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二十七章:诱惑1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62 2020-03-16 15:31:14

  天聚一手举着一摞厚厚的文书进了思尊殿旁的偏殿,刚进门就看到岚桥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坐在书桌后椅子上。

  天聚顿了顿,还是走了过去将手中的两摞文书放到岚桥面前。

  岚桥瞧见这两摞文书的厚度,翻了个白眼滑下椅子躺倒在地,摆出一个“大”字。

  “逃避也没用!趁早起来处理完再去歇息吧!”

  岚桥虚弱的转头看向天聚:“处理完?我处理来的完吗?刚刚送来的一摞还没批完,你又送来两摞!”

  天聚腼腆的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君上去找君后了,男人嘛,没老婆怎么行呢?老婆跑了必须追呀!你就再辛苦辛苦,坚持到君上回来吧。”

  岚桥把头扭了回去,闭上眼睛不想再听。“坚持到君上回来”这句话他已经听了好多天了!他甚至厚着脸皮派魔鹰传书给君上,希望君上能早日回来,结果君上连信都懒得回!有了爱情就忘了陪他出生入死的属下,呵,男人!

  “噗嗤!”

  从一旁传来一声嗤笑,天聚转身看去,正是靠在门上的日晖发出来的。日晖仍是一身暗绿的绸缎衣裳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她伸出白嫩的手指捂嘴轻笑,娇媚的狐狸眼也微微弯曲。

  天聚很是嫌弃这个看上去就很不正经的女人,他们是魔界的人,没有什么礼仪道德事态常规可言,自己也是嫌衣服碍事常年赤*裸上身,可这个奇奇怪怪的女人从出现到现在,就很不正经!那天自己把她扔出了魔宫,结果她又悄悄溜了进来,再扔再溜,无穷无尽!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本体是个什么玩意儿,明明法力不高,就是拦不住!

  后来他放弃了,不再挣扎,反正这个女人也没做什么危害魔界的事情,就是老是跟着自己,爱跟跟呗!

  尽管如此,他见她又跟着自己还是不喜的很,皱眉问道:“你总跟着我作甚?”

  日晖轻佻的冲他抛个媚眼,出言调戏:“谁叫你这个憨子总是不穿衣裳,我呢就是喜欢你这种身材魁梧的男子,所以才跟着你饱饱眼福呀。”

  “轻浮!”天聚感觉被个女人调戏很是不爽:“你一个女子怎么这么不正经!”

  日晖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把折扇随意地扇了扇,并不在意天聚的不客气:“女子不可以不正经吗?那你要是喜欢不正经的男子,我也是可以变成男子的,怎么,要不要我变成男子亲你一口试试?”

  天聚大惊!连忙捂嘴倒退几步!

  觉得他们幼稚的岚桥勉强爬了起来,又瘫坐在椅子喘了几口粗气道:“要吵出去吵,我要处理公务了。”

  天聚看了看日晖,又看了看岚桥,觉得还是得把这个不正经的女人带出去,免得她打扰岚桥处理公务。这个想法战胜了他刚刚的怂,他深吸一口气大步向前一把揪住日晖的脖子,提着她出去了。

  岚桥叹息一声,认命的从两摞“高山”中抽出一本文书,正准备仔细阅读,一道红光闪现,下一秒魏阐和月玄出现在他面前。

  “哇!君上!”岚桥大喜,连滚带爬的起身绕过书桌一把抱住魏阐的大腿哭道:“君上再不回来岚桥一条小命就得交代在此了!”

  魏阐闻言看了看桌上的公文,突然觉得回的很不是时候。啧,这么多公务没有处理,要是处理下来哪还有时间陪师尊呢?

  岚桥一直盯着魏阐,身为他的得力手下,哪能看不懂魏阐的这些心思呢?他又惊又恐,连忙从怀里抽出一本医书,双手奉到月玄面前:“属下近日寻到这本《草本医记》,听闻是医界的孤本。哇,当时属下就在想,君后醉心医术定会喜欢,特地拿来献给君后!不知君后是否看过?”

  月玄接过书立即翻开看了起来:“没有,多谢。”

  岚桥咧嘴一笑:“难得君后喜欢,属下放心了。”

  他的话音刚落,月玄已经捧着医书消失了,留下了面色阴沉的魏阐站在原地,魏阐冷冷的注视岚桥:“本座让你替本座寻的书,怎的变成了你特意寻来的?”

  岚桥吞了吞口水,梗着脖子道:“哎呀,突然就忘记了这是君上想寻来送给君后的礼物呢!看来属下确实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属下这就去找君后承认错误,君上放心处理公务吧,属下定会解开这个误会的!”说罢他提起衣摆就冲了出去。

  魏阐拂袖冷哼一声,带公文回到思尊殿开始处理。

  待他处理完最后一本公文,屋外天色已经全暗下来。魏阐起身准备去给师尊做晚饭,突然想起师尊一但获得一本新的医术一定会沉迷看书,不愿吃饭。

  摇头叹息,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去做些什么,顿在原地想了一会儿,他躺到了一旁的榻上。

  屋内烛影摇曳,光线忽明忽暗,暗黑风格的房间添了几丝神秘。

  门外传来动静,魏阐坐起看向门外,正好对上了推门而入的月玄。两人四目相对片刻,月玄率先收回了视线,他关上房门漫步走到魏阐面前,柔声道:“公务都处理完了?”

  魏阐的面色也柔和了起来,他仰头看着月玄答道:“刚处理完,准备歇息一下。”

  月玄伸出右手抚上魏阐的面庞,感受到对方的突然僵硬,不禁勾起嘴角:“为何不来寻我呢?”

  魏阐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眼,下意识的回答:“不想打扰师尊看书......”

  “我从未觉得你是打扰。”月玄弯腰与魏阐视线齐平,两人视线交汇,气氛变得暧昧起来。

  他挑起魏阐的一缕长发,放到鼻下轻嗅。

  魏阐吞了吞口水,喉结滑动。他不自在的偏过头去,避开月玄的视线:“师尊突然,突然有些奇怪。”

  “哦?如何奇怪了?”

  “师尊以前不会如此待我......”

  “你不喜欢我如此待你吗?”

  “那倒不是......”

  “魏阐。”月玄将左腿弯曲,放置在魏阐双腿之间的榻上,半跪着将双手搭在魏阐肩头。他满意的看着魏阐越来越红的脸蛋和耳朵,轻声道:“你我已是夫妻,夫妻如此......再正常不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