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十九章:是蛊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257 2020-03-12 14:18:30

  在众人精彩的表情中,月玄翻手现出三道缠绕蓝光的水流,水流分别飞向中毒三人的手腕自动环绕上去。月玄凝神听脉,发现正如小曳所说,三人的脉络血液中沉淀着这奇怪的毒素,探及内丹时,那毒已经将三人的内丹牢牢包裹着,靠着小曳的施针才没有渗入进去。

  他看向小曳,沉声道:“不是毒。”

  小曳低头沉思,肉呼呼的脸蛋上不断流下汗水,他摸着下巴呢喃:“不是毒.......”

  “啊!”他惊呼一声:“是蛊!”

  月玄点头:“是蛊,毒与蛊是有区别的。毒是按照自己的特性让人非死即残,蛊是有意识的控制中蛊之人。”

  “可是......”小曳不解:“我并未在他三人体内发现蛊虫。”

  月玄并拢五指握拳收回诊脉的三道水流:“有,不过不是寻常蛊虫,他们非常细小,密密麻麻的遍布全身,你所查看出的中毒后的变质沉淀,就是扒在他们脉络中的蛊虫。”

  他化出一把冰刃三个寒冰瓶走向三人,割开三人掌心让血液流入寒冰瓶中,行云流水一般的做完后他将寒冰瓶收起:“小曳,你替叶知秋和林霖麟检查一番。”

  他们五人同吃同行,季然和双生子中蛊,他们两人可能也早已中蛊,但修为高些,蛊虫入侵的没有那么顺利,所以症状还未显露出来。

  叶知秋显然也想到了这点:“上神,我与霖麟兄回想数十次,也并未发现是何时中的蛊。那日我们从冷月山出发,一路上御剑飞行,偶尔歇息也是在荒野山林间,莫说结仇,就是连个活人都没遇见过。”

  林霖麟点头:“吃食方面我们也很是注意。”

  “暗箭伤人防不胜防,你们觉得已经非常注意了,可在暗处的人想要害你们总是能找到空隙下手的。这蛊入体时间不久,按它们的活动规律和繁衍数量来看,应当是你们从冷月山出发第二日或第三日的时候种下的。”

  小曳已经替叶知秋和林霖麟诊断完,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谷主,他们体内也有蛊虫,数量不多,还未到内丹处。”

  尽管早已得知自己有可能中蛊,可人的心里总是会抱有一分侥幸。确诊后他们俩看着对方,显然暂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月玄带着魏阐回谷,留下小曳替他们稳住病情。

  回谷后月玄留下一句:“给我三天”就关闭了房门再未出来。

  魏阐望着紧闭的房门抿紧了唇,转身走到小院中的石凳旁坐下。

  师尊又是这样,一旦遇到他划入自己人范畴内的人出事,就会全身心投入解决,忘了自己的存在。

  只有自己受伤出事,他才会把目光看向自己。

  魏阐盯着自己的掌心,有些恍惚的想:要是自己也中蛊了该有多好,最好比他们都要严重,严重的下一秒就要断气,这样师尊一定会将所有心思都放在自己身上了......真的真的好讨厌自己的修为,好讨厌这世上能够转移师尊目光的人......苡西沉、季然、叶知秋、林霖麟、梁小水、梁小米、小曳......不止,远远不止!这谷中所有药童,林家所有人,魔族所有人,甚至三界!所有人......所有人都死了,师尊就看不到别人了,就能眼里只有他了......

  他浅棕的眸色逐渐变深,越来越暗......

  “小师侄,你坐在这里作甚呀?”苡西沉在院外探头张望:“咦,怎么就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师兄呢?”

  魏阐恍若未闻,还是定定的看着自己的掌心。

  苡西沉抬脚走进小院:“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在看什么?你手上有宝贝吗?”走到魏阐面前他低头看向魏阐的手掌,空无一物,更是惊讶:“你这手有什么好看的?大男人看手看的出神是什么怪癖?”

  魏阐觉得耳边吵得很,听不清是谁在说什么,他缓缓抬头想看看是谁这么吵,但是怎么看都看不清。

  苡西沉觉得魏阐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对,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只觉得他的双眼好像透过了他看向别处了。他回头看了看身后,什么也没有呀。

  他伸手在魏阐面前挥了挥:“喂,小师侄!小师侄!你怎么了?喂!”

  好吵......好像是苡西沉的声音......他一直都很聒噪......总是围着师尊叽叽喳喳的......杀了吧,杀了,就不能缠着师尊了......

  魏阐的掌心凝聚出一团黑红色的火焰,火焰越烧越烈,隐隐出现几丝雷电光。

  这掌下去......他就必死无疑了吧......没人缠着师尊,师尊就是自己的了......

  苡西沉迟钝归迟钝,但也没到痴傻的程度,他看着魏阐手中的火焰也慢慢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小师侄,你,你这是做什么呢?难道你想毁了师兄的小院不成?这院子挺好的呀,你毁了,师兄该生气了!他被爹爹带回来后一直住在这里,可有感情了!就算你不是想毁他的院子,这石桌石凳,这些草药,都不能毁!你听到了吗?师兄会生气的!”

  师尊会生气吗?

  师尊......

  !!!

  魏阐猛然惊醒,眸中的暗光迅速消退,变回清澈的浅棕色。

  他飞快地握拳收回手中焰火,将手背在身后,这才将苡西沉看清。

  “西沉师叔有事吗?”

  苡西沉盯着他瞧了一会儿,心头感觉怪怪的,但是哪里奇怪又说不上了。心里烦躁,他胡乱摆了摆手:“我没事,倒是你,你才像是有事的!你方才怎么了?真想毁了师兄的小院不成?”

  魏阐尴尬的笑了笑:“西沉师叔说笑了,我怎敢毁师尊的院落,方才想事想的出神罢了。”

  “噢。”苡西沉点头:“你在这做什么呢?师兄呢?”

  “师尊在房内制药。”

  “哦,那你干嘛坐在这里,不无聊吗?陪我去捉鱼怎么样?我跟你说,后山有个小池塘,里面的鱼又肥又......”

  “西沉师叔。”魏阐出声打断:“我不无聊,师尊在忙我没有心思去玩耍,我就守在此处,师尊出来我才能第一时间知晓。”

  苡西沉见他坚持,撇嘴说道:“你这小子,出去历练了几万年是白练了?怎么和历练之前一样轴?打小就是这样,师兄忙的时候你就守着,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是药谷,还能有人害师兄不成?你这性子一点都不好,你说说你,除了经常往师兄这里跑的几个,药谷中的人你认识几个?师兄师兄,就知道围着师兄转,真不知道你在外历练时没有师兄是怎么过的......”

  魏阐脸色一白,没有师尊的那几万年他是怎么过的呢......

  “无趣!你无趣的很!大古板带出来的徒弟是个小古板!”苡西沉转身向外走,摇头摆手:“无趣啊!这药谷的人都无趣的很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