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二十章:解蛊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57 2020-03-12 16:34:31

  两日后,月玄紧闭的房门打开。

  这蛊毒难解刁钻,繁衍速度极快。可月玄到底是个专心学医的上神,摸蛊虫的特性后他就将解蛊方法研究出来了。

  魏阐站在院中与他四目相望,沉默一阵,魏阐开口:“师尊辛苦了,是准备先去林家解蛊还是先梳洗用饭?”

  “去林家吧。”

  “好的师尊。”

  他们来到林家,月玄与小曳在房内替他们五人解蛊,魏阐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发呆。

  那日自己的反常他也察觉到了,是心魔。

  心魔出现的原因,是他的妒忌之心。

  他一面安慰自己师尊已经和他成亲了,一面又忍不住惶恐:若是师尊恢复记忆了大概就不会承认这门亲事了吧?毕竟师尊出事前并未与他两情相悦,他不过是趁着师尊没有以前的记忆哄骗着师尊成亲,自欺欺人罢了。

  原先他只想着能每日伴随师尊左右即可,能看着师尊即可。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贪心了呢?

  大概是师尊会对他笑,会伸手回应他的拥抱,在他委屈的时候会拍拍他的背告诉他不要害怕......

  师尊......师尊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吧,不然怎么会在成亲之日变回男儿身?就算失忆,他也应该知道成亲后两人应当住在一起同塌而眠,可成亲当天师尊就回到了他自己的小院住,与他分居。

  果然,师尊与他成亲不过是权宜之计吧,他未曾爱上自己,怎会真心嫁给自己呢?

  魏阐捂脸苦笑,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师尊只是可怜他,给了他一个梦,梦醒了,师尊就会离开了。

  “小师侄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苡西沉大摇大摆的晃了进来,他瞧了瞧紧闭的房门,又瞧了瞧坐在台阶上的魏阐:“你怎么越混越差?在师兄的院子里还有个石凳坐坐,来了林家只能可怜巴巴的坐台阶了?好歹也是师兄唯一的亲传弟子,把自己弄的这般可怜作甚?你的医术不是挺不错的嘛,历练这么多年应当精进更多了不是,去帮忙啊!”

  魏阐看着他没有回应,被逐出师门的人,怎么能使用在师门学到的医术呢?

  “进去啊!”

  见魏阐还是不答,苡西沉叹息一声坐在他身旁:“你这性子真真学了师兄的十成十,都是闷葫芦!不进去就不进去吧,师兄可以搞定的,他那么厉害。反正也是闲着,不如你和我说说,你这七八万年在谷外都遇到了什么?可有遇见心仪之人?”

  心仪之人?从始至终,他心悦的只有一人。

  “唉,我可羡慕你们了,爹爹以前一直告诉我师兄是天选之人,天道是偏心他的。这世上除了师兄,还有谁能够从一抹灵识直接升为上仙的呢?偏偏师兄就是,而且啊他不用修炼任何道法就能法随心至,你看那些个修道之人憋大招之前一顿结印,师兄挥挥手就能把他们给灭了,唉,偏心,真是偏心!”

  “你呢,虽然无法修习仙术,但是架不住你脑子好呀,过目不忘的本事叫我羡慕坏了。就是你们这种天才多了,才叫爹爹越看我越不顺眼,天天提着棍子追着我撵,指望棍棒底下出仙才。有什么用呢,到现在我也是文不行武不就的,唉!”

  “算起来师兄也老大不小了,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呢?我瞧着房内那个叫季然的丫头就不错,娇小可爱脾气火辣,对师兄也是一片痴心。虽然只是个修士,但只要师兄愿意,拿他自练的那些个灵丹妙药砸一砸,灵石补一补,从金丹到化神也很快的......”

  说着说着,他觉越来越冷,脖子后面争先恐后的冒起了鸡皮疙瘩。他搓了搓手,一转头,正好对上了面无表情死死盯着他的魏阐。

  “......”

  魏阐忍住了杀了他的念头,转头盯着地面。

  刚才他想打断苡西沉的胡说八道,告诉他:师尊已经和自己成亲了,师尊不会再有别的道侣,师尊的道侣只能是他。

  可是刚要开口他又说不出话来,他怕苡西沉跟季然一样说师尊已经恢复男身和他的亲事不作数这种话,如果他说了,自己一定会忍不住杀了他的......

  不能杀他,杀了,师尊会生气的......

  苡西沉咽了咽口水,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重获新生的奇怪感觉。

  这个感觉太奇怪了,奇怪的让他闭上了嘴。

  这时房门打开,月玄推门而出。

  苡西沉跳了起来,问道:“怎么样了师兄?他们的蛊解了吗?”

  他探头看向房内,小曳正在清理银针等工具。院外的小童也得到指示一般的进屋收拾,端出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其中还有一盆黑乎乎的东西,像是什么东西被烧过留下的残骸。

  月玄看向低头坐在台阶上的魏阐,心生疑虑:他似乎有些反常。

  他走向魏阐,还未开口魏阐反而先做出反应,他站起身来,低声喊了一句:“师尊。”

  月玄试图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但只能看到两个字:委屈。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心下不忍,抬手摸了摸魏阐的脑袋:“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魏阐顺从的将脑袋靠向月玄,眼含幽怨的看了一眼苡西沉。

  苡西沉???

  发生了什么???

  “西沉怎么欺负你了?”

  魏阐神情恹恹,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牵着月玄的衣角:“西沉师叔好聒噪,我的耳朵好疼,头也疼,浑身没劲。”

  苡西沉!!!

  我一个平平无奇的话痨小天才还能通过聊天输出法力伤害的吗???

  师兄你不要信这种鬼话啊!!!

  月玄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透出几分埋怨。

  苡西沉:“......”

  师兄你是被什么蒙蔽了双眼?!!

  “走罢。”月玄自然的牵起魏阐的手向外走去:“回药谷。”

  魏阐乖巧的点头跟上,走到院门口时他突然回头冲一脸生无可恋的苡西沉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苡西沉的心态彻底崩了!

  小师侄这几万年的历练肯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这不是他原来那个乖巧懂事的小师侄!师兄也是!他们都有问题!

  

北山狐狸

月玄:我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所以将我眼睛闭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