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二十三章:梦境3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255 2020-03-14 07:00:00

  梦中月玄察觉到小魏阐的目光,他突然停下,小魏阐没反应过来一头撞在他的大腿上。“哎哟”一声摔坐在地,愣愣的看向梦中月玄。

  梦中玄冷哼一声,扔下一个:“蠢。”字继续前行。

  小魏阐揉了揉脑袋,有些委屈,呢喃道:“我不蠢的,父君和哥哥经常夸我聪明的......唉,叫师尊给误会了,我得想办法证明证明,免得以后师尊以为他收了个蠢徒弟呢。”他怕了起来,利落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迈着小短腿就追了上去。

  月玄目光柔和的迎来了下一个梦境。

  “师尊你看你看!”小魏阐兴奋的从远处跑来,他长高了许多,初显少年模样。皮肤白嫩,脸上还有没有褪去的婴儿肥,可爱中隐隐浮现他日后的风华无双。

  “师尊师尊!师尊看我!师尊看看我!”他举起藏在怀中的小花猫,焦急的围着梦中月玄乱转,期待师尊能够看到他手中小花猫。

  那猫脏兮兮的,脖颈的毛一缕一缕。它显然不满意举着它的这个人,左扭右摆,喵呜喵呜的叫着,试图逃脱小魏阐的掌控。

  梦中月玄恍若未闻的看着手中的医书。

  小魏阐手举酸了都没有得到梦中月玄的注意,他有些气馁,重新将小花猫抱在怀里,闷闷不乐地逗弄。小花猫趁机一跳,疯狂的逃窜,小魏阐没有追上,眼睁睁的看着小花猫消失在草丛中。

  他愣了半晌,回过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呜咽起来:“呜呜呜呜呜......猫没了......师尊......师尊......师尊我,我送给你的猫没了呜呜呜呜呜......”

  梦中月玄像是才注意到他一般问道:“送我?”

  “是啊!我,我是要把它送给师尊的!呜呜呜呜呜.......它没了!我送给师尊的礼物没了!呜呜呜呜呜啊啊!”他越哭越难过,越来越大声。

  梦中月玄皱眉,但也保持着耐心:“为何?”

  “它很可爱呀!呜呜,好的,好的事物就应该属于师尊才是!”

  哭着哭着,小魏阐看到师尊突然站在了他的身前,他揉了揉双眼,模糊的瞧见师尊冷着脸拎着那只逃跑的小花猫。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小花猫到了梦中月玄的手中怂的像只鹌鹑,一动也不动,瑟瑟发抖,将欺软怕硬发挥到了极致!

  他激动的跳了起来,围着梦中月玄乱窜:“师尊好厉害!师尊超厉害!”

  梦中月玄面露嫌弃,一把将小花猫塞到小魏阐的怀里:“你养。”

  “嗯嗯!”他疯狂点头,礼物归礼物,但是这种照顾礼物的琐事当然不能麻烦师尊呀!

  梦中月玄瞧着脏兮兮的猫和一脸鼻涕眼泪的小徒弟,显然有些难以接受,他动了动指尖,一人一猫瞬间干净。

  不过,小魏阐可没察觉到这些,他还沉浸在自己送的礼物被师尊接纳的喜悦中。

  默默站在一旁观看的月玄不自觉的笑了起来,看来以前的自己早就将魏阐划入“自己人”的范畴中了,不然怎么会特地把那只猫也弄干净?

  眼前景象又猛地一黑,再看清时他发现自己居然站在魏阐的思尊殿中。

  这时的魏阐已是成人模样,他浑身遍布大大小小的伤痕,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紧闭双眼躺在榻上。

  月玄走近几步发现魏阐身上的伤痕都未处理,有几处伤的厉害的位置还在流着血。

  明明是梦,月玄却能闻到满屋浓郁的血腥味。

  “师尊......”他大概是梦到了什么,无意识的呢喃着:“师尊别赶我走......我不走......我没错......我只是,只是爱慕师尊,何错之有......别赶我走,师尊,求求你了......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要......”

  “师尊不要!”

  他突然惊醒,睁大双眼看了看四周,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松了一口气。神色仍是难看,低叹一声躺了回去,望着屋顶发起呆来。

  月玄猜想他大概是梦到了被逐出药谷之时,有些不忍,下意识问道:“为何不治伤?”

  魏阐好似有所感应,突然看向月玄所站之处,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师尊?是你吗师尊?”

  月玄一惊倒退几步。

  无人回应他的问题,魏阐又躺了回去,抬手放在额头上,温度烫得吓人。

  他自嘲的笑了笑:“我又自作多情了。”

  门外传来岚桥的声音:“魔尊,魔军已备好,随时可以出发。”

  “好,一刻后本座领军出征。”

  “是!”

  魏阐看着屋顶低语:“师尊,再给我一点时间,再等等我,再等等我吧。”

  “咳咳咳.......噗!”他猛地吐出一口黑血,用手撑着虚弱的身子又是一阵咳嗽,脸色越发红的不自然了。

  月玄又惊又气,若在梦中能有实体他恨不得一掌拍晕这时的魏阐!

  都成这样了还准备领军出征!

  不要命了是吗?!

  猛地睁眼看到了熟悉的幔帐,月玄喘了一口气。

  他坐起身来,看向一旁还在熟睡的魏阐。魏阐的梦境还没结束,他皱着眉,脸上表情变换,又是痛苦又是挣扎。

  想到他的梦大概是他的真实经历,他居然这么不爱惜自己,月玄越想越气,一脚将他踢下床去。

  魏阐摔在地上滚了两圈很是茫然,他环顾四周,又看到冷着脸还未收回脚的月玄,揉着腰坐起:“怎么了师尊?”

  “......”

  “可是我哪里惹师尊生气了吗?”

  魏阐惴惴不安,想站起来。

  “嘶!”他忍不住呼痛出声,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是我在睡梦中打到师尊了吗?还是有其他地方惹得师尊不快了?师尊总得告诉我一声,不然我也不知道错在哪里,这如何改进呢?”

  月玄仍然板着脸一言不发。

  “师尊......”

  “出去。”

  “啊?好吧。”魏阐茫然又委屈,揉着腰慢慢起身,小心翼翼的捡起鞋袜拿上外衫向门外走去。

  还未走几步,又听月玄严肃问道:“受伤了,是该治伤,还是放任不管?”

  魏阐试探着回答:“我猜......应当治伤才是......”

  月玄神色一冷,原来是明知故犯!

  大声呵斥:“出去!”

  魏阐大惊,手忙脚乱的冲了出去还不忘带上门。

  到了屋外,魏阐瞬间恢复常态,他放下鞋袜抱着衣衫坐在门前台阶上闷声笑了起来。

  师尊如此反应,真是不枉他费心费力的编织出一场梦境引着师尊入了他的梦网。在梦境中,他一直站在师尊无法察觉的角落中注视着师尊,看着师尊从开始的置身事外到后面的气愤,越看越高兴,恨不得让师尊一直留在他的梦境里不要再醒来。

  他手捂胸口,带着笑意弯腰将脸埋进膝盖。

  “师尊,只要你能爱上我,不折手段又如何?我很有耐心的......师尊,你一定一定要爱上我,希望是我,必须是我,一定是我,只能是我!”

  

北山狐狸

因为软件bug,这章我只能凭着印象重写了一遍,但是感觉没有昨晚写的那么顺畅那么有感觉了,气死。   再也不特地留存稿了,再也不信定时发送了,委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