魏阐受了委屈。所以,于情于理,他站魏阐。”

  他们虽然不喜魏阐,可魏阐对月玄的好他们也瞧得清楚,商量一番后觉得事已至此就让他顺其自然吧。

  这日,他们来到月玄小院,月玄放下手中的药草,听他们说明来意,原来是他们准备离开魔宫,来向月玄请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