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十八章:荷包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188 2020-03-11 16:45:09

  魏阐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一阵微风吹过,让他的笑容显得阴测测的。他将盛好汤的碗放在月玄手上,换上一根新的汤匙递给月玄。

  有条不紊的做完这些后他温柔的问月玄:“师尊怎么不喝呢?是觉得我的手艺不佳吗?”

  月玄喝了一口,嗯,果然是充满怨气的藕汤,好酸。

  他思虑一番,还是放下了汤碗,汤碗落桌的瞬间魏阐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苡西沉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好香哇!好久都没吃过小师侄做的饭菜了,以前经常能在师兄这蹭到,不想已经过了这么些年了。”说完他自顾自地坐下,变出一套碗筷,笑眯眯的盛了一大碗汤。埋头一口气喝了半碗,舒服的喟叹一声:“小师侄这厨艺又精进许多,好喝!”

  面对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师弟,月玄总是能多出几分耐心与温情。

  他又重新拿起筷子,给苡西沉夹了几筷子的糖醋里脊,柔声道:“多吃些。”

  魏阐咬牙,恨不得咬下苡西沉几块肉磨磨牙才好。

  他暗自深吸几口气,心想:师尊对苡西沉总是特别一些的,到底是从小带大的感情。虽然丑八怪很讨人厌,但是师尊并未将丑八怪放在心上,这样比较下来还是丑八怪讨喜一点。罢了罢了,还是去救丑八怪他们吧,这样还能让师尊给自己留个好印象。

  魏阐决定后又换上一副温顺乖巧的模样:“师尊,既然小曳都解不了他们的毒,那师尊还是去看看吧,我陪师尊一同前去,西沉师叔就留在药谷好了。”

  月玄还来不及惊叹魏阐的转变之快,苡西沉从碗里抬起头问:“为什么我不用去?”

  魏阐笑眯眯的看着他答道:“西沉师叔也不精通医术,不如留在此处把饭菜吃了,省的浪费呢。”

  言下之意:反正你也帮不上忙,吃你的饭吧!

  “哦!”苡西沉懵懂的点点头:“小师侄言之有理!我会把这些饭菜吃光光的!”

  月玄扶额,突然觉得太过单纯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确实不能再耽搁了,他和魏阐立即来到林家。

  叶知秋与林霖麟见到他面露喜色,恭敬行礼后林霖麟向他们说明现在的情况:“小曳仙童替他们封了脉络,那毒没有继续侵入,但却解不了。小曳仙童说这毒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们来到屋内,季然与双生子的情况倒是比上次见时好上一些了,虽然还是很虚弱,但意识清醒。

  季然一眼就瞧见了月玄,中毒以来受的苦瞬间转化成委屈,眼眶蓄满泪水,一眨眼泪水就顺着消瘦的脸颊落了下来:“月玄上神......”

  魏阐见了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月玄和季然的中间,月玄什么都没来得及瞧见。

  嗯,这才对嘛!

  魏阐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季然.......委屈突然变成了怨气怎么解?

  小曳起身向月玄行礼,这两日他已经知道了月玄回谷的事情了,所以并不惊讶。瞧见魏阐他倒是愣了楞,但也没什么别的想法,之前谷主说魏阐出谷历练,过了这么多久,历练结束回谷而已。他有些微胖,容易出汗,房间人多了气温高了些让他热出了一头汗水,他用衣袖擦了擦,心中总结了下这三人的病情后才开口:“谷主,他们三人中的什么毒我没看出来,但是也大概摸清了门道。这毒起初并不明显,等毒气侵入五脏六腑后,会像有意识一般牢牢缠住他们的内丹。若不能及时解毒,等他们内丹坏损之时就是他们的丧命之日。”

  众人听了皆默不作声,这时林霖麟忍不住开口道:“这毒......好像我们林家当初中的毒的升级版啊......”

  叶知秋眼含希望:“这般说来,这毒月玄上神一定能解了!”

  月玄偏开头,不想被他们这种看待救世主的眼神盯着:“我不记得当初是如何帮林家解毒的,凡人与修道之人体质差别极大,也不能相提并论。”

  众人眼中的希望消沉下去。

  季然刚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她轻轻抽泣,伸手解下腰间一只淡蓝色的荷包。荷包上绣着一副雪景图,简洁素雅,不像季然平日里的穿衣风格。

  她双手捧着荷包注视了好一会儿,将它捂在心口处,轻声唤:“月玄上神。”

  月玄闻声看她,见她这幅梨花带雨的柔弱模样颇有些不适应。在月玄的记忆中季然就算是被魏阐气哭了,也是哭的风风火火坚强有力,这般柔柔弱弱的,不像她。

  见月玄看了过来,季然双手捧着荷包微微颤抖着递向他。

  魏阐看清了荷包上的图案,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季然这幅模样神情,这荷包的风格,不用深思就能知道它的原主是师尊。师尊居然给季然送过荷包......看来他让师尊来救他们是个错误的决定,要想个办法让她消失才是!

  “月玄上神,这个荷包原本是你的......咳咳......”她咳了几声,平稳气息后继续道:“我擅自替你保管了这个荷包许久,现在我命不久矣咳咳......还是将它物归原主还给上神。希望上神不要嫌弃,能够日日佩戴它,满足我这一个自私的念想。”

  她双眼含泪,神情陈恳,明明已经体力不支却还简直捧着荷包,期望月玄能够答应她的请求。

  众人不忍,梁小水忍不住替她请求:“上神就答应了季然姐姐的请求吧。”

  “哼。”魏阐弯腰蹲下,平视季然:“本座还以为这荷包是师尊送你的呢,原来是你偷的呀。还说什么擅自保管?就这样的荷包,师尊为什么要答应你日日佩戴?脏、得、很!”

  “魔尊这话说的难听了些。”叶知秋上前一步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季然:“这荷包并非季然盗取,是那日上神出事,落在地上被她寻到的。她只是一个小姑娘,生前留下这个并不过分的要求,魔尊何必如此折辱她?”

  “小姑娘?哈哈,她都多少万岁了,若是凡人早已轮回不下万世,靠着修道维持着青春容颜也好称为小姑娘?简直笑话!”

  “你!”叶知秋不善争辩,自然说不过魏阐。

  月玄瞧着他们这幅架势,忍不住叹息一声,拉起魏阐,顶着魏阐幽怨委屈的目光开口:“我只说不记得当初如何解毒和体质差异,没说这毒我不能解。”他朝季然摆摆手:“荷包你继续收着吧,只要你们三人继续修道,命还长的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