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十二章:弹你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386 2020-03-03 01:36:57

  月玄正准备设下结界,身后突然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大拇指压住中指微微弯曲,然后弹出一到红光。

  日辉被击中猛地砸进池中。

  这场面好生熟悉。

  那只手缓缓收回,月玄回头,魏阐面无表情的站在身后。

  总有丑八怪来和我抢师尊!

  “师尊来此为何没让下人通传我一声,我在小院中寻不到师尊才顺着灵气找来。”他分明没有表情,语气也淡淡,但不知为何月玄从中听出了天大的委屈。

  叶知秋替月玄答道:“我们一行人来得急,所以忘了告知魔尊。”

  魏阐连眼皮都懒得掀开,凉凉的横了他一眼,态度恶劣:“问你了吗?”

  叶知秋也不尴尬,只是温和一笑,不甚在意。

  其他人显然很是反感魏阐这副做派,但是叶知秋摆明了不想计较,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季然的哼声比较大而已。

  “师尊……”魏阐左手搂住月玄的腰身,右手遮住月玄的眼,等他拿下右手时二人已在魔宫小院中。

  魏阐并未松开他,而是双手抱住他的腰身,神情中颇有些埋怨委屈的意味:“每当那群人出现师尊就会抛下我,想必在师尊心里,我什么也不是。魏阐是谁呀?不知道,没印象,不认得!”

  月玄哭笑不得,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魏阐这么容易吃醋,而且不分男女老少,只要是个活物,他稍稍看了几眼,他就能吃醋,跟个醋坛子似的。

  “师尊已经和我成亲了,就算……算了,我不管,既然师尊答应了嫁给我,也和我正式的拜过堂,那这亲事就是作数的,师尊可不能有什么反悔的念头!”他抱的很紧,恨不得将自己的骨血揉进师尊的骨血中与师尊合二为一,倘若真的能如此,倒也是一桩幸事。

  正当魏阐想的出神,月玄点了点他的额头:“林家守山人出了事,他们为我效力,我总不能坐视不理。”

  魏阐皱眉:“他们算什么为师尊效力,自愿报恩罢了,也是一群难成大事的家伙,守个山居然能被人群灭了。”

  月玄有些惊讶,但是面上却是不显:“你知道?”

  “当然知道,你们在冷月池旁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如此。”月玄点点头:“那你可有头绪?”

  魏阐嘤咛一声,将头埋进月玄怀中:“不知道,我没那个心思管他们死活。师尊别想他们了,想想我吧,我就在这里啊,师尊眼里要有我才是!”

  ……

  过了几日,叶知秋一行人没有回到魔宫,倒是有一个意外之人来了。

  “嘻嘻,玄,这魔宫建的大气磅礴蓬荜生辉的,怎得你这小院破破烂烂全是杂草?”

  “……”月玄看了看被称为杂草的罕见药材,又看了看被两个魔卫压着跪趴在地的日辉,很是无语。

  天聚像模像样地行了行礼:“君后,这丫头鬼鬼祟祟的在魔宫附近徘徊,好几次想破开结界溜进来都没成功,我就让人把她拿下了。她一直说认识您要找您见您,我怕冲撞了您的旧识,所以带过来给您瞧瞧!”

  “咦,玄是君后吗?玄不是化作男儿形的吗?难道魔尊有那龙阳之癖?”

  天聚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抱着大不了被君后惩罚一顿的念头一脚将日辉的脑袋踩进土里。

  踩完之后他终于觉得浑身舒坦了,他羞涩的挠挠脑袋,笑得一脸诚恳:“君后,我实在是忍不了了。”

  “无妨。”月玄坐在院中石凳上,桌上铺散着一些晒干的草药和捣药罐,他今日正在收拾草药,却被他们突然打断,也是颇有不快的。

  可怜日辉如今化作的女人形态魅惑妖娆,在场却没有一人吃他这套。

  她边咳边从土里挣扎着把头抬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呸呸呸,应该是吃了一嘴的泥沙。

  本来梳妆整齐的发髻也变得乱糟糟的,头花要掉不掉的挂在脑袋上,好生狼狈。

  等她咳完,月玄才开口问道:“为何找我?”

  日辉冲他抛个媚眼:“几日不见,想念的狠,想来见见你,跟在你身边伺候你!”

  鬼话连篇。

  月玄不耐的摆摆手,示意天聚把她带走,免得扰了小院的清净。

  天聚领命,没有丝毫的犹豫,两个魔卫拖起日辉就准备离开。

  “唉唉唉!”日辉拼命挣扎:“玄!救我!玄!救救我!”

  见月玄不为所动,她只能更加大声的喊道:“我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我知道!”

  “等等。”月玄出声制止。

  天聚立刻停了下来,日辉还没来得及放下心来喘气,就听天聚在一旁说道:“君后,这丫头一看就不是个好玩意儿!您别给她机会呀。”

  日辉一双狭长的狐狸眼瞪的又圆又大,小嘴微张,一脸震惊!

  不是,关这个傻大个什么事呀!

  月玄其实很清楚日辉的出现有异,水妖并不是常见的妖,这只水妖不知是哪里修炼出来的,也不坐她为何出现在冷月池。她的出现本身就不合常理,更何况她一见到自己还如此亲近。

  若非她的修为才刚入筑基,以这个修为根本杀不了一群金丹期的守山人,他甚至还会怀疑此事是否跟她有关。

  日辉见月玄并未说话,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她哼哼唧唧一脸不耐,将自己的胳膊从魔卫的手中救了出来。

  “玄,你可不要听这个傻大个乱说话,我可是一只好妖,坏妖哪有我这么好看!”说罢她又冲月玄抛了个媚眼。

  月玄不予理会:“说罢。”

  日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了看身旁的天聚和魔卫,摆明了想支开他们。

  月玄示意,天聚和魔卫退到小院门口守候。

  “嘻嘻。”日辉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我找了你好久呀,从冷月山过来真的是远的要命呢……”

  月玄面色不虞的斜睨她一眼:“别废话。”

  日辉立即感到铺天盖地的威压,扑通一声跪趴在地,手指都难以动弹。

  他艰难的抬头去看月玄,这人的威压怎么如此厉害,他压根没有招架之力!

  “我……我那日上山时……冷月山并无守山人……”她挣扎着想从这威压中起身,或是让月玄收回威压,可月玄并未理会她的狼狈不堪,只是神情淡然的瞧着她挣扎。

  “我贪玩……从山间小路上去……看到冷月池后便跳了进去……你知道的,水妖入水后无声无迹,旁人察觉不到的……咳咳!”

  “这时来了一名男子……我未看清他容貌……他背对着我与另外一人说话……我只记得他一身鹅黄轻衫,身形与你差不太多……没了!”

  月玄低头思量一番,日辉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天下之大,身形相似之人多如牛毛,仅凭这点,根本无从找起。

  他道:“你确定只知道这些?”

  “噗!”日辉终于承受不住月玄这个上神的威压,吐出一口鲜血,她泪眼婆娑,柳眉紧皱,好不委屈:“若有他的,我瞒你做甚!跟我又无关系!”

  想来也是,若是真想骗人,那他说的也不可信,多说无益。

  月玄收回威压,日辉浑身一松,趴倒在地大口喘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