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二十五章:怪事2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98 2020-03-15 19:09:39

  月玄回想魏阐与苡西沉说的话,略有感慨。林家人这几万年间隐居药谷入口处,为了报恩兢兢业业的派遣子子孙孙为他守山,好像也没出过什么乱子。

  可是突然,他一觉醒来被告知遇袭失去了记忆,接着守山人离奇死亡,新的守山头领接连出事,这一连串的事情想下来说是凑巧也太难以让人接受了。

  查肯定是要查的,他总觉得这些事的发生和自己有着一定关系。不过林霖麟身为一族之长,却为了满足一己之私忘记所肩负的责任害族人丧命,这是他的失责。挑选出的族中精英接连出事,他若连查出幕后黑手的能力也没有,那这个族长换人也是迟早的事。

  思量之间,他无意识的咬了咬唇角。

  魏阐眸色渐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人陷入沉默,直到一壶茶水饮尽,魏阐才开口:“师尊可是在想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

  月玄点头。

  “这些事属实蹊跷,但若放在以前师尊是不会在意的。失忆后师尊倒是增添了不少人情味。”

  月玄反问:“人情味好是不好呢?”

  魏阐敛眸想了片刻,嗤笑一声:“师尊对所有人都有人情味,或是对谁都没有人情味,都不算不得好。若是只对我有人情味,这才能算好。”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我本想开口劝师尊回魔界,师尊这一问我倒是不好开口了。”

  好不好开口你也都开了这个口了!

  二人又接着陷入沉默,只余下茶水煮开后的咕噜声。

  他们在药谷又住了两日,除了昨日飞来一只魔鹰替岚桥传信:“希望魏阐早日回魔界,他实在是撑不住了”,倒是没有什么新鲜事发生,苡西沉也没有露面。

  第三日,季然出现了。

  引她过来的红朴欢欢喜喜的来,欢欢喜喜的走,季然站在原地低头扭捏着衣角,看起来很是为难。

  她一出现在小院门口,月玄都还没来得及注意到她,在厨房煮粥的魏阐却在第一时间跳了出来。他双手环臂神色不虞,挑着一边眉毛站在月玄身后盯着季然。

  季然悄悄看了一眼月玄,心中的思念还是胜过了那日表白的羞意,忽略了魏阐刀子般的视线走上前来。

  “多谢月玄上神那日替我解了蛊毒,又派小曳仙童照看,如今我们的蛊毒已经全然去除,身子也恢复了。”

  魏阐冷哼一声。

  她继续忽略魏阐道:“西沉上仙在林家看热闹,嘱咐我来向上神禀报林家的情况。林家选的两个领头人相继出事,死因也是离奇。霖麟与知秋一同调查,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女孩子,也是林家人,叫林富贵。林富贵是林家旁系的一户人家的小女儿,问询到她时,她一直支支吾吾神情闪躲,知秋生疑便和霖麟一同审她。”

  “可她好像有些不太聪明,问了许久还是什么都答不上来。霖麟就去查了她的家人,她父亲没什么问题,母亲是一个相当跋扈的泼辣妇人,她一顿劈头盖脸的辱骂霖麟,说霖麟身为族长却让族人枉死三十几人,没有资格再继任下去。还在起哄之中说服了林家四位族老一同联合罢免霖麟的族长之位。霖麟当即跪在祠堂起誓,待查明守山人与领头人的死因后会自行辞去族长之位,今生今世不再踏出冷月山半步,终身守山。”

  “那四位族老限令霖麟在十日之内查出真凶,十日之后,不论是否找到凶手,霖麟都得立即启程前往冷月山守山。今天已经是十日之期的第二日了,除了林富贵有些嫌疑,他们仍然一无所获。”

  月玄不擅长这些推理破案之事,他听完也觉得毫无头绪,甚至抓错了重点,开始思考为什么会有人给女儿取名富贵?

  魏阐满是嫌弃的开口:“说完了吗?说完就回林家吧。”

  季然忍他许久,终于忍不住了,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挑衅似得大声回应:“没有!西沉上仙还托我带话,说林家现在十分热闹,邀请上神和他的小小小师侄一同前去看看热闹!”她着重突出重复那几个小字,十分嚣张。

  魏阐冷哼一声转过头去,懒得理她。他见月玄一副出神模样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脑中思绪转了几转,一反平日里不想让月玄与其他人扯上关系的态度,主动提出答应苡西沉的邀请,要和月玄一起去林家瞧瞧热闹。

  月玄有些疑虑,魏阐并未解释什么,只是狡黠的冲他眨了眨眼。

  他们三人来到林家,林家人表面上看来与之前并无太大差别,不过这平静下却是风云涌动。

  叶知秋已久那副温文尔雅的君子模样,除了略微消瘦了些,并无变化。

  相比之下林霖麟就憔悴了许多,短短几日他瘦的骇人,颧骨高凸脸颊凹陷,乌青的胡茬乱糟糟的,显然主人已经许久忘记打理。他这几日过的确实艰辛,一是那些死去的守山人家属不依不饶的讨要说法;二是领头人死的蹊跷;三是他几日之后就要退下族长之位,但按照传统族长之位还是要传给他这主家一脉,偏生他荒废了许多年华,连亲都没成哪来的子嗣?主家一脉无人可继承。他这才醒悟过来,原来他以为的年少时期的张杨肆意,他以为的理想抱负,他以为的行事周全,通通都是假象,到头来什么也不是!身为族长该做的事情他一样都没做到!

  自责、悔意、茫然、痛苦、焦虑......这些情绪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连着几日他都未曾合过眼,恨不得当初不解那蛊毒,死了一了百了!

  叶知秋见他身形不稳摇摇欲坠,叹息一声将他扶住:“事已至此,与其继续自责,不如先找出真凶让已亡人瞑目。”

  林霖麟双眼通红,几欲落泪又生生忍住:“我当然希望能够找出真凶,可这谈何容易?两日已过,我们连条线索都没摸到!”

  苡西沉看热闹不嫌事大,他凑上前去,摇了摇不知哪里捡来的一把纸扇:“怎么没有线索?那个傻乎乎的小丫头不就是线索吗?”

  他口中傻乎乎的小丫头,也就是林富贵,正缩在一旁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听到有人提起她,她茫然地抬头看了过来。

  

北山狐狸

感谢榜一大大富贵杏的打赏,大大说想要友情客串一把,要求是个傻瓜胖妹。今天就让她友情客串出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