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十五章:中毒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10 2020-03-10 16:11:55

  在林霖麟的带领下他们七拐八绕的走进一个院子,林霖麟伸手推开房门。

  房内正中间被清出一片空地,空地上铺着几床被子,季然、梁小水、梁小米、叶知秋分别坐在四角。四人都紧闭双眼,满脸汗水,除了叶知秋,另外三人的脸色呈灰白破败之态,唇色泛黑,一脸痛苦。

  看到他们几人,月玄的第一反应不是去解毒,而是无奈。

  他真的只是想回药谷看看,没想到去药谷的必经之地是林家,更没想到这几人都在林家。

  小醋包来了免不得又要多想了。

  思及此处,他差点转身就走,不过又觉得如此行事未免太过无情,毕竟这几人与他有着牵牵绊绊的缘分。

  此时叶知秋收手,他有些虚弱但还是挤出一抹笑意:“知秋见过月玄上神。”

  月玄没有做声,叶知秋早已熟知他的性子也不以为然。林霖麟搀扶着他起身,他稳住身形,虽然瞧起来落魄的很,但仍旧英俊:“月玄上神精通医术,恳请上神救救他们,知秋愿替上神守山!”

  月玄挑眉,其实他根本不太在意冷月山有没有人守着,如果有人打冷月山的主意,大不了打一架赶走就是。至于解毒,他也觉得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免得小醋包一来又要吃味。

  思及此处他开口回应:“冷月山有林家守护,无需你。”

  叶知秋与林霖麟一听就知道月玄并无救人的打算,连忙跪下,叶知秋道:“知秋知道上神救人的规矩,知秋愿意尽全力去完成上神的考验!”

  嗯?

  月玄凝神细思,他救人有什么规矩?什么考验?

  这些细节魏阐并未告诉他,所以他迎来了失忆后首次茫然:是不是真的恢复记忆比较好呢?

  林霖麟见月玄沉默,也不知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他身为林家人,他的存在都是由月玄赏赐的,所以他没有替他人求情的资格。和叶知秋一行人相处了几万年,他们的情谊已然超出生死,绝不可能见死不救。他又急又无奈,朝月玄不断磕头,不出几下额头已经通红一片:“霖麟求求上神!希望上神能够给季然他们一次机会!”

  罢了罢了,先让他们去闯闯那劳什子考验,等小醋包来了,他再考虑到底救不救好了。

  他看了叶知秋一眼:“跟我来。”

  说完转身向外走去,叶知秋与林霖麟相视一笑,林霖麟扶着叶知秋追上月玄。

  一路上遇到林家人,不论男女老少,看到月玄后皆恭敬的跪地行礼。

  出了林家后由林霖麟带路,月玄终于来到了药谷。

  与林家的肃然庄严不同,药谷遍布竹屋,每户屋前都种着各类药草,有山有水有草有花,俨然一副世外桃源模样。

  月玄心头一震,这里给他一种强烈的归属感,他闭上眼,药谷的全貌出现在他的神识中。

  是了,他记得这里。

  不知是从未忘过还是突然记起,对于药谷中的一切他都记得。

  药谷的地势路线,药谷的药童们,甚至连他所住的竹屋前的槐树都出现在他的神识中。

  清清楚楚,仿佛从未离开。

  有一小药童抱着一捆晒干的药材从屋内出来,看到月玄后愣在原地,手中的药材全部散落在地也茫然不知,只知道瞪大双眼盯着月玄。

  月玄勾起唇角向她挑眉问道:“怎的?出去一趟,红朴就不认识我了?”

  红朴还是一副傻傻的样子瞧着月玄,她呆呆的问:“你......你是谷主吗?”

  “我不是。”

  “啊?”红朴突然慌了神:“你不是谷主,怎么会和谷主长得一模一样呀?”

  这丫头怎么还是这么傻乎乎的?明明都七万岁了,还和几百岁的幼童一般不开窍。

  月玄又问:“我不是谷主,那谁是谷主?”

  “呀!”红朴惊呼一声,又后知后觉的捂着嘴,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声音从指缝中传出:“真的是谷主吗?”

  叶知秋和林霖麟被这活宝逗乐,林霖麟问她:“你这丫头,上神回谷你既不通传又不迎接,小心上神罚你!”

  红朴急了,梗着脖子指着林霖麟的鼻子骂道:“你这林家毛小子瞎说什么!谷主从不罚我!他说过,我、我天生比旁人迟钝一些,所以不同我计较!你、你再说我让谷主罚你!罚你!”

  说完她急忙跑到月玄面前一把抱住月玄大腿,仰着头可怜巴巴的望着月玄:“谷主,林家小子坏得很,您可别罚我,红朴怕疼。”

  月玄并不怜惜,反而敲了敲她的大脑门:“认出我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红朴飞快地点头:“是谷主是谷主!”

  叶知秋有些惊诧的瞧了眼月玄,却并未说什么。

  “西沉在谷中吗?”

  红朴又是一阵疯狂点头:“在的在的,谷主出谷不久后小少爷就回来了,得知您不在,他又出去到处找您呢,但是怎么都找不到您,就又回来了。前个儿他还说要再出去找找您呢。”

  苡西沉是前谷主,也就是月玄的师尊苡仁的独子,按理来说应该由他继承谷主之位,可他从小就无心医药,一本医书看了五百多年,才勉强看完十几页。三万多岁时,又得了晕血症,一见鲜血就哀嚎一声直挺挺地晕倒在地,脑袋都摔破了五六次。

  苡仁气他不争气,经常提着棍子满山谷追着他打。等追到了又下不去手,因为苡西沉与他早早逝去的娘亲长得十分相似,加上从小身体不好天天喝药,看上去瘦弱可怜,苡仁只能叹息一声扔了棍子骂他几句消消气。

  苡西沉出生前月玄已在药谷学医,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他从小就喜欢跟在月玄身后,一口一个甜甜的:“师兄”叫着。

  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现在是什么模样了。

  月玄向前一步,瞬间消失在原地。

  只剩红朴、叶知秋、林霖麟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尴尬片刻,林霖麟连忙扶着叶知秋向谷内走去,毕竟他们急着救人,不容耽搁。

  

北山狐狸

别人写的文真好看啊......我一点也不想更自己的文了......也不知道新冠病毒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结束,武汉市民表示在家呆的要废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