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逐渐同化

第二十八章:诱惑2

逐渐同化 北山狐狸 2050 2020-03-16 18:54:48

  魏阐沉默,连脖子都染上了几分粉红。他猛地搂住月玄压倒在榻上,痴迷的看着他,却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起身站在榻前。

  月玄半撑起身子,有些宽松的衣衫滑了下来,露出白皙的肩头,与他今日穿的深色蓝衣相衬,诱惑万分。他面含笑意的伸出左腿磨蹭着魏阐的小腿,魏阐这才发现他居然未穿鞋袜,就这么赤这双脚。

  月玄亲昵地从魏阐的小腿外侧蹭到内侧,缓缓往上游移,眼见着就要到顶,魏阐一把抓住他的脚踝。

  月玄挑眉,朝他勾勾手指:“亲亲我。”

  魏阐紧了紧握住他脚踝的手,沉默不语没有动作。

  “魏阐,你不想亲亲为师吗?”

  他依旧没有动作,低着头,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月玄突然有些恼怒了,试图收回脚,却无法从他的手中抽出来:“你松开呀!”

  魏阐突然轻笑一声抬头看向月玄:“你想亲我?”

  月玄很是莫名,抬起下巴皱眉问道:“是啊,怎么了?”

  “你错就错在想亲我。”他一把甩开月玄的脚,毫不理会对方的呼痛,冷眼看着:“本座浪费时间陪你戏耍不过是想自欺欺人片刻,你还试图染指本座?谁给你的这个胆子?!”

  榻上的“月玄”张了张嘴,反应过来向旁边一滚,眨眼功夫变成了日晖。日晖跳下床瞪大双眼质问魏阐:“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假扮的?”

  魏阐冷笑一声:“不要以为你在冷月池泡了几日就能掩盖住你身上的腥臭味,师尊的味道你模仿不来。”

  日晖下意识抬手嗅了嗅自己,并没有问到什么味道。她有些心虚被魏阐拆穿又有点恼怒他居然说自己有腥臭味!眼神漂移几下,突然意识到魏阐那处从头到尾都没有反应,若非身子有疾,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心上人如此撩拨?看来在她进门时就被识破了,他脸上的红晕大概也是装出来的罢。

  尴尬的咳了咳,她拱手道歉:“魔尊果然厉害得很,日晖佩服佩服。唉,前些时日你那个叫天聚的大块头手下当着众人的面一脚把我的脑袋踩进泥里,害我啃了一嘴脏泥。我着实是又气又恼呀,一个女子的尊严失了,总得找法子讨回来吧?可我打不过他,恰好魔尊回宫,就想到了化成玄的模样骗骗魔尊,让魔尊帮我收拾收拾他,可惜被魔尊识破了,惭愧惭愧。”

  不待魏阐回答,她就化作一缕水流飞了出去。

  魏阐懒得与她计较,他确实在日晖刚一进门时就察觉了不对,可她顶着师尊的容貌,让他有些好奇想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看到她开始撩拨自己,他觉得恶心想要打断,可那是师尊的脸......师尊如此神态如此亲昵他从未见过,甚至想都没敢想过......所以明知是假的,他也不想拒绝。

  不过到底不是师尊,他实在是恶心旁人的触碰,见她试图让自己亲她,这戏也就演不下去了。

  他挥袖施法换了榻上的棉被与垫子重新坐下,坐下后他撑着脑袋想:师尊什么时候能像这样诱惑诱惑自己了?如果刚刚的神态、举动都是师尊本人......还未深思他就感到一股燥热向身下冲去,连忙坐直甩开脑袋里的想法。

  掩饰般的咳了一声,空挡的屋子传来轻轻的回响。

  “唉。”叹息一声他倒在榻上,自言自语:“为何我成亲了还要一个人独睡呢?自从被师尊踹下床后他就不跟我睡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呢喃着,他眼皮渐沉,缓缓睡去。

  第二日他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来到月玄的小院。

  坐在院中石凳上,他很是头疼的按揉太阳穴。昨晚睡着后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师尊与他缠绵的难舍难分,正是紧急关头,师尊突然变成天聚,将他生生吓醒!他不敢再睡,睁眼看了一夜的屋顶。

  思及此处,头更疼了。

  他手握成全,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他现在迫切希望能够见到师尊,洗刷一下他心中阴影,安抚安抚他脆弱的心灵。

  天色还早,师尊的房门紧闭,魏阐叹息一声起身走向院中的小厨房。

  月玄揉了揉有些模糊的双眼,放下手中刚看完的医书。这确实是本难得的医书,写书之人想法新奇胆子极大,其中列举的一些想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若是有机会,他倒是想试试书中列举之法。

  闻到一股饭菜香味,他闭上眼,让一缕神识飞到小厨房。小厨房内魏阐正在挽着袖子给灶火添柴,锅里的油烧热了,他有条不紊的放入葱姜蒜末花椒进行翻炒,待香味全部炸入油中再将这些调料全部捞起下入两颗冰糖炒融。倒入提前备好的五花肉片翻炒上色后又倒入青椒丝继续炒,再依次加入盐、酱油等调料,火候一到就起锅盛盘。焦糖色的五花肉片搭配鲜嫩的青椒,冒着充满香味的热气。

  魏阐很是满意这道菜,点了点头,将它放入托盘,托盘中已经有了两菜一汤:松鼠桂鱼、清炒小白菜、豆腐鲫鱼汤。放好后他又转身去盛了两碗饭,一碗很满的是他的,一碗只有半碗的是给师尊的,师尊不爱吃主食,每次只吃半碗。再拿了两个小碗和筷子、汤匙,他端起托盘走出小厨房。

  月玄收回神识,觉得一大早吃这些未免过了点。

  门被敲了敲,魏阐在门外轻声唤道:“师尊,我可以进来吗?”

  “进吧。”

  魏阐推门而入,在月玄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将他拥入怀里,他抱的十分用力:“师尊,我好想你。”

  月玄失笑:“不过一晚未见。”

  “不,我不管,我就是很想很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的不得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足的喟叹一声:“师尊真好闻。”

  月玄无奈推开他道:“像个孩子一样。”

  魏阐无辜回望,一脸认真的说:“我已经长大了。”他笑了起来,牵起月玄,带他往院子走去:“昨晚师尊没有用膳,估计一直看书也未曾睡过,早餐我特地做得丰盛些给师尊补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