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十一章:痛哭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57 2020-02-27 02:43:27

  接下来的一路他们并无发现,等他们达到冷月池时叶知秋与梁小米已经到了。

  “月玄上神。”叶知秋主动上前:“我与小米一路查探,并无发现,这山中甚至没有打斗的痕迹。只是等我们上来后,发现这冷月池水十分混浊,不知何故。”

  季然惊呼一声:“什么?冷月池水混浊了?”

  她冲上前查看,发现往日清澈见底的冷月池水一片混浊,甚至连池边的花草也尽数枯萎坏死,透着浓郁死气。

  她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

  她无法理解冷月池怎的会变成如此模样……又是心痛又是惋惜……

  她回头急切的询问月玄:“月玄上神可知为何如此?可有办法恢复?这可是月玄上神的冷月池啊……怎会如此?怎能如此!”

  月玄自然不会说这是魏阐的杰作,不过他也觉得有些可惜了。

  他想了想,道:“并无大碍,过个几日便可恢复了。”

  池水混浊与周边花草的枯萎是因当时魏阐打向那妖娆水妖的攻击满含魔气,冷月池是灵池,周边的花草也是吸食灵气生长的。大量的魔气注入,他们本能反抗却不敌,便成如此模样了。

  不过已经过去了几日,魏阐留下的魔气已然全部消散,再过几日待这池水变得清澈了,周边的花草也就恢复生机了。

  他们对月玄的话深信不疑,季然放下心来,呢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这时林霖麟与梁小水也上来了,他们面色沉重,林霖麟和叶知秋眼神交汇,两人都摇了摇头。

  林霖麟道:“看来对手不仅强大而且做事谨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应该是有备而来。”

  月玄伸手,捡来的小玉瓶出现在他手中,他递给林霖麟:“山中捡到,装过化尸水。”

  林霖麟接过瓶子,一个七尺男儿红了双眼:“欺人太甚……居然连尸身都不留下……”

  叶知秋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问道:“林家近些年可有得罪何人?”

  林霖麟摇头:“林家早已不问世事,凡是修为突出者皆被派来守山,修为平庸或老弱妇孺守全都留在在北荒深谷之中,未经允许绝不踏出深谷半步。”他闭上眼,右眼流下一滴泪水,深叹一声:“是我的错,我本应与他们一同守山,却因个人情感理想四处游走……我本该同他们一起的啊!”

  他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愧疚与自责,绝望的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一族之长,身负守护族人的重责,而他却借着寻找杀害月玄上神的仇人的借口四处游走,甚至在魔宫发现月玄上神安然无恙后也没有丝毫回山的想法……

  这一批守山者,都是他的族人,皆与他血脉相连。甚至有几个都是家中独子。好不容易长大成人练就了一身本领,却丧命于此!

  他已经无法想象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们的至亲会如何反应……

  月玄看着崩溃的林霖麟,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林霖麟。”

  林霖麟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听到上神在叫他,挣扎着抬起头来,只是眼泪十分不争气,他好不容易眨干了立马又有新的眼泪冒出来模糊他的双眼。

  “你若要自责也不在此时,现在你应该擦干眼泪,替你死去的族人找出真凶为他们报仇。大仇得报后,你再哭着去求他们的至亲原谅吧。”

  林霖麟死死地抓着叶知秋搀扶他的手臂,上神说的没错,他是有错,他是应该忏悔,但不是现在。现在要做的是找出凶手替他们报仇!

  叶知秋毫不在意林霖麟的力度,他温柔且强硬的将他扶起:“霖麟兄,月玄上神说的没错。而且敌人确实强大,就算当时你在山中,也只会是林氏一族多一名精锐的损失。”

  月玄道:“而且我想,此事大概是因我而起。”

  叶知秋疑惑问道:“为何如此说?”

  “守山人被灭口,我想是因为与他们守山的职责有关,而这座山是我的。”月玄稍作思考后又道:“虽不知所谓何,但大胆一想,要是有人认为此山既专门派人守护,可能是藏着什么宝贝,又或者是能够克制月玄这个上神的某样东西。”

  “啊!”梁小米恍然大悟般的拍了拍脑袋:“对啊!所以冷月池被他们弄成了这样!”

  月玄:“……”不需要你举一反三,谢谢,有被梗到。

  “可我们只找到了这个装过化尸水的瓶子,那瓶子又普通的很,连个气息都没残存,我们该如何查下去呢?”一直安静的梁小水接着她哥的话问道。

  确实,他们没有线索,无从查起。

  这时平静的冷月池水开始不断翻腾冒泡,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水底冲出来。

  大家纷纷向后退了几步,他们捏紧手中兵器,做好作战准备。

  只有月玄,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那池水翻了又翻,渐渐出现了一个人的形态,那人形左摇右晃一番后变得清晰起来。一名美丽妩媚的绿衣女妖浮出水面,她把玩着自己冒着湿气的长发冲月玄抛了个媚眼:“呀!我在池底闻到了玄的气息还以为是幻觉呢,原来玄真的来啦!”

  她容貌艳丽,语气轻浮,让季然猛地觉察出了危机感!

  在季然看来,魏阐魔头虽然喜欢月玄上神缠着上神,甚至还和月玄上神拜过堂成了亲,可是月玄上神更偏向男子形态,那女子形态成的亲自然是不作数的呀!所以比起魏阐魔头那个大男人,现在突然出现的这个长的比自己漂亮,比自己妩媚的女人更值得忌惮!

  她恶狠狠地盯着日辉:“你是谁?这冷月池是你破坏的吗?你是不是杀害林家人的凶手?!”

  “哈?”日辉满不在意的一笑:“你这个黄毛丫头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凶手?林家人?这山中哪里有过人?除了那日看见了玄和另一个脾气极差的男子,我也就见过你们了,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我身上扣!”

  日辉说完傲娇的翻了个白眼,又突然余光瞧见月玄,“哎呀”一声,从水中飞起向月玄扑去:“玄!我想死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