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十七章:来了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133 2020-03-11 14:25:45

  月玄回首,魏阐神色不善的站在他身后。

  魏阐冷笑一声:“那小子一口一个师兄叫的也是亲热的很,真真讨厌。”

  又来了,这股无处不在的醋意。

  明明是以玉冠束发,哪里来的发带歪了?衣衫干净的连个折痕都没有,哪里来的身上脏了?

  师尊一生就收了两个徒弟,第一个是自己,第二个就是西沉,西沉不喊他师兄喊什么?

  月玄还未开口,魏阐神色变了变,他突然觉得喉头有些干涩,紧了紧拳,他哑声问道:“师尊好像......好像恢复记忆了?”

  见他这副踌躇不安的模样,月玄起了逗弄他的心思,他答道:“嗯。”

  魏阐大惊,浑身僵硬,身形一时不稳向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稳住。

  月玄心生疑惑,为何每当魏阐以为他恢复记忆时魏阐就会变成如此模样?心有不解,不自觉皱了眉。

  魏阐见他皱眉,凄凉一笑,他定定的看着月玄:“再来一次,我也是如此,我不后悔,永远不悔。”

  他接下来说的话自己一定不想听到。

  这幅模样一点也不像魔尊魏阐,他不该是这样的。

  月玄故意问道:“我恢复了药谷的记忆,但是不全,还是不记得你,不记得林家,其他的我也不知道我该记起什么。你为何做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

  魏阐一怔,小心翼翼问道:“师尊还是不记得我?不记得我在药谷的一切?”

  月玄挑眉:“不记得。”

  魏阐陷入沉思,过了一阵他回过神来:“这很奇怪。”

  月玄也觉得奇怪,从入谷以来就觉得奇怪,可又说不上为什么,就像你不能去问一个失忆的人他到底忘记了什么一样。

  魏阐叹息一声,他走到月玄面前伸手将月玄揽入怀中。他很高,男儿形态的月玄比女子形态时要高出不少,和普通男子身高差不多,甚至比一些男子还要高上许多,比如苡西沉。但此时,月玄被他揽入怀中才发现,自己男儿形态时才到他的下巴。

  月玄有些茫然,回想起来这好像是魏阐第二次抱他在怀,平时他都是环着自己的腰撒娇的。

  这感觉,有些奇怪了。

  他想了想,还是伸手拍了拍魏阐的背,声音柔和许多:“怎么了?”

  他把下巴搁在月玄的脑袋上,神情恍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喃喃:“师尊,我害怕。”

  “害怕什么?”

  “不知道......有太多值得我害怕的事情......我倒是不知该先害怕什么了。”

  “别怕。”月玄伸手抱住了他,他能感觉到魏阐的突然僵硬,他的紧张,他的不安,他的期待,他的欣喜,他的慌张......

  明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后,却能成为彼此的安慰。

  魏阐低下头,缓慢的将唇贴上月玄的脖子。

  他悄悄的笑了起来,不论什么天气,师尊总是冷冰冰的。但是,总有一天,师尊会被他捂化,也许这一天就快来了,因为现在的师尊已经开始有了温度。

  “师尊.......希望你不要后悔......”

  ......

  月玄一身蓝衣从水中起身,原本应该滴落的水珠不仅没有滴落到水池中,反而穿过衣衫贴合在他的肌肤上,融入他的身体。

  魏阐站在池边,眉眼含笑。

  “师尊,今日我做了糖醋小里脊、还有酸辣包菜,汤是排骨莲藕汤。还是药谷的小厨房用的顺手,感觉今日的菜格外香。”

  他们这两日直接住在原来的小院里,遇到药谷的药童时他们发现药童们见到月玄惊讶几秒后就恢复正常了,而见到魏阐时则震惊的无以复加,因为在他们眼里,魏阐“失踪”了很久很久,远远超出了月玄离开的时间。

  不知是什么原因,当时的魏阐明明是被驱逐出药谷了,但是他被逐出师门这件事,似乎只有月玄和魏阐两人知晓。

  这大概是当时的月玄留给魏阐的最后一分颜面吧。

  月玄与魏阐回到院中还未坐下,苡西沉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师兄!......咦?......诶?......呀!这不是魏阐小师侄吗?”苡西沉围着魏阐转了几圈,大大的眼睛充满疑惑,良久,他忍不住赞叹道:“小师侄真是越发俊秀了!这般气度这般英姿,与师兄都不相上下了!师兄之前派你出去历练,你去了哪里?怎么这么久?功力长进了多少?有无什么趣事......”

  魏阐表情变了又变,终于掩下了嫌弃,恭敬的向西沉行礼:“西沉师叔,你刚才似乎是有事来寻师尊的。”

  苡西沉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对啊!我是有事来找师兄的!”

  他转身看向正在盛藕汤的月玄:“师兄!你快随我去林家,小曳说林家那三个人他救不了!”

  月玄手中汤匙一顿:“小曳都救不了?”

  小曳是谷中药童中的一个,他虽然不是苡仁的亲传弟子,但是悟性高超,资历够久,说起来他比月玄还要早入谷个几万年。

  连他都解不了这毒,看来这毒确实十分棘手。

  月玄看了魏阐一眼,魏阐双手抱胸,似笑非笑。

  嗯......

  好生棘手......

  盛汤的汤匙顿在半空,盛也不是,不盛也不是。

  魏阐悠悠走了过来,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他语气飘忽,透露出几分嘲讽的意味:“师尊回谷前好像说过不管他们的。啧啧,没想到啊,那丑八怪魅力挺大,竟能让师尊如此迂回行事,派小曳去救。”

  月玄自我催眠:我什么都听不到......

  但魏阐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接过月玄的汤匙,一边盛汤一边道:“若是派个别人,我倒也不好多想,谁知道师尊一出生就派了他。当年师尊好像同我说过,整个药谷,除了师尊本人,就数他医术最佳了。那个丑八怪真真好大的排场呢!”

  月玄......

  苡西沉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师兄回谷前的承诺?咦?原来师兄出谷是去寻小师侄了呀,难怪师兄前脚回来小师侄也回来了。但是丑八怪是谁呀?中毒的那几个吗?那对双生子长得并不出众但也不算丑呀。剩下的季姑娘就更不应该是丑八怪了,她虽气色难看,但也透露出几分风姿,甚是娇俏可爱呢!”

  月玄回谷以来第一次这么希望苡西沉能够闭嘴!

  他给苡西沉使了个眼色,苡西沉一脸迷惑:“师兄你的眼睛不舒服吗?怎么喝个汤还把眼睛给喝坏了呢?不应当呀!”

  

北山狐狸

月玄:哦,这该死的妻管严既视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