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二十一章:梦境1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168 2020-03-13 16:00:57

  回到药谷后月玄见魏阐的脸色还是难看的很,让他先回房休息休息。

  魏阐牵着月玄的手轻轻摇了摇,摇头眨眨眼,一脸期待的问:“师尊不和我一起休息吗?”

  “我?”月玄摇头:“比起躺在床上,我更愿意去水中坐坐。”

  他的本体是水妖灵识,本性喜水,泡在水中能让他全身心放松,有助于恢复精力。

  “可是师尊也辛苦了几日,在床上躺躺也会舒服许多。”魏阐说的极为诚恳,看起来是确确实实的在为他着想。

  月玄沉默不语,魏阐一点点的松开了他的手,垂眸低声询问:“师尊可是在防我?”

  不等月玄作答他又继续说道:“师尊不必如此,我不会做什么的,我只是不想离开师尊,恨不得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待在师尊身旁才能安心。我知道,那场亲事......做不得数的......”

  他艰难的说完,好似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眼中的光彩也黯淡下来。

  月玄不忍,犹豫几秒后还是将他搂在怀中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安抚:“既然成了亲,自然是作数的。”

  “真的吗?”魏阐迅速抬头,眼中光彩恢复几分,浅棕色的眸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可这光彩出现的时间短暂,很快他又开始否定:“可是,可是师尊并不愿意同我亲近,夫妻之间......夫妻之间不是这般相处的......”

  叹息一声,月玄松开魏阐,直视他的双眼:“并非是我刻意回避什么,只是没了之前的记忆,与你相处时间不久,难免会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简单来说,我并不排斥与你亲近,只是需要时间。”

  魏阐有几分点懵懂,微微张着嘴发怔,慢慢解读月玄话中的意思。

  他眨了眨眼,瞧起来少了几分消极多了几分天真与期待:“师尊放心,我很有耐心,我会给师尊足够的时间让师尊适应。不过我也希望师尊能够主动向我迈进几步,哪怕师尊只向我走来一步,剩下的都由我来走我也甘之如饴。”

  他牵起刚才放下的手:“师尊陪我躺躺可好?我很累,脑袋很疼,但我不想离开师尊半步。”

  月玄不好再拒绝,带他回到房中。

  魏阐小心翼翼却又迅速的躺在床头,全程都是笑眯眯的。他老老实实的躺平在床的外侧,双手放在肚子上叠起,看起来格外的乖巧听话。

  月玄哑然:“为何不躺在里面?这叫我如何躺下?”

  “师尊跨过去便可,我在外,师尊在内,这样师尊就不能趁我睡着时逃走了。”

  “......”

  他可是堂堂魔尊,能够大战神界众神而大获全胜,真的比起来,自己都不一定能够胜他。在这种实力的碾压下,他居然还会担心自己悄悄逃走,可真是个孩子心性。

  月玄脱下鞋袜与外衫,抬起左脚踩在床尾的边沿,跨过魏阐的小腿,落在床里。

  他才刚刚躺下,刚刚看起来十分乖巧的魏阐反倒是显得紧张起来,有些无措的扣着手指。

  魏阐望着床顶的幔帐,小声问:“师尊我可以靠过去一点点吗?”

  月玄还未作答,就听见身旁传来悉悉索索的细碎声响,魏阐扭动着身子一点点的靠近。

  两人中间的空隙消失,肩膀挨着肩膀,魏阐满足的喟叹一声:“真好。”

  月玄不语,闭上了眼,忙碌了几日,现下倒是真的有了困意。

  魏阐本以为自己一定是难以入眠的,但是现下却有了莫名的安心感,浑身放松,也渐渐闭上了眼。

  月玄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白茫茫的浓雾之中。

  他凝神感受,四处并无危险。

  正感奇怪,眼前的浓雾突然散开,散开的浓雾后面是一个山洞,而他站在洞内。

  洞口处有两个人,一大一小,那两人好似浑然不知身后不到五米处还站着一个大活人。大的那个身穿黑色劲装,右脸从眉骨到人中被利器划开了一道口子,口子上的肉皮翻卷,不断流着鲜血。身上也被划开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下二十处,若不是黑色的衣服,怕是早就被血染红了。

  月玄皱眉,这人伤成这样居然还没倒下,倒是个硬汉。

  那人将外衫上唯一完好无损的下摆撕了下来,拧干上面的水,替身旁的小孩擦了擦脸。小孩脸上的泥土被擦干净后月玄一惊!

  小孩容貌虽然稚嫩,看起来才两三百的样子,可月玄还是能一眼看出,这小孩分明就是魏阐!

  他已经明了,自己怕是入了魏阐的梦境。

  年幼的魏阐与成年后魏阐容貌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毕竟是个小孩,脸蛋圆圆,眼睛大大,落难到了如此境界脸上也挂着与年龄相符的天真,很是可爱。

  小魏阐歪着脑袋看着那男子,声音软糯:“哥哥,我们安全了吗?”

  那男子摸了摸小魏阐的脑袋,一边施法替他烘干衣服一边答道:“安全的,阐儿不要害怕,有哥哥在,哥哥会护你周全。”

  假话。

  月玄心想,且不说他已经如此狼狈,单看他连施个净身术都如此困难就知道这个男子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男子草草止住了身上的伤口继续流血,一瘸一拐的牵着小魏阐往山洞深处走。他摆弄出一个小火堆,抱着小魏阐烤火取暖。

  小魏阐感受到温暖,眼皮渐渐耸拉下去。

  “阐儿,先别睡。”

  “好的哥哥,我不睡。”他的手指肉呼呼的,胡乱揉着双眼,迫使自己清醒。

  男子嘴张了张,却没发出声音,他吞咽一下,才发出有些嘶哑的声音:“阐儿答应哥哥一件事情,不管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要乱跑,就待在这里。”

  小魏阐疑惑的转头看向男子:“可是哥哥,父君已经死了,谁还能来救我们呢?一直待在这里吃什么呢?”

  “哥哥知道这很难,很痛苦,可是......”他顿了顿,还是狠下心来继续说道:“就算饿死在这里,也不能让那些坏人把你抓回去,知道吗?”

  小魏阐显然不能理解哥哥为何这样说,但他不想反驳哥哥,沉默一会儿他垂下眼乖巧答道:“阐儿知道了,就算死,我也不能被坏人捉到。”

  “乖,不要忘记了,好好睡一觉吧。”他摸了摸小魏阐的脸颊,看着他入睡了才叹息一声歪头靠在身后的大石头上,渐渐地失去了气息。

  月玄紧了紧拳头,他想做些什么,可又清楚这只是魏阐的梦,他什么都做不了。

  果然,下一瞬间眼前的景象猛地一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